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pril, 2010

务实过度

April 25, 2010 Leave a comment

 

曾经听过一个很恐怖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一个很聪明的女孩身上。女孩大学毕业,在一家国际企业任职。由于头脑很好,样貌也不错,从求学时期一直到出来社会工作,一向都没有遇到什么难得倒她的事情。即使偶陷困境,也是在有惊无险的情况下解决。

有一天,她代表公司出国办公。飞机早上7点起飞,她预约了4点的德士。一切计算准确无误的话,5点可以抵达机场登记登机。问题出现在载送她的的德士司机,在半途中兽性大发,强奸了她,并将她弃于路边。

当她恢复行动自由后,她第一件做的事情是打电话给上司。她冷静清晰地向上司解释,她在路上被人强奸了,可能没有办法赶上原定的班机,因此有需要请假一天。她再补充,由于事情没有明朗化,她也还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要做什么,所以希望上司能够保密她被强奸的事。

上司问她公司可以为她做些什么吗?她说一时间也没什么能够做的,除了希望上司能够安排交通将她从路边载送回家。上司送她到家门口,再三告诉女孩说,假如她需要什么帮忙,上司和公司绝对会义不容辞地帮助。她下车前说,暂时是如此而已,没什么能够做的了。

第二天,她若无其事地上班。从此对去飞机场半途所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故事完了。

遇害而不报,也许是逼不得已的决定。可能她想到除了要到警察局报警,过后还要到医院验身,过程繁杂而琐碎,也没能担保遇到的警察、医生和护士,都能很有效率和专业地处理她的事情。经过那么多事情后,普通人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和精神来面对那么多的繁杂事务。再加上报警过后,警方若真的抓到真凶,她还需要去认人。假如运气不好的话,这个案子发展成拉锯式的刑事控告,她必须站上证人栏中面对她的恶行者,接受辩方律师的质问和攻击。

权衡之下,息事宁人吧,那是务实主义者最合逻辑的结论。

问题是,遇害而不报,凶手逍遥法外延害社会,那是宏观的角度。从个人的角度来看,受害不报,不正是最好的受害者吗?如果凶手还想再犯,有比她更好的对象吗?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Travel

白面者

April 25, 2010 Leave a comment


我以前很喜欢一部叫“魔力小马”的漫画。

故事的终极大奸角是一只名叫“白面者”的妖怪。白面者是史上最强的妖怪,能力足以摧毁世间万物,每天以残杀生灵为乐。不管是妖怪还是人类,做任何事情还是需要有动机和目的的,尤其是摧毁万物残杀生灵那么麻烦的事情。

后来经过主人翁们一番努力追查,终于发现白面者大费周章制造人世间恐惧背后的动机,原来白面者是以人类和妖怪们的恐惧为生的,世间上的恐惧越大,白面者的力量也就越强大。

白面者是虚构的妖怪,但是我最近发现现实中确实有依靠社会恐惧为生的东西,那样东西就是种族主义。

看看马来人权威组织(Perkasa)就略窥一斑。这个组织不过是区区一个向社团注册局注册的小社团。只要你是土著,缴付10元一次性的终生会员费,你就可以成为会员了。其官方网站设立已久,迄今游览人数不过区区20万左右。

像这样一个小组织,每次发表文稿都能够引起媒体的感冒,大幅度报导它的言论。各大华团华基政党也竞相回应或评击它。发言者与回应者的规格大小落差很大,令人不禁觉得回应它的大社团和大政党,简直是自贬身份,间接抬高Perkasa的地位。

实际上,以Perkasa这样小社团的言论,照理不应该引起舆论界的任何涟漪。但是华团和华基政党,由于过度恐惧种族主义的扩大,而被逼回应Perkasa的言论。换言之,Perkasa受到舆论界的注意,是因为普遍社会上对于偏激种族主义的恐惧。

所以Perkasa是一个因恐惧而壮大的社会产物,它是我们现实社会中的白面者。

漫画里的白面者最后是什么收场?人类和妖怪们发现白面者的真面目后,破除误解的隔膜,真心携手合作对付它。慢慢地,再也没有人害怕白面者,白面者因此失去力量而被击败。

但那毕竟是漫画。


(后按:这篇稿被退了,原因是Perkasa有专人翻译华文报章上刊登任何哦有关其组织的文章,有一些报章因此被告了。看来我所谓的小组织,并没有想象中这样小。)


 

未来世界

April 25, 2010 Leave a comment

 

同事们买了的市面上最新款的手机。

这几天看着他们互相示范手机各种新的功能,不禁有一种想法:我们小时候憧憬的未来世界,正在每一分每一秒慢慢地实现中,有的甚至还已经过时了。

这种想法,对我这种科幻剧迷来说,感受尤深。

小时候看“星际奇遇”(Star Trek),戏里面的宇航员手里握着无线通讯器,要用的时候用力一挥,通讯器的通话盖子很有型地随声弹开。这种弹开式的盖子(flip cover),在十多年前已经是十分普通的设计,加上扩音器的功能,就是星际奇遇里的未来世界通讯器。这个设计当年看起来超乎想象,但是现在看来却是已经过时了。

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星际奇遇第二代”(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
)里所用的通讯器有所改进,薄薄一片好像徽章一样,戴在胸前,要用时轻轻一拍即可通话。戏剧推出几年后,人类科技也随着进步,不久市面上就有了蓝牙耳机,外形和用法几乎跟星际奇遇的通讯器一样。

假如我是科幻剧的道具组人员,一定会对这种现象懊恼不已。明明在不久前还是新颖的科幻点子,没有一下子马上就变成市面上可以轻易买到的消费品。几年下来,所有之前的道具设计,都变得过时可笑。

同样的道理,一个人既要几年不跟进新的科技产品,说不定某一天醒来,仔细观察周围一下,会以为自己来到了未来世界。

 

学海无涯

April 25, 2010 Leave a comment

 

我们的教育制度,是以渐进式的方法向学童们透露和说明有关现实的真相。

从幼儿园开始说起。孩子们在这个阶段没有必要知道现实的残酷,只要确保他们在快乐的环境下学习,尽量吸取基本的知识。课本是以说故事的形式(主要是超现实的故事),吸引学童们的学习兴趣。

到了小学,学童们开始进入写实的学习环境。不管是课本内容还是老师讲解的方法,大致上已经离开超现实的童话世界。为了确保学童们不会因为现实的无趣而无心向学,校方必须采用纪律制度来管束学生。

在实施纪律制度的同时,校方也必须给回一定的奖励予同学们,这种奖励就是分数。小学时期可以说是分数泛滥的时期,理论上只要一名学生够努力的话,每次考试拿100分是有可能的。评定分数的标准放得很低,几乎是以友情赠送的方式让学童们拿越多分越好。孩子们拿了高分,就开始有自信,有了自信就更有兴趣学习。就算没有拿高分,他们的分数也不至于低到足以击溃自信的地步。

中学时代开始,友情发送分数的现象马上停止,取而代之的是绩效为先的审核制度。许多优秀的学生都在中学第一年,尝试到第一次不及格的滋味。

这个时候学习环境的现实味道开始越来越浓,校方已经没有保护学生们感受的义务,表现差的学生有可能被淘汰,表现好的则受到较好的待遇。这种阶级的分别,虽说小学时代也有,但远不如这个时期来的明显。

进入大学后,校方与学生管束和被管束的关系大致上已经不存在了,除了那些搞学生组织的学生之外,一般的学生都可以尽量避免与校方有任何直接的接触。上课的时候,你穿什么都可以,你要嚼口香糖也没问题;你要谈恋爱就去谈吧,只要不要搞大人家的肚子,就算搞大了肚子,还是可以来上课,只要不要在课室里分娩就可以了。

考试方面,成绩的优劣完全掌握在学生自己的手上。除了自己个人的努力,讨好老师也是很重要的。

就这样,大学毕业以后,学生们进入社会面对现实就没有问题了。

外语

April 7, 2010 3 comments

 

曾经有一名中国朋友问我:“你们马来西亚那里有得买“A-威”?”

我要求他重复几次发音后,很肯定地告诉他我们马来西亚并没有他所谓的“A-威”。

几经转折,终于在我们经过市中心的一间巨型购物广场时,中国友人兴奋地叫起来,“你还说马来西亚没有“A-威”,那边不就有一间专卖店吗?”

我举头一看,原来是服装名牌LV专卖店。

为了方便日后沟通,我要求友人把26个英文字母都念给我听。听他念了一轮,感叹学海无涯。B的发音是“杯”,C是“cei”,D 是“day”,F是“f-府”,M是“M-母”,N是“恩”,R是“啊搂”,S是“s-洗”。

原本外语说得不标准,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加上中国内地用英语交谈的机会,本来就不多,能够把英语说的流利的是属于异数。虽然如此,把LV说成“A-威”,也未免太过份了吧?

首先,LV不算词,而是两个字母。把两个字母都同时念别,所涉及的,已经不是流不流利的问题,而是学习态度、民族性和对外语尊不尊重等复杂的课题。中台两地不少华人讲的英文,带有挥之不去的口音。这种口音不容易去除,因为它根藏于英文字母的发音,早在学习字母发音时就开始养成本土化的发音了。

如果连外语的字母都发音不准,那么外语可以说的准就是奇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