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2010

遛狗

June 19, 2010 3 comments


狗儿到我家的第一天,感觉它好像有一点心事。

小狗在不久前还是有狗妈妈照顾的,霎然离家背井。小狗一个月半大,相当于一个周岁的小孩。想象一个小孩在新的环境,面对新的主人,开始新的生活,那种心情可想而知。于是我决定带它出外走走,舒缓它的心情。

刚开始小狗万般不愿意出门,只想呆在家里放空。在主人的坚持下,小狗没有办法只好勉为其难地走出大门。狗儿走没一下子就闹脾气不走了,最后还是要抱它到公园。公园的路上,两旁屋子养了不少狗,我们走过时,这些狗吠了起来,没多久整条街的狗也跟着吠起来。群狗乱吠的声音,使到小狗突然有了生气。

到了公园我坐在公园最远角落的木凳,点燃香烟,将小狗放了。原本是希望小狗可以放松一下心情,尽情在公园里跑跑玩玩。但是小狗只是倚在我的脚边,默默地凝视传来狗吠声的远方,心事好像越来越多。

这时后面有一个人走来。小狗很机警地站起来,嘴里酝酿着含糊不清的声音。然后好像有一点犹疑似的,小小声吠了一下,吠了以后还要看看我,确定一下它吠得是否正确。

这一声吠声就够了。

从狗儿抵达我家到现在,这时我第一次听到它男子汉的吠声,之前的不是哀嚎就是哭声。这一声吠声,表示小狗有了定位,有了要示警的对象。小狗因为这一吠声,有了一个新家。

遛狗的回程,一人一狗心情都好多了。


Advertisements

咖啡厅

June 11, 2010 Leave a comment


台湾首富郭台铭在2009年华人企业领袖峰会上,批评现在许多台湾的年轻人,以开咖啡厅为理想,实在是不可思议。他希望这些年轻人不要有岛民思想,要以世界为舞台,开拓更大的格局。

郭台铭批评的咖啡厅,应该不是象国际企业星巴克那一类的,而是那些小品牌咖啡厅,以个人品味特色取胜,优雅得来又有一点孤芳自赏的那一种咖啡厅。

老一辈的人最喜欢挂在口边的一句话,就是:“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郭台铭说以上那番话时,无疑是遗传了这句人类自几千年就流行下来的口头禅。郭老没有想到的是,假如所有年轻人都像他一样,每个都要搞国际企业,而且个个都精力、胆色和眼光都高人一等,那么今天台湾首富就不会是他了。

我们那一代,在还可以被称为“年轻人”的时期,正是日剧广泛流行的时候。每个人至少要看过“沙滩男孩”,“GTO搞怪教师”或“悠长假期”,才能算是正常的年轻人。凡是看过“沙滩男孩”的人,绝对会羡慕沙滩男孩生活方式。

我们在不同的时期,或多或少都曾经向往在美丽的沙滩经营一间民宿,或在人来熙攘的闹市中,默默经营一间拥有自己特色的咖啡厅,然后过着知足悠闲的生活。这种幻想,是年轻人特权,也是年轻人昙花一现的浪漫哲学。但是到了最后,有几个人能有真正的决心和能力实行这个幻想?

这种浪漫的哲学,只有在地球上很有限的地方,才真正体现出来。到巴黎的Mont Matre走走,画家街两边就是满满的特色咖啡厅。不用讲那么远的城市,在台北的淡水河边,也有不少这样的咖啡厅。每一家的经营者难道都是郭台铭批评的那种年轻人吗?

人家虽然没有你郭台铭有钱,但是至少没有你那么多烦恼。

 

世界杯

June 7, 2010 Leave a comment


对于世界杯球赛日期的设计,我们不得不佩服国际足球协会联合会的智慧。

首先是世界杯举办的周期,每四年一次。以我国平均年龄73来算,一个人平均可以观赏18次的世界杯球赛。以每四年来计算自己人生的阶段,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8年前的世界杯,我与朋友们刚有了独立经济基础。每逢有适合的球赛,大伙一起出来到咖啡馆看球。那是最自由嬉皮的年代,每个人都意气风发,优皮快活。加上我们常去的咖啡馆的女服务生都很漂亮,大家看球之余,与服务生们闲聊交流,既看球也看女孩,左右逢源。

4年前的世界杯,基本上还是没有分别,只不过大伙对于与异性交流这回事都收敛了一点,但是看球的热情依然未减。在球赛期间,即使是平时不怎么看球的人,也会突然变成专业的足球评论家。一人一句,为大家提供球队和球员的资讯。

4年回顾自己4年前的人生阶段,很容易就看出来自己4年来成长了多少。

世界杯的举办日期从611日开始,为期一个月,在711日落幕。一年那么多月份,为何选择在6月之7月间举办?实际理由也许是为了配合欧洲球会联赛的赛季日期,大多主要联赛在5月间就结束了,让球员们休息一阵子以后,六月间开赛就刚刚好。

我个人比较趋于另一种比较浪漫的想法:六月标签这上半年的结束,而七月是下半年的开始。全球的人类在六月份结束了半年来的忙碌,正需要喘一口气,这个当儿举办世界杯实在是当不过。七月份在人们经历一整个月的球赛兴奋期,终于沉淀下来,正好迎来下半年的冲刺。

用村上春树的说法,就象游泳一样,从起点游到彼岸,打个圈喘口气,再游回起点,完成一个循环。

有了这样的想法,六月间的世界杯热,就恰恰符合人类的生理时钟,怎样放纵都非常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