Archive

Archive for the ‘Travel’ Category

务实过度

April 25, 2010 Leave a comment

 

曾经听过一个很恐怖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一个很聪明的女孩身上。女孩大学毕业,在一家国际企业任职。由于头脑很好,样貌也不错,从求学时期一直到出来社会工作,一向都没有遇到什么难得倒她的事情。即使偶陷困境,也是在有惊无险的情况下解决。

有一天,她代表公司出国办公。飞机早上7点起飞,她预约了4点的德士。一切计算准确无误的话,5点可以抵达机场登记登机。问题出现在载送她的的德士司机,在半途中兽性大发,强奸了她,并将她弃于路边。

当她恢复行动自由后,她第一件做的事情是打电话给上司。她冷静清晰地向上司解释,她在路上被人强奸了,可能没有办法赶上原定的班机,因此有需要请假一天。她再补充,由于事情没有明朗化,她也还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要做什么,所以希望上司能够保密她被强奸的事。

上司问她公司可以为她做些什么吗?她说一时间也没什么能够做的,除了希望上司能够安排交通将她从路边载送回家。上司送她到家门口,再三告诉女孩说,假如她需要什么帮忙,上司和公司绝对会义不容辞地帮助。她下车前说,暂时是如此而已,没什么能够做的了。

第二天,她若无其事地上班。从此对去飞机场半途所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故事完了。

遇害而不报,也许是逼不得已的决定。可能她想到除了要到警察局报警,过后还要到医院验身,过程繁杂而琐碎,也没能担保遇到的警察、医生和护士,都能很有效率和专业地处理她的事情。经过那么多事情后,普通人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和精神来面对那么多的繁杂事务。再加上报警过后,警方若真的抓到真凶,她还需要去认人。假如运气不好的话,这个案子发展成拉锯式的刑事控告,她必须站上证人栏中面对她的恶行者,接受辩方律师的质问和攻击。

权衡之下,息事宁人吧,那是务实主义者最合逻辑的结论。

问题是,遇害而不报,凶手逍遥法外延害社会,那是宏观的角度。从个人的角度来看,受害不报,不正是最好的受害者吗?如果凶手还想再犯,有比她更好的对象吗?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Travel

美食节目

December 19, 2009 1 comment


 

美食节目越多,越受欢迎,就证明美食越来越难求。

其实大部份节目中介绍的所谓美食,不过是做得不过不失的传统食物。传统美食的食谱一般都流传已久,能够流传那么久,证明食物本身就是好吃的。要把那么好的食物,做得很难吃,本来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厨师们只要有心,也不需要有什么特别的惊世的奇才,规规矩矩地依照食谱,就能够做出好吃的传统食物了。

现在还有很多餐厅还会特地注明自己的食物是“古早味”或“正宗”的。这原本是属于多此一举的动作,因为那食物本身原本就是传统的食物,不是古早味还能有什么味道?

问题就出于很多饮食业者,连这一点传统的原味也做不到。许多传统美食到了他们的手中,就变成平平无奇的食品了。我们要找地道传统的美食,必须要靠口碑或这类美食节目。但是这类的节目,有时介绍的食物也未必是好吃的。

当寻找美食变成一种企业流程的作业,那么久而久之制作单位会开始失去寻找美食的热忱和鉴赏深度。就好象听歌原本是一种很个人、艺术性和享受的活动,突然你把它当成工作来做,每个天都要听上百首歌曲,从中遴选出好听的歌曲来做节目,那么听歌就会失去原本的乐趣。任何东西都是这样的,只要你把一项乐趣企业化,马上你就会对那乐趣失去热忱。

又或者,当制作单位来到一间餐厅做采访时,才发现那间餐厅的食物不行,那制作单位是否会拂袖而去,还是硬着头皮把节目做完?当然是要把节目做完,即使那意味着节目的内容是误导群众的。

所以,我一向对这类美食节目都是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态来看的。

看着觉得无聊,突然想到,为什么这些节目不介绍一些难吃的餐厅呢?那样做既能够警惕观众,二来也可以警惕餐厅的厨师们。

Categories: Travel

洗衣服

December 8, 2009 4 comments

 

一个人住,享有绝对的私人空间和自主权,代价是要自己负责家务。

一个星期做一次家务,是我对于家里整洁度最大的容忍界限。但这只是一个对内部的宣传口号,实际上我常常超过一个星期没有做家务的。不是我对整洁度的容忍度提高了,而是定期做家务的挑战性太高。

众多家务的项目之中,只有洗衣服是拖不得的,每个星期不管多忙,还是一定要做。洗衣服包含的工作项目并不仅仅是把衣服丢进洗衣机那么单纯的。洗衣服之前,把要洗的衣服检查清楚是很重要的。曾经试过没有把手机取出来,洗完衣服过后,手机损坏得无以复加,即使是当今如斯进步的人类科技,也没有办法恢复电话里的记忆。

检查衣服的同时也是对自己一个星期来的活动,重新审视那些被遗忘的细节。

通常比较大和重要的物件,在换衣服的一刻就已经取出。那些没有被取出来的物件,都是可以被忽略的小事件,提款机的交易证据、信用卡收据、某某人的名片、工作上的小记录单面贴纸。

这类不重要的小物件,最后结果多数也是被丢弃,但是偶尔还是能够提供一定的反省功能。虽然不至于让人沉入缅怀过去,但是小小的提醒还是久久会发生一次的。

洗完衣服后,必须拿衣服去晒。晒过衣服的人都知道晒衣服也不是单纯的。晒之前必须把衣物大力一振,那么皱纹才会少一点。晒完衣服后,就会顺便把之前收好的衣服摺好收入衣橱。烫衣服是另一个巨大的过程,还是要穿的时候才做比较好。

洗一次衣服,就有那么长的工作清单要完成。每个项目逐一完成,周末的生活久而久之就有一定的规律。

归宿感从而产生。


Categories: Travel

商業電影

January 17, 2007 7 comments

 

本地許多獨立電影人,奉王家衛和蔡明亮為偶像和學習對象。這樣做沒什么不好,反正兩位大師貴為國際冷門電影節得獎常客。沾得上他們點兒的藝術氣息,得獎的機會自然高一點。

只不過苦了很多支持本地創作的觀眾,在觀賞他們的電影時,要面對長時間的死寂和電影停格的現象。

曾經看過一套“非商業片”,片中有長達八分鐘的死寂是用來拍男女主角吃麵的畫面。兩人默默地吃麵,不發一語,吃完麵后還要看男主角慢慢地洗碗。八分鐘沒過完,很多觀眾已經“頂不順”離場了。

完全可以理解在電影裡採用停格的手法,試圖讓觀眾在沉靜下來的畫面當中,有時間穿插觀眾本身的想像空間。但是這種手法可以成功則必須居有兩個因素︰一、電影本身必須能夠喚起觀眾想像的慾望;二、停格不可太久。很可惜的是沒有多少玩藝術片的朋友可以拿捏得準,搞到觀眾叫苦連天。

其實,一套低成本的非商業獨立電影也可以拍到很好看。幾年前就看過一套由鬼才導演Richard Linklater拍的《錄音》(Tape)。整套戲長達86分鐘,全是三名演員在一個房間裡的對話,一個外景都沒有。三人談話的內容涉及其中一位男主角是否在若干年前強姦過女主角。主角們的對白精闢簡短,但是整套戲拍得戲力萬鈞,氣氛迫人,令觀眾有興趣看完整套戲。

市場上大片太多,觀眾有時看膩了大製作,想要反璞歸真看一些有誠意的小製作。因此,非商業片絕對是有生存的空間。只不過,千萬不要一味為了想要得獎而去拍那種不倫不類的藝術片來虐待觀眾。

Categories: 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