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10

投诉

July 30, 2010 Leave a comment


 友人在新加坡一家酒店赌场工作,我们谈起最近发生在他公司的一起顾客投诉事件。

这份投诉刊登于网络报章上,投诉人是一名马来西亚游客,在酒店里遇上一些小麻烦向一名客服经理求助时,但是遭到对方冷漠的对待。他气呼呼地写道,“新加坡人或永久居民以骄傲冷漠闻名,只是我想不到他们已经冷漠到这个地步。新加坡人这样对待游客,我可能因为这起事件,以后永远不踏足进入新加坡了。

投诉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投诉的主题微不足道,主人翁的遭遇也不见得特别值得同情,特别的是一些网络读者的留言。

某些读者提出疑问,这名被投诉的客服经理是不是马来西亚人?

从爱国的角度,这样的提问当然会引起马来西亚人的不满。每当有不幸或恶劣的事情发生在新加坡境内,很多新加坡人会反射性地提问肇事者是不是大马人。姑且不论这样的提问有没有数据的支持,如此的偏见就已经是大错了。

对于这样的提问,还有另一个探讨的角度:客服经理如此冷漠对待投诉人,很可能就是因为他本身也是马来西亚人,因为最容易引起憎恨和嫉妒的人,就是与我们相似或接近的人。

客服经理当时的心态可能是这样的:为什么大家都是同一个国家的人,我需要离乡背井,孤独地被囚禁于政府组屋内的小房间里,每天要在地铁内与人硬挤;而同样是来自马来西亚的游客,却可以入住五星级酒店,在赌场内豪赌,每下一注可能是我整个月的薪水。即使我再下贱,也不能为你这样的人服务,因为我们原本应该是一样的人。

“同人不同命”是自古以来最为普遍的悲哀。

 

Advertisements

被控告的时候

July 30, 2010 Leave a comment



要做伟人或是大人物,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做得起大人物的,都不能避免成为大众注视的焦点,只要有任何行差踏错,各种控告就会随之接踵而来。尤其是那些跨时代的代表人物,更是容易中招,因为革命是高风险事业。

这些伟人受到 控告时,全都是坦然面对审判,力求公义和真理。面对各种指控时,绝不畏畏缩缩,偷偷摸摸。即使是面对来势汹汹的控诉者时,他们也是目光炯然,义正言辞。伟人遭受控告时,表现激动是免不了的,因为在他们会认为假如这个社会还有公义的话,他们就不会站在犯人栏中了。

配合他们这种光明的形象,他们受审时穿的服装,想必也是整洁毕挺,不会让人觉得颓废邋遢。但是,毕竟伟人还是有限的,在现实中,面对控告的大部份都是缺乏伟大人格的普通人。

在我国流行着一个很奇怪的法庭文化,很多被控贪污或失信巨款的嫌犯,在面对审判时,喜欢故意穿得衣衫褴褛,扮成一副穷人的样子,务求给人一种穷困潦倒的形象。

这样的打扮,无非是为了制造穷困潦倒的假象,希望可以博同情。遗憾的是,嫌犯在这方面的努力,往往在第一次出庭就马上被揭穿真面目,因为当法官开出高额保释金的时候,他们马上就在第一时间内就能够交出大量的现款。

另外一种很常见的现象就是,这些嫌犯对于他们被控告这件事情,表现得非常镇定和淡然,全无激动的现象。人在面对真正的绝境时,明白各种担心和忧虑都已经是于事无补了,那样一来,心理自然会到达前所未有的空明境界。况且,表现平淡一点,也可以博取法官的好感。

这两种法庭现象,都是嫌犯精心计算后,采用的应对策略。这样的策略,不用则已,一用就令人更加觉得可疑。


表达感受

July 17, 2010 Leave a comment


被归类为“会写东西”的人,大致上都可以将大部份自己脑子想的东西写出来。

所以,他们写出来的东西好不好,就取决于他们脑子里装载的而又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以及文笔及表现手法。

有的人脑子里装了一大堆很有价值或很有趣的材料,但是他偏偏只喜欢写一些乏味的学术文章。你叫他写一些跟生活有关的小品,他写出来的作品,就会好像用试管盛着的咖啡一样。一个人的脑袋里有很多东西,但是只有一小部份是跟那个人的作能力是接轨的。

这就解释了一个现象,为什么所有的人类都有心情和感受,但是却只有很少部份的人可以将之用文字表达出来。

首先,情感和感受本身就不容易以很有感染力的方法表达出来。你写个“伤心欲绝”,希望读者可以从四个字延伸他们的想象力,自己发展出“伤心欲绝”的情绪来代入你写的东西里头去。但是,有几个读者会那么得空?

所以真正会描写的,不会那么快就来个“伤心欲绝”。心态由浅入深,由外至内,再从内到外;从个人升上一定的高度往下看,然后再降下至个人的层次。听听摇滚天后,天娜添纳(Tina Turner)的歌唱演绎方式,或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你就会明白其中的意思。

Tina Turner 演唱的“I’ve Been Loving You (Too Long To Stop Now)”,从幽怨的呻吟,辗转进入悲怆的狂呼,中间尝试收拾心情,但是不果,最后进入歇斯底里的精神状态。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从个人感受的描写,慢慢上升到更高的高度,后半部稍微回到个人生活的描写,最后回归到一些有关感情的结论。

我个人就非常佩服这些能够将心情和感受表达出来的人,因为那是我的头脑所无法理解的事情。

 

小女孩

July 8, 2010 5 comments

 

那天不知道怎样跟太太聊到关于小女孩样貌的话题。


“小女孩要是从小就很漂亮的话,童年和青年时期会过得比较多姿多彩。”她说。


“那个当然,有谁不喜欢跟漂亮的女生交流?”我说。


“那么以后假如我们有女儿的话,我们必须让她成为小美女。”她说。


“这个我倒不赞成。很多从小就很漂亮的女孩,人格和个性方面都有问题。从小就被人怜爱,加上青年时代起就被一大堆男生粘着,多多少少都会被宠坏的。”


“神雕侠侣”里的李莫愁曾经说过:美丽的女孩有什么用?不是伤害人家的心,就是伤害了自己。这种征象在那些从小就美丽的女孩身上尤甚明显。


从小就成为众人的注视焦点的人,难免就会自我中心。一个人要是过于自我,难免就会忽略身边其他人的感受。所以李莫愁这句话有说得不是没有根据的。


在西方世界,这类被宠坏的小美女一般上会被人称之为“bitch”(母狗)。当一个小妹妹被人家这样来称呼的时候,她的父母会作何感想?身为父母,会不会察觉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养育出一个被人冠以“母狗”称号的女儿。


另一个角度来看,父母亲看着自己渐渐长大的女儿,会不会也像其他人一样,觉得自己的女儿这个称号当之无愧。不管怎样想,自己的女儿被人家成为bitch,都是一件很痛苦尴尬的事。


要是我有女儿的话,我希望她小时候是个可可爱爱、快快乐乐、蹦蹦跳跳的开心果。她不需要有特别的宠幸和待遇,在适当的时候,会受到普通人应该会承受的苦难和打击。然后在18岁那年,突然女大十八变,变成一个绝世美女。这样一来,她就会用超绝美艳的外貌和肉体,包着正常人的灵魂。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太太说我想太多了,生得出一个小美女后,才来担心这个问题吧。

 

 

 

女性小说

July 3, 2010 Leave a comment


半年前在巴黎的一个夜晚,我呆在背包客旅馆,哪里也去不了。那天我花了接近10个小时浏览罗浮宫的收藏品,到了晚上双脚肿痛,已经是不能再走了。

我在背包客旅馆的小厅闷得发慌,随便在书架上拿了一本小说来啃。书架上的书籍,大部份是法文撰写的,其他英文书类以旅游指南占了绝大部份,就只有一本英文的女性小说。

在当时的情况,随便一本稍微有内容的书,都是我的救世主,即使那是一本女性小说。谁知道,就这么一翻,我就迷上了这本英国人写的女性小说。离开旅馆时,我来不及看完这小说,后来按奈不住,跑到书店买下一本,马上一口气将小说看完。

这本女性小说,写法幽默风趣,偶尔穿插女主角对于自己中年未嫁窘境的自嘲,故事发展生活化得来,又容易让读者代入剧情。小说虽然以女性的角度来叙述故事,但是却没有时下女性小说那种高度崇尚物质名牌,过度标榜女性自主权的元素,让人看了比较舒服,也比较适合男人阅读。

过后想起,这本小说,充其量不过是一本易读而且不令人反感的小说而已,要说它拥有过人的文学价值以致必须推荐给其他的读者,那倒还没有这样的水准。我为什么会那么着迷这女性小说,自己一点也摸不着头脑。在那之前,我是那种连一集“性欲与都市”都看不下去的人。

太太看了这本小说,评价是内容老套不已,剧情容易预测,完全不好看。甚至说我之所以被它吸引,是因为我的身心已经慢慢女性化了。

身心女性化?在这个时代,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狗经

July 3, 2010 Leave a comment


一个下午,我在草坪上看着小狗咕噜咕噜地吞咽我准备给它的饭。

看着看着不禁觉得,这样的一只小东西怎么可能会帮我看门?即使是它长大后,体型比现在大多几倍,我的小狗还是有性格上的缺陷,不可能成为好的守护者。

小狗没有危机意识。任何接近它的人,都会马上被它要求一起玩乐。陌生人走过,它会很开心地趋前,希望有人跟它玩。女友的父亲多日不见小狗特地来探望它,小狗蹿出来热烈地欢迎他,令他不禁感怀小狗居然也重感情,还记得他。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小狗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小狗很不听话,也不会从教训中学习避免重复错误,而且被人教训后会很小气地不高兴起来。小狗特别喜欢咬鞋子,我想教训它很久了。但是它只有在没有人陪它玩的时候才咬,因此一直没有机会在现场逮住它咬鞋子。每次我去拾回它咬走的鞋子,总会作势打它,希望它能够了解咬鞋子是不对的。这样重复了几次后,小狗依然没有明白教训的涵义。终于一天小狗在我面前咬鞋子,我马上抢过拖鞋,用力往它屁股一拍。小狗吃痛,哀嚎一声跑到墙角瑟缩。过后那一整天,小狗发脾气,没有睬过我。

狗虽然可爱友善,人类对于狗还是有功能上的期待的。

狗儿本身的魅力,可以为主人带来欢乐,这也算是软性功能之一。但是如果有附加的实际功能,如看门和狩猎,主人当然会更加高兴。猫王皮礼斯唱过一首歌,名曰“猎犬”。听得出歌词作者是爱狗之人,爱狗之余却失望狗儿没用,不会捉野兔,因此写了这首歌来骂一骂他的狗。

想着想着,我的小狗已经吃完饭了,正往我的方向兴奋地跑来,我蹲下迎接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