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pril, 2009

恐怖图片

April 24, 2009 3 comments

 

香烟的盒子出现恐怖的图片后,多多少少影响了我抽烟的胃口。

 

有人建议,买一个精致的金属烟盒置放香烟,那么拿烟的时候就不需要面对那些丑陋的照片了。

 

我的看法是,这样无助于克服我对于那些图片的反感,因为我的问题不是发生在取烟时看到那些讨厌的照片,而是我不愿意花钱买那么丑陋的产品。

 

香烟每年起价,禁烟区越来越广,烟客们都已经默默接受,孤独和自闭地瑟缩在阴暗的一角,偷偷自个儿抽烟。但是即使是这样,反烟人士仍然觉得不够,非要让烟客即使是被隔离起来时,仍被恐怖图片所干扰,不得安宁地吸烟。

 

因此我觉得已经忍受足够了,即使是再大的诱惑和烟瘾,我也绝不花钱来买那些丑陋的图片。最近已经不大能够买到香烟了,烟路越来越狭窄,吸烟量大跌。

 

经过我的分析,只有天才才会想到用那么有效的卑鄙手法来减少烟客数量。看深一层,这些照片出现在烟盒上,根本不是为了提醒烟客吸烟的害处。因为抽烟的害处早就已经广为人知,所有的烟客早就将之放在脑后。

 

图片的出现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是通过图片让烟客产生被诅咒的恐惧。看到那些恐怖的图片,烟客不禁会想,“这些病痛会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就算原本不会,烟盒上的图片这样周而复始地诅咒下去,迟早也会发生。

 

以执行国家健康政策的角度来看,这个恐怖图片的措施,已经超越了科学、法律和教育的方法,而返璞归真地以最原始的诅咒方法来达到执行的目的。

 

反对我吸烟的女友说,下次看到卫生部长的时候,非要亲他一下不可。

 

立场

April 21, 2009 2 comments

 

上个星期当电台DJ大宝和阿申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他们说话时标准的发音和主持人式的语调,让我以为那是在线的现场访谈,或那种电台DJ打电话捉弄人家的节目。

 

电话录音访谈过后,我好奇地问他们,“你们平时讲话都是那么专业的吗?都好像主持节目时那样的语调吗?”。

 

后来想起那是个很傻的问题。就好像是有人问我,“卢律师,你平时跟人讲话时,都是那么专业的吗?”。

 

有人这样问起,反射性的答案自然是“是的”,因为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仍是律师的身份。如果说“不是”的话,有违专业的经营,也可能会打击人家的信心。

 

这个是和不是之间,是有周旋的余地的,不一定只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平时的时候,只要还是以律师或DJ的身份说话,就必定要专业,其他的时间你就别管我。

 

就好象一名妈妈看到女儿常常去男友的家过夜,一定会唠叨地说一句,“你现在还没有名份,为什么要去他家过夜?他有什么表示吗?”

 

这妈妈也许不是那么不开通的,或许她觉得年轻人有婚前性行为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但是在她的立场,她就必须有她应该说的话,她就必须扮演那个老古董的角色,别无选择。

 

只要了解这一点,我们对于不同的意见,就会比较看得开也比较容易接受。你这样说是因为你有和我不同的立场,那未必是你真正的想法,但是你的立场促使你必须这样说。

 

现在再听听政客们说的傻话,是不是没有那么逆耳了?

 

可疑的邻居

April 21, 2009 Leave a comment

 

独居公寓的美女小蕊,为自己的人身安全感到担心。

 

“昨晚回到公寓的时候,有个古怪的邻居在公寓楼下偷看我。我看到对方神色不对劲,就假假走到信箱处拖延时间,希望他先上去。”

 

“你认识这名邻居吗?”我问。

 

“可以说是点头之交吧,他是跟我住在同一层的。从以前就发现他的行径可疑,眼神古怪。但是中间有一段时间发现他原来有女友,所以我也就放下戒心。最近他的女友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而他的行为也是越来越可疑。”她说。

 

“后来怎样?”

 

“他看到我到信箱,他只好继续往前走。后来我看他走得远一点了,就快步走去乘电梯。怎么知道在等着电梯的时候,他又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很恐怖的家伙。”

 

“结果我很无奈地与他进入同一个电梯。那是我乘过最久的电梯,怪叔叔整个过程就在我身后盯着我。这一次相信是没有计划的行为,但是我最担心的是,下一次他计划好了以后,跟随我到门口然后闯进我的家里。”

 

“这几天他一定食髓知味,在同样的时间等你回来。你可以叫你的家人在家里等你,你一到达公寓家人就出来迎接你。几次下来,相信他即使是胆大包天,也不敢怎样了。再不然的话,装一个大大的闭路电视摄影机在你单位外的走廊吧。”

 

“在自己的公寓里,都要小心到这样。在哪里还有安全的乐土啊?”她无奈地说。

 

议长的末路?

April 21, 2009 Leave a comment

 

 

如果说西华古玛是马来西亚历史上最高调的两个州议会议长之一,实在不为过之。另一个是雪兰莪州议会议长邓章钦。

 

传统上,议长给人一种“开会而作,休会而息”的印象,鲜少有机会看到议长在非议会时期发表政治性的言论。在正常的情况下,议长甚至不能参与议会的投票,只有在支持和反对票数相同的时候,议长才有机会投出手上的一票。那是因为身为议长最重要的职责,是以不偏不倚和中立的精神来主持议会。一名负责任的议长,在可以避免的情况下,都不会过于掺和政治角力,以免让人诟病。

 

从霹雳州民联政府出现危机以来,西华古玛的曝光率就节节上升。从一开始的议员辞职信事件,到后来的禁足令,西华都是忙得不可开支。西华突然遽升的曝光率,是政治角力的自然现象。如果后世要评论西华这个人,可能有人会评说他是“治世的议长,乱世的枪手”。

 

当然假如他有得选择的话,相信他是绝对不会那么卖力和热衷地参与政治斗争。君不见去年有人在他的议会上发表“印度人与蛇”的言论,他也没有召开特权委员会来检举这名女议员。

 

联邦法院上416判决,西华的禁足令是一个越权的决定,因此无效。这个判决对西华来说是一个打击,但是这个打击是否会让他低调一点,我们抱有怀疑的态度观望,因为联邦法院的判决,有几点非常值得玩味的地方。

 

我国联邦宪法第721 和(2)阐明,法庭绝对不能干预州议会的运作,也不能裁定一名议员在议会内或议会委员会内的一切行为和决定之合法性。但是霹雳州宪法第63条文说明,当一个案件在其他法庭审讯的过程中,涉及州宪法的课题,该法庭可以将有关课题上呈至联邦法院进行诠释及判决。

 

这两个条文放在一起,针对对西华案件来诠释,就是以下这个比喻:妈妈和姐姐不能在任何情况下自发地打弟弟,但是假如姐姐有机会考虑是否应该打弟弟,而将这个问题交给妈妈来决定的话,那么妈妈就自由地决定是否可以打弟弟了。

 

所以高庭不能马上裁定有关州宪法的课题,而基于同样的宪法条文,赞比里的律师团也不能直接向联邦法庭提出控诉。因此,赞比里的律师团队大费周章地先在怡保高庭对西华的禁足令提出控诉,然后才在高庭要求联邦法院的干预。因为那是联邦法院唯一可以介入诠释或裁定任何有关州议会的课题的情况。西华的决定就是这样被联邦法院否决了的。

 

无可置疑联邦宪法72条文与州宪法63条文,在西华案件里是互相冲突的。而在国与州法律的冲突下,自当以国为先。就这一点,身为律师的西华,肯定不会放过开炮的机会。

 

接下来让我们继续观赏乱世枪手的表演吧。

Categories: 南洋商报-南言

遣送回国

April 2, 2009 Leave a comment

最近英国在全球性经济危机的冲击下,面临国家的经济寒冬。

对于突如其来地经济衰退,英国政府颁布了一系列严格的入境条规,严防非法移民进入英国进一步掠夺本国人的经济机会。因此许多到英国探亲的人,都莫名其妙地被遣送回国。我有幸从一名亲人的经历,第一时间知道这遣送回国的内情。

移民局的官员全是不明事理的笨蛋。他们认为我身上没有携带足够的现金,加上对英国的旅游资讯了解不深,就断定我有可疑的入境动机。亲人忿忿不平。

那么你有向他们解释清楚吗?我问。

当然有。我说我的哥哥就住在英国,他自然会带我周围逛逛。钱的问题就更简单了,既然是赚着英镑的亲哥哥,那还有什么问题?

或许英国人的亲情观念中,没有这样便宜的事吧?

他们说我最近申请的半工旅游签证的申请被拒绝了,现在又来英国,那自然就很可能是来赚英镑的。最后移民局也没说接不接受我的解释,就硬把我送进扣留中心。

扣留中心 ?有人虐待你吗?

没有。扣留中心倒是个很不错的地方,官员们的服务态度很象是酒店业服务员。全天免费吃饭和喝茶。他们甚至安排了各种好玩的活动让我们参与。我在那边认识了几个朋友,还参加了几场足球赛呢。他说。

你在里面呆了多久?

其实不过一个晚上而已,第二天一早他们又把我送到机场去。一名官员送我走之前,还塞了一包烟给我呢!他得意洋洋地说。

你们的监狱情谊也的确蛮感人的。我说。

不管扣留中心多么友善,这样无理拒绝亲人入境还是说不过去。那包烟正好是贿赂遭受无理对待者的证据。

以英国现在那么差的经济,拿枪指着逼我去那边跳飞机,我都不要呢。

 

纳吉的前路

April 2, 2009 1 comment

纳吉的成功故事,与传奇的RAHMAN预言紧密呼应。看着他徐徐走上国家权力最高峰,仿佛是铁定的命运轨迹,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扰。

 

美中不足的是,他接手担任首相的时机,只能够用艰巨难堪四个字来形容。假如纳吉无法为国阵政府拟出一个全新的方向,这个首相的位子是绝对坐不稳的。

 

贫乏无味 毫无新意

 

在接棒前夕,纳吉强调新的内阁在施政方面必须以民为本,以人民的要求为先。言语之中,“以民为本”四个字就是新内阁施政的中心精神。令人觉得纳闷的是,有哪一届的内阁不是宣称以民为本的,那到底有什么特别?

 

刻薄地再讲一句,从308以后的几次补选成绩看来,人民所要的难道还不明显吗?假如这样都还不够明显的话,那人民所不要的,总算是非常明显了吧?所以这个时候,还以这种那么含糊的口号定为执政方针,是不可能带来民意的转变的。

 

党国不分 盟友失利

 

要拟出一个全新的路线,纳吉首先必须了解国阵从2004年大选狂胜到2008年失去三分二席位的主要原因。

 

巫统长年以国阵老大的身份领导政府,强硬地将党的种族主义转换成国家的政策。这种作法的过程中,导致国家政策与国阵其他盟党的政治路线冲突,严重地损害了国阵盟党的政治地位。

 

巫统独大的地步,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其他国阵成员党一律都被视为种族政策偏差的帮凶,而不能为盟党所代表的族群接受。所以导致国阵里面,除了巫统之外,其他成员党的势力萎缩。盟友既失去支持,国阵表现自然就差了。盟党们失去的政治势力,全都蝉过别枝,到了反对阵营那里去。己消彼长,国阵自然就更弱。

 

另一方面,国家政策的施行虽然是朝着巫的政党路线进行,但是在施行的过程中,领袖们也是没有办法确保所有巫族都能获得公平的对待。所以即使是面对巫裔社会,政府也是没有办法摆脱贪腐的形象。如此内外皆失的情形,国阵政府当然渐渐失去民心。

 

杜绝偏差 公平社会

 

从过去的失败吸取教训,纳吉的首当要务有两个。

 

第一,重新平衡国阵盟党间的合作关系,改变主仆关系的印象。下放权力,纾解各族紧张的关系,让人民重新相信,现在的国阵还是独立初期的那种真正合作伙伴的关系。第二,杜绝和纠正过份的施政偏差。行政偏差和贪污腐败是孪生兄弟,要纠正偏差就必须先肃清贪污。

 

但是如果叫纳吉重复伯拉2004年的肃贪口号,又好像不大可能。纳吉如何避免让人觉得重复的印象,是他就职演讲的第一个挑战。

 

Categories: 南洋商报-南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