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10

茶餐室

May 29, 2010 Leave a comment

 

步入中年其中一个最明显的征象是,一旦去惯了一间茶餐室,就不怎样愿意改变习惯。

就拿我常去的那间来说,食物方面几乎是没有什么可取的地方,不是味道口感不够到位,就是味精过多,食物的材料也没什么讲究。茶饮也是偷工减料,奶味多过茶味,冰块的份量常常拿捏不好。

前一阵子,国内面粉短缺,每公斤面粉起价几十仙,那间茶餐室的小贩们竟然趁机博乱,每碗面也跟着起价几十仙。但是即使是这样的茶餐室,我居然还是风雨不改地,每到时间就自动上门光顾。有时想起,也觉得匪夷所思。

不是没有想过改变一下路线,但是偶尔去了别一间茶餐室,虽然食物饮料比较好一点,但是心理上还是觉得座位的感觉不对,看报纸好像看得不怎样顺,还是自己相熟的老地方好。

这种心理就好象球会的足球迷一样。多年来支持阿森纳,没有理由因为它几年下来什么冠军都没有拿到,而突然改去支持曼联。

所以我一向很佩服那些跟小女孩交往的中年人。

小女孩喜爱尝试各种不同的餐厅,一般来说现在的小女孩有的选的话,都会去报纸杂志或网络部落格特别介绍的餐厅试试新东西。既然有这样的需求,中年男友也务必应付之。小女孩有的是精力和尝试新食物的勇气,但是财力有限,中年人虽有经济能力,但是尝试新事物的意愿其实不强。

中年人为了小女孩,违反了中年人的天性,虽说有付出就有收获,但是付出过程所消耗的精神力也是不少的。

连环杀手

May 29, 2010 Leave a comment

 

白种人的流行文化,对于连环杀手这主题,有一种奇怪的情意结。

这种崇拜连环杀手的情意结是白种人才独有的,在历史上的某些时间点,连环杀手甚至广为社会所崇拜,成为风行一时的流行文化。

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诠释,连环杀手的定义为:杀手在超过30天的时期,杀了超过两个人。在流行文化里,这层意义上还要去除那些以服从军令、利益和感情纠纷作为主要杀人动机的杀手。这样一来,军人、职业杀手和抢匪就排除于连环杀手的行列外。

西方世界的连环杀手,动机千奇百怪,诡异而深邃,玩味成分很高。1585年至1610年间,杀了超过600名妇女的伊丽莎白巴多利公爵夫人(Duchess
Elizabeth Bathory
),据说是为了获取大量的处女鲜血,作为其沐浴之用,以保青春永驻。美国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的星座杀手(Zodiac Killer),多次写信给报馆,公布其杀人过程的细节,并迫使报馆登出他以密码写出的信件,杀人动机匪夷所思。

诸如此类的杀人动机,广为专家们和业余兴趣者所研究,他们撰写的文章书籍多不胜数,渐渐成为社会上的一种广泛兴趣。连环杀手的内心世界固然扭曲诡异,但是他们毕竟还是人类,因此他们的行为和心态也要算进人类的账里去。换而言之,研究连环杀手也就等于研究人类,看看我们人类可以邪恶到什么程度。这种逻辑多多少少合理化西方媒体和出版界广泛报导和书写有关连环杀手的题材。

问题在于,像连环杀手那么有趣的课题,很容易刺激其他人,引起跟风浪潮。因此社会上出现了大量的抄袭杀手(Copy Cat)。

反观东方社会,华族历史上虽不乏恶名昭著的连环杀手,但是我们的连环杀手多是生在帝王家,如汉代刘彭离和北齐高氏。他们比较像是滥用皇权而杀人,缺乏细腻扭曲的杀人动机,没有值得玩味和研究的地方。

因此这类的连环杀手,从来没有在华人社会上引起类似西方社会的崇拜文化。

 

第一次接触

May 29, 2010 Leave a comment

 

霍金博士对于外星人的存在深信不疑。

他曾说过:“以我的数学头脑计算结论,外星人的存在是完全合理的。比较困难的是推测他们是怎样的人。”近年来他更是主张,外星人的到来对地球人未必是件好事,就好象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后,美洲的土著就倒霉了,因此地球应该停止向外太空发出辐射讯息,招惹外星人的到来。

霍金是公认的天文理论权威,现代有关宇航的科幻片,十之八九都是根据他的理论撰写的。作为一个身染顽疾,一生贡献于天文理论的学者,霍金的发言是全人类都应该放在心上的。

霍金的顾虑是数学性的,逻辑很简单:我们不知道外星人是怎样的,因此我们不可能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既然不知道,那么就有风险。第二阶段的推理是,外星人到访地球证明他们的科技远远超越人类,假如他们是有恶意的,那么地球人绝对不是对手。因此结论只有一个:在我们还未掌握外星人的足够资讯之前,最好不要开始第一次接触
First Contact)。

说到第一次接触,让我想到人类与野生动物的接触。假如观察者是一名猎人,到了适当的时机,他会露面捕捉动物。若观察者是一名动物学家,他会隐藏自己,直到他的出现不会引起动物的恐慌,他才会与动物接触。

从一个没有恶意的外星人之角度来看,第一次接触最好的时机应该是当人类也发展了有效的宇宙航空技术的时候。到了那个时候,双方的科技落差不会太大,各自心里都会平衡一点。

假如这个假设成立的话,我们迄今仍未正式与外星人第一次接触,那就证明他们仍未发现我们,或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但是仍以动物学家的身份观察我们。

 

双亲节

May 8, 2010 1 comment

 

今天谈一谈双亲节。

记忆中唯一一次,很用心思和肉麻的方式来庆祝母亲节,应该是在小学的时候。那时学校安排学生们在班上买康乃馨,让学生带回家献给母亲,并亲口向母亲说一声“母亲节快乐!”。我也不太清楚到最后,我是有否依足老师的指示完成送花的举动。我很清楚的是,那次的送花与其说是感恩母爱而送花,不如说是小孩子听话完成老师交待的一项功课。

从我的父母的角度来看双亲节,是很不划算的。

当孩子还小的时候,虽然有心思筹备庆祝双亲节,但是孩子心里感恩的深度有限。对于庆祝双亲节,孩子的心态是应节和好玩,多过真正感恩双亲。

当孩子长大后,心智成熟之际,心里才会真正开始感恩。但是这个时候,筹备双亲节的心思和手法,却开始变得比较含蓄,没有小时候那样肉麻的表现方式。所以不管孩子还小或已经长大,庆祝双亲节的感恩之心和表现手法的肉麻度,都是此消彼长,患得患失的,感恩之心和感恩的表现手法,是成反比的。

当然,只要硬着头皮,一样可以以中年人的身份,很肉麻地庆祝一番,送上康乃馨或什么花的,然后诚心地说一声父亲节或母亲节快乐。但是这样做的话,父母亲的反应会怎样是难以预测,并让人担心的。

所以折中的方法,就是在双亲节当日,联同自己的父母和小孩一起庆祝。一方面可以逼自己的小孩为自己庆祝,就当着是教育孩子的一环;;另一方面,可以不着痕迹地为自己的父母庆祝和感恩。

这样就一举两得,以后我有了孩子一定就这样进行。

 

吃相

May 8, 2010 Leave a comment

 

相由心生,吃相由食物生,吃什么食物就有什么吃相。

就拿小笼包来做个例子。小笼包皮薄馅多,且汤汁容易四溅,所以吃的时候要很小心,吃法也因人而异。比较传统的吃法就是在小笼包的侧边咬开一小口,小心吸吮其汤汁,等没有那么热以后,才连皮带肉整颗吃下去。

也看过有人以非常恋母情结的方式来吃:夹起小笼包的中心包蒂,然后轻轻咬开蒂结,从中吸吮汤汁,好像婴儿吸取乳汁一样。如果是佛洛伊德来分析这种吃相,可能会作出这样的解析:此人的童年心理发展,曾经经历一个与父亲竞争母爱的过程,竞争的结果是不利于他,因此从他的吃相中流露出恋母的举止。

大部份人都相信,吃饭是一个人最容易露出原始形态的时候,所以很多心理测验都是衍生于一个人的吃相。

曾经试过跟一个女性晚餐约会,她吩咐了热腾腾的海南汤米粉。可能是第一次约会心情紧张,加上食物太热,结果她吃得满头大汗。这个满头大汗的第一印象,一直深深烙印在脑海里。

这个女孩因此永远成了我心目中的“大汗女”,她满头大汗的形象,象征的是性格直率,不善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