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09

嫩草论

August 26, 2009 Leave a comment


2009年多部韩剧以熟女吃嫩草作为感情戏的主轴,熟女吃嫩草这个现象蔚然成风。

吃嫩草这种说法成立已久,但是迄今仍未有一个确定的诠释。

打个比方,34岁的熟女与33岁的男性在一起,能够算是吃嫩草吗?假如不算是吃嫩草的话,是不是因为33岁的中年男性,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都不能算是嫩草?但是,假如同样是33岁的叔叔,跟一个66岁的老太太在一起的话,那么嫩草现象就毫无疑问地成立了。又比如说, 66岁的阿婆跟60岁的阿公在一起时,你不会说那是吃嫩草,但是假如一个33岁的熟女,跟27岁的男子在一起,我们又会忍不住说那是吃嫩草,虽然两个例子都是女的比男的大6岁。

以研究数学的精神来破解以上迷思,可以拟出一个笼统的方程式来计算“熟女吃嫩草现象”的成立条件:两个恋人的年龄差异,必须是年长女性的年龄之20%左右。

还有另一个令人不舒服的事实,那就是比起熟女吃嫩草,人们对老男人吃嫩草(也即是俗称的“老牛吃嫩草”)的看法,相对地比较宽容。

老牛吃嫩草的成立条件,要比熟女吃嫩草更难上一倍,老男人必须与比他小接近40%或以上的,才能算是老牛吃嫩草。只要年长的男人不要像是杨振宁或郭台铭那样的夸张的例子,一般上都不会被人套上“老牛吃嫩草”的称号。

有些人会很悲观地说,这双重标准根本就是男女不平等,但我不会那样认为。这只是男女之间的一些差异,而并非是完全不平等的结果。差异在于,男人比女人爱吃嫩草,从以前就毫不掩饰地吃下来,吃了几千年,大家都见怪不怪了。古代社会上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使然,男性在以前确实掌握较大的伴侣选择权力,而大部分的男人在老草和嫩草之间,都选择了嫩草。

但是,假如古时候是女性掌握了选择伴侣的权利的话,她们会象男人一样,一窝蜂地选嫩草来吃吗?我相信不会。女人往往可以在老草里,找到一些嫩草给不到她们的东西。那其实是很有智慧的选择。

再说,作为男人典范的拿破仑,不也是娶了比他年长6岁的约瑟芬吗?

Advertisements

医生

August 22, 2009 Leave a comment


上个星期突然咳嗽得很厉害,A流感肆虐不敢掉以轻心,马上让医生看看。

医生检验后问了一些问题,对我说,“我不认为你得了A流感,但是以防万一,我能够把你当成A流感的病人来医治。”

他补充,“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到中央医院排队,抽血刮喉检验,那样就更加保险。

我问医生,“A流感这种事情,可以说当不当的吗?”

“在新加坡,病人只要具有A流感的症状,病人的家属打个电话到医院,就可安排时间到医院拿他敏服。病人全程只需呆在家里,这样就省了确诊的时间,病人也无需到处走动,减少传染的可能性。”

“我没有发烧,应该不会是A流感吧?”我问。

“壮年人的抗疫力强,有时只是轻微发烧半天,即可抵御第一轮的病毒攻势。可是当病毒展开第二轮侵略时,马上就会引起肺部并发症,抢救起来就麻烦了。很多人都是这样死去的。”医生若无其事地说。

“你刚才不是跟我说几天前,你感觉发热半天吗?那可能是第一轮的抗疫。而且你是个吸烟者,属于高风险群。你去拿药吧,明天再来复诊。”

我无话可说。这个医生非常适合担任A流感抗疫的宣传大使,他使我相信流感病毒是杀人于无影之中的秘密武器。医生开了一堆药给我,包括两天份的抗流感药物,和5个口罩。结帐时看一看账单,接近两百元。

接下来的36个小时,吃药修养,咳嗽马上就停了。

第二天再去看医生。他煞有其事地检验一轮,目无表情地宣布我没事了,只是这几天最好继续戴着口罩。结帐时,付了35元。

这个医生不但是流感宣传大使和妙手生春的医生,还是厉害的商人呢。

 

妒忌与火

August 15, 2009 2 comments

妒忌这种心理反应,用火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的。

妒忌心一旦升冉,会令到一个人处于不安的精神状态,这种状态起伏不定,时大时小,象火一样,故有成语“妒火中烧”。有一个心理测验,就是用燃烧物料的选择来测定人的妒忌反应。选择用纸张来烧的人,妒火起得快也灭得快;选择大树桐燃烧的,表示其妒火是经过长年蕴集在心,很久以后才会显示出来,但是一旦爆发,其妒火即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妒忌这心理缺陷最像火的地方,是火源一般上是非常靠近妒忌者的,而且妒火一旦燃烧,伤害的也是最靠近他的人。

引起妒火的源头,多数就是你身边或认识的朋友、敌人、同事或亲人。那些离你太远的,根本不大可能会引起涟漪。比如说,你不会妒忌林志林又当选全球华人世界排名第一的性感尤物,但是林志林中学时期同班的过气校花,可能就会对此恨得牙痒痒。

妒火一旦燃烧,郁闷无法纾解,受苦的就是自己或身边最好欺负的人。这些无辜的受害者,多数是跟引起妒忌事件完全无关的可怜人。离妒忌者最近的人,怎么不会被妒火灼伤?

人生一大恨事,莫过于一个本质上跟你一模一样或比你差的人,因为一些你不屑提起的原因,而变得比你成功。所以妒火的源头大多是与你非常接近的人。比如,你和你的好姐妹,大家原本都是同样级数的美女,但是你的朋友却去隆胸整容,甚至还戴上假睫毛,而一跃成为比你美好几个级数的大美人,如此低级下流的行为,怎么不令人发指?

这些所谓“不屑提起的原因”,包括那些你完全捉摸不到的因素。也就因为无法捉摸,而一律被归纳为不屑提起的类群。

说穿了,这些因素不外是那些你做不出或做不到的事情。做不出,是因为你突破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做不到,是因为你不够幸运。说到最后,还是因为你自己仍有仅存的尊严或不足的地方。其实假如看开一点,这些都是轮不到你来不屑的。

美丑富贫有序,每个人各安天命,哪有什么好妒忌的。

小明福的合法注册

August 4, 2009 Leave a comment


赵明福一案牵动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神经。对于他的逝世后留下的遗腹子一事,也是众多人士关心和谈论的课题,芸芸谈论者之中,不乏庸官和愚蠢之辈。

首先是一名急着表现的注册局官员,马上就发言表明程序上没有注册死者为父亲的道理。纳兹里过后也有惊人的言论,他叫死者女友为孩子先做个DNA测试后再谈合法注册的问题。身为公务员和高官,没有查清所有的法律条文,就凭着自己有限的认知和经验,作出如此鲁莽的结论和发言,在死者家属的伤口上撒盐,这种人不是庸官是什么?最近一个宗教界人士也来掺和,一开口就把耶稣孔子和先知们拉下水,说即使是他们再生也不可能将遗腹子合法注册。如此的宗教师,如此的言论,让人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你这宗教师什么时候修了法学,有资格诠释法律,议论人家的合法注册问题?

其实不只是赵明福遗腹子一案,世界各地许许多多的遗腹子都一样面对这一复杂的法律问题。许多患上绝症的父亲,在死前抽出精子让妻子受孕,孩子在父亲死后才出世,也一样面对这注册的问题。但是只要费一点心思研究我国法律,就会发现遗腹子仍可能注册成为死者的孩子。我国的注册法令襲自英国的注册系统,早在1957年就已经考虑到非法孩子的合法地位问题。

1957年出生及死亡登记法令,第171)条文阐明:“一名在马来西亚出生原无合法继承地位的人,一旦通过1961年合法继承地位法令,获得其父亲的合法继承地位,可向注册局总监申请重新注册其出生资料。注册局总监一旦满意申请者的证明,则可谕令将其出生资料重新登记。”

1961年合法继承地位法令,第51)条文阐明:“任何要求合法继承地位的人可向法庭申请庭令,喻示他具有继承他父母或远祖(remoter ancestor)的合法地位。”

当然,对一名遗腹子来说,上述两个条文还有几处比较隐晦不清的地方。

第一,1957年条文有说明,呈交总监审视的证据,必须由父母亲两人呈上。父亲即已去世自然不可能“呈上”什么证据。但是所谓的呈上(furnished),并没有说明是直接呈上或间接呈上,因此从尸体取出的DNA样本,原则上是由父亲间接呈上的。

第二,1961年条文所指的“远祖”,从字面上诠释应该不包括父亲,否则就与前文重复了。但是话说回头,假如去世的远祖都在法令的涵盖范围,那么法令没有理由不包括去世不久的生父。

法律无非人情,只要法官和注册局总监有创意诠释法律的勇气,这些灰色条文也不见得可以阻碍合法注册的努力。大不了,小明福在注册名字时,放一个副名(alias),也是一样可以姓赵的。


Categories: 南洋商报-南言

亵渎神灵

August 4, 2009 Leave a comment


海南岛这个地方,对于居住在温带国家的人来说是热带天堂。岛上的天然和历史景点,也是没什么好挑剔的。

中国将其列为重点发展的国际旅游地点,并大力推行了近10年。虽然如此,海南岛的发展计划仍有很多执行方面的诟病。这次到海南岛一游,有幸亲身体验其不足之处。

旅程中有一个叫东山岭的景点,就是成语“东山再起”的“东山”。相传宋代鹰派名相李纲,也就是岳飞的提拔人,一度被流放到海南岛的最南端。从办理流放手续,京城出发一路走到海南,一共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到了海南岛,还要步行到南端的崖州,路程需要一个月左右,半路途经这东山岭。李纲这时生了一场大病,他们一群人就在东山岭半山腰的一间寺庙落脚,借宿养病。

就在这期间,寺庙的方丈批了李纲的命,预言他余生仍大有作为。果然不到半年,宋孝宗继位,秦桧被惩处,李纲也接到朝廷赦免原罪并官复原职的圣旨。故有了“东山再起”的说法。可想而知,如此传奇性的寺庙,是多么的具有旅游潜能。来到这个地方,自然要求个好签,让和尚们指点几句。

在求签之前,当地的导游说的非常明白,曾经有个游客非常满意和尚的解签,赏了和尚一些现金,结果和尚不高兴地将钱退还,转身就走了。有和尚免费解灵签如此便宜的事,游客们自然一窝蜂求了签排队让和尚解签。由于人龙太长,我争取时间浏览其他的景点去。

事后,那些排队解签的游客每一个都苦着脸回来,原来解签之后还有好戏等在后头。解签之后,自然要烧香谢佛,所烧的香是又粗又大的那种,价格不菲。再加上祈福和点平安灯,原本是免费的解签善行,就变成了无度的敲诈。

这些卑鄙下流的勾当,当然不用和尚出手,只要和尚打个手势,就有几条大汉闪身而出代替处理。谈判的结果,很明显的不利于游客,一来是时间的限制,旅游巴士不能等太久,二来是对于环境和对手的不了解。和解费大约介于600800元不等,否则别想平安离开。

这种敲诈手法淫秽下流,以亵渎神灵为本。近乎病态的贪婪,结合司法执行的不足及暴力,漠视传统上对神明的崇畏,最终只能陷入绝对的虚无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