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Nostalgic Stuff’ Category

For the sake of record

October 16, 2007 13 comments
15-10-2007淑兰结婚摆酒。
 
老黑- 在高级餐厅内呕了超过3次,其中几次呕在人家摆到美美的餐桌上。过后在马路上睡/叭了近两个小时。
伟伦- 喝酒后哭了又哭。散席后上头,追着邱子捶打,在coffee bean吓走了好几堆客人后来跟陌生人讲话,但没有人知道他说什么。
贱佬- 酒席间很高兴因为刚做了爸爸。宴席散后开始上头,坐/睡/叭在路上两个小时,期间呕了几次。
啤泰- 散席后呕了至少10次,期间跪地总数超过半个小时。
 
人不轻狂妄少年,问君能有几回愁?
1234567, 祝你年年考第一。
 
好诗!好诗!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Nostalgic Stuff

游川

April 22, 2007 5 comments
 
游川过世至今,朋友间至少有三次提起他。
 
在我们还是中学生的年代,基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们常常会接触到他的作品。圈内的朋友,很多人可能都会拥有一两本他的诗集或广告书籍。
 
那天提起他,友人老黑凭着记忆(老黑对于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有着惊人的记忆,那应该是人瑞特有的奇怪能力),当场朗诵了一首游川的诗。非常不巧的,那首诗也是芸芸新诗之中,唯一我记得起的。
 
虽然所记得的诗句并不完整,但是还是想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一下,作为对死者所尽的一份尊敬。
 
《寂寞》
 
走在人群中
突然间
有从人群中消失的冲动
消失不掉的
就是寂寞
 
 
Categories: Nostalgic Stuff

新的Fans Club

April 22, 2007 Leave a comment
 
13年前,大黑为当年的女班长成立了Fans Club,大力招募仰慕者,并在悉心经营之下,使得该俱乐部成为班上势力最强大的地下组织,风头一时无两。
 
12年前,一个惊艳的邂逅,大黑(和啤泰)也是立刻为女王成立Fans Club。可惜后来女王负笈英国,从此成为所谓的英女王,使到Fans Club含恨而终。
 
女班长和女王后,就是12年的空白。各有各忙,这种浪漫主义的表现一直都没有再出现。
 
一直到昨晚,大黑,丘子白和我三人上云顶观赏“Ai FM 两周年台庆演唱会”,大黑一见到罗忆诗出场,马上就有了为她成立Fans Club的冲动。
 
“罗忆诗者,23岁,拥有163cm 高挑以及45kg的标准身材,双子座的她拥有双重的个性,喜欢唱歌和创作,当然少不了主持人的个性, “超级”喜欢讲话,无论什么话题, 忆诗都可以对答如流。 毕业于马来西亚拉曼大学新闻系的忆诗,不耻下问的个性简直注定了她可以在主持界走下去。 除此之外,开朗以及爱笑的忆诗让人觉得有她的地方就有欢乐,简直是人人心中的开心果。忆诗能静,能动,能理性也能感性,对许多事情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忆诗除了当主持人之外,她当上了马来西亚的无比音乐的歌手也曾经发过一张合辑《新乐兵》,多才多艺的忆诗,偶尔会写歌创作,而且歌曲也有在网站上发布,也得到不错的反应。 ”
 
 
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她是否有Fans Club,请认识她的人多多赐教。个人认为罗忆诗样貌甜美,属于戴佩妮的类型,但是皮肤较白皙,看起来也较高。歌声不错。以后应该会红。
 
以下是Fans Club 的高层名单:-
 
主席:大黑
总务:丘子白
法律顾问兼保安:我
 
有兴趣加入的朋友请联络大黑。
 
这里顺便一提昨晚大战赌城的战绩:
 
丘子白赢RM1,800.00,
我输RM50.00,
大黑输RM1900.00。
 
这次对大黑来讲可说是有史以来最贵的演唱会了。
Categories: Nostalgic Stuff

无题

March 26, 2007 Leave a comment
今天在法庭看到一个酷像戴佩妮的女子。身材高窕,容貌姣好。忍不住看多几眼。
 
想不到年级轻轻就办离婚手续。不知该惋惜还是庆幸?
Categories: Nostalgic Stuff

蒙主招恩

March 25, 2007 2 comments
Categories: Nostalgic Stuff

掃雪文化

February 15, 2007 Leave a comment
 
事先說明,這篇文章不会刊登在报章上,是100%的Blog entry。
 
在不经意的状况下,我写“逍遥法内”已经超过一年了。文章的可看性,有起有落,但总算没有脱过稿。用“可看性”,而不用“素质”,是因为自己非常清楚地认知到一个事实:小弟并非什么文艺人。
 
“逍遥法内”的文章,如果用村上春树的说法,那就是扫雪文化的一部分。中国报的夜报好卖,读者们工作了一整天,身心疲倦地翻开报纸,除了想知道国家大事之外,就是想读一些软性的文章。因此副刊文章万不可写得太硬。文章写得好,让读者留下印象固然是好事;但是假如好象雁过寒潭,丁点儿痕迹也没留下,那也没关系。就当作扫雪的作业,总有人要做这样的事情吧?
 
十多年的社会练沥,我如愿以偿变成一个货真货实的功利主义者。既然答应人家写稿,那么就一定要有增值效应。所以刚开始写的时候,常会大胆尝试写一些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东西。那么一来,在写的过程中可以吸收到一些新的元素,冀望以后可以满腹杂学,出口成章。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写出来的东西有一点象是猎奇文章。现在自己看回头,还会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
 
过后写得急了,有时没有时间做研究,就随便乱写。这类文章,一看就知道了,多是对白式的。
 
只有在非常罕有的情况下,我才会写一些真正关于自己的东西。就算是写自己的东西,也是只拣些猫猫狗狗的来写。毕竟可以写东西的人分成两种,一种是喜欢抒发自己情感的(如大部份的文艺青年和诗人),还有一种是喜欢写出想法和构思的(如专栏作家、小说家和其他乱写一通的人),不巧我是属于后者。不管怎样榨取文思,就是玩船没有办法风花雪月起来。
 
在网上有时看到文艺青年写的东西,欣赏是没有问题,但是就是没有办法体会。不是什么遗憾的事,毕竟本来就很讨厌那种“故乡的木瓜树”、“南十字星的夜空下”和“PJ & Bear"这样的东西。
 
在中学时代有一次因为想要得奖,而特地写了一篇纯为得奖而写的东西,而且还真的让我得了奖。结果有一段时间,在校内被标上”文艺青年“的标签,连自己都以为真的是这样。这种欺世骗名的行为,到了现在终于开始起了反噬作用。恶果就是:我会无法自拔地被文艺青年的东西吸引,但是就是没有办法成为他们的一部份。乍听之下,还有一点古希腊悲剧的味道吧?
 
(题外话:这件事情后来还有后续呢。最近一次公开认罪,是在啤泰家与天洋伟伦和红酒的那晚。天洋听了我的自白后,好象有一点不开心呢。)
 
总之就是这样,写的东西不一定要好,但是一定要是自己应该写的。
 
出来社会那么久了,突然有人来付你稿费,要求你每个星期写一些东西。这样的机会,我将之当成天意。
 
如果天意真的要我成为一个业余的猎奇文章作者,我愿意一以贯之。
 
P/S: 也要在这里多谢那些曾激发我的灵感的朋友,他们是(排名以颜色、男性、女性和动物分先后):-
白二、大黑、老黑(又名咸黑)、狗黑、伦黑、啤黑、贱黑、波黑、子白、斯提夫、老细、立礼、黛丝、于琳、秀慧、小梅、儒宣、美女律师和猫王(我家的猫)。
 
Categories: Nostalgic Stuff

秋名山

November 28, 2006 6 comments

 

秋名山是“头文字D”漫画的作者以榛名山为原型,虚构出来的一座山。榛名山的山路全长不过是3公里,但是共有30个左右险恶的转弯,几乎每100米就有一个急转弯,其中几个还是180度的“发夹转弯”。所以对飚车一族来说,绝对是练习漂移技术的好地方。 

头文字D”里的男主角由于工作的需要,时常经过这条山路载送豆腐。在长久的训练之下,练得一手好技术。即使在险恶的山路急速行驶,他可以单手掌盘,同时还倚窗托腮沉思,看起来象是完全投入“人路合一”的状态。 

这种人路合一的状态,也经常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的那一段路是在加星山一带,是我每次与朋友聚集饮茶之后,回家的必经之路。这一条路全长应该不超过4公里,一路上都没有交通灯。 

在凌晨时分,车辆稀少,在快速行驶的情况下,会有一点点的冒险感觉。这种感觉,是车子被发明后带给人类最大的感官革命。通过驾驶,人类速度感超越肉体的极限,得以从非人类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急速行驶时会自然产生危机感,驾驶者在这个时候所可以依靠的,除了是自己的车子之外,就只剩下本身的意志力了。意志力强者,控制车子的信心就更大,所以可以将车子的性能推到极限。 

当车轮辗入这段路的那一刻起,我的精神马上进入另一个境界。整个路程不再需要刹车,一个高档芽,从头带到尾。每一个转弯,车子都会以近乎完美的弧度,轻轻划过转弯的内侧。然后在转弯的角的顶点,踩油飞驰而过。 

也有试过与好勇恶斗的改装车在这段路上相逢。在直路上也许会稍微落后,但是一到转弯处,等着改装车的刹车灯一亮,我就会乘着那一瞬间超越它,然后绝尘而去。那种满足感,嘿嘿,并非局外人所可以体会。 

所以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两座山,一座是断背山,另一座是秋名山。 

Categories: Nostalgic Stu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