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Pipi Square’ Category

皮皮的发音

May 27, 2007 Leave a comment
 
最近发现同事把皮皮发音为“匹皮”。
 
虽然听了头皮有一点发痒,但是这好像是比较可爱的叫法。
 
 
沉默不代表接受  Silence does not amount to acceptance
 
如果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從法律的觀點來說,這只是一廂情願的假想。任何的交易都需要雙方主動的聲明同意才有效用。
 
案例一:

皮皮是個標準電視迷。最近他的付費衛星電視公司A設立了一個新頻道,播放風靡美國的一套電視劇HEROES,皮皮偶爾看看,也覺得很有趣,可是皮皮並不想真的就訂購這個新頻道。結果三個月后,賬單來了,皮皮赫然發現有一項額外收費。皮皮致電公司A查詢,守候20分鐘后,終于有個冷冰冰的接線員告訴他,電視上早已聲明,如果三月一日前不寫信聲明要中斷新頻道的服務,公司A將會自動跟顧客訂購這個新頻道。請問公司A有權力這么做嗎?

判決:

公司A無權自動跟顧客訂購新頻道。

案例二:

皮皮的手機收到一則短訊,告訴他吉隆坡聯邦大道的交通情況。短訊的末端註明:每週短訊收費50仙,如果不想再繼續接受此類短訊,請寫上NO THANKS, 並把短訊送到88992,皮皮根本不把它當一回事。月末,電話賬單上竟然出現了許多額外收費,全都是交通情況的短訊造成的。其實,皮皮的沉默,並不代表他同意要接受此類的短訊服務,這種收費是不合法的。

判決:

皮皮沒有答應訂購服務,因此收費無效。

案例三:

大黑告訴皮皮:“我這匹馬非常好, 跟我買下吧!非常便宜,我只要你500令吉。我讓你考慮一個星期,下個星期一,如果你沒有跟我說不要,我就當你買下這匹馬了。”皮皮以為大黑開玩笑,並沒有在意。星期二早上,細雨紛飛,大黑拖著他的寶馬來到皮皮家,並要皮皮付款。皮皮驚呆了,其實,皮皮根本不想買馬,大黑的一廂情願,是沒有法律效用的。

判決:

皮皮沒有答應買馬,大黑不能強迫皮皮付款。

人們往往以為沉默的背后,會意味著某種決定,但是一個人心裡怎么想,除非真的說出口,否則永遠是個謎。保持沉默是每個人的權力,任何人為賦予的含義都是枉然的。常常說沉默是金,因為沉默也是一種立場,一個選項,應該受到應有的尊重,不得作任何歪曲.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Pipi Square

皮皮是什么颜色的?

May 16, 2007 1 comment
 
地点:中国报副刊编辑部
人物:主任(40多岁)
       美术总监(好象也是40多岁)
       我(31岁)
讨论主题:皮皮的颜色
 
我:   皮皮应该是红色加一点粉红色加一点黄色的。
主任:但是熊仔都是巧克力色的哦。
我:   皮皮的性格有一点暴躁,所以应该是红色的。
总监:这个红可以吗?
我   :哦,很好,感觉不错。
总监:之前上色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皮皮是暴躁的性格。
总监:这个公仔黄色可以吗?(指着小蛋)
我   :它是一个鸡蛋,黄色或浅蓝色都没问题。
主任:它的头上有个ribbon,应该是个女的吧?
我   :哦,是的。她的性格比较冷漠,比较喜欢讽刺别人。
主任和总监:哦…
主任:忘了介绍,这是卢律师。
总监:哦,你好,这是我的名片。
我   :原来是美术总监,难怪这样会用CS2。
 
会议后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突然想起,好象从来都没有试过与几个中年男人,进行过这样CUTE的对话。
 
Categories: Pipi Square

皮皮广场:预告

April 28, 2007 3 comments
皮皮漫画将在20-5-2007起,每逢星期天在中国报连载。在此播放预告片。
 
介绍短文:
皮皮,史上最常牵涉官非的熊仔。
现身说法向读者说明自己在过去的诉讼案里,用血和泪,一点一滴学习到的法律知识。
 
图文:史蒂夫与我
 
 

口头合约是有效的

许多人或许有一种迷思,以为合约一定是白纸黑字规定好的。其实不然。两个人之间的口头承诺一样可以成为合法的合约。只要有充分证据,口头合约是百分百有效的。

案例 1
皮皮跟大头小丑在咖啡店喝咖啡,天南地北地聊天,突然话题转向一桩买卖。皮皮想以五万块出售他的奔驰豪华房车予大头小丑。大头小丑欣然答应,两人还握握手。咖啡店的老板娘听见了,还戏言要抽佣,因为咖啡店促成了这单买卖。三天后,大头小丑想要付款,并且跟皮皮取车,皮皮却不想交车了。皮皮反复地想了想,五万块太低价了,想跟大头小丑收取六万,况且,那天喝咖啡时说好的价格又没有白纸黑字地写下来,哪能当真呢?大头小丑生气地指责皮皮赖皮,毁约。皮皮则认为既无一纸合约,何来毁约?  
判决:
如果老板娘作证,证明两人的确达成了一个口头上的共识,车子以五万易手,皮皮一定要履行这个口头承诺,因为口头合约是有效的。

案例 2
一日,皮皮跟小黄在电话上谈论一单买卖。最近小黄的生意周转不灵,于是想把他的劳力士古董手表卖给皮皮,以套取一些现金。皮皮虚荣心作祟,希望拥有1930年的劳力士精品,便爽快地答应了以两万元成交。皮皮回到家里后,还特地发了一封电邮给小黄,谢谢小黄愿意出让手表,并再次承诺会在 3天内付款。然而数日后,小黄的生意危机解决了,他不再想出让心爱的手表,便告诉皮皮别费心付款了,那通电话不过是随便说说,交易并不存在。 
判决: 
 如果皮皮出示电邮作证,便能证明两人在电话上的确达成了一个口头协议,小黄必须要以两万元出让手表,或者作出赔偿。  

在没有明文合约的情况下,证人和周边证据如书信,就变得非常重要,可以帮助证明合约的存在。

Categories: Pipi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