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9

吾皇万岁

February 27, 2009 2 comments

 

 

 

阅读日本的历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整整一万年的叙述,有接近八千三百年是空白的,那是因为日本很迟才发明文字。文字发明后过了好几百年,日本官方才好像突然醒觉似的开始编写历史。

 

由于起步得太慢,当时的撰写人已经是没有办法还原历史了,只好遵从天皇的指示,勉强地把神话和宫廷记录结合在一起来交货。把事情弄得更糟糕的是,过后的千多年来,日本政权的当权者总是喜欢篡改历史。

 

所以到了现代我们阅读日本历史,一定要有一点想象力才行。假如读者都这样的话,当年撰写历史的人肯定是一群比读者更加有想象力的人。

 

即便如此,除了最早期皇朝建立的历史混杂了若干神话之外,日本历史至少对于皇室的传承方面是一点都不含糊的。这么一来,我们就可以肯定一个事实,那就是日本皇室是现存于地球上最古老的皇族。

 

一个家族要维持近两千年来历代被奉为皇者,简直是一项伟大的精神工程。日本皇室这项伟大的成就,相信是每个皇室都垂延三尺的。

 

从历史上来分析,日本天皇家族可以维持长久的统治是有特别原因的。除了近代的明治维新时代,之前千多年来天皇统治历经了摄关时代、奈良时代、鎌倉幕府室町幕府江戶幕府,都是被近臣、贵族或武士架空实权,在历史的舞台上绝大部份的时候都只是一个精神象征。除了在动乱时期被人家摆上台,皇族们几乎都是躲在皇宫里面自己跟自己玩宫廷游戏。

 

当局势混乱的时候,皇族也尽可能置身度外。就让不同的阵营去斗,只要斗赢了的一方还记得前来皇宫接受册封,就问题不大了。

 

这种千年来的静修养晦,不治而治,在不影响人民生活的前提下,维持一个超然的姿态。千年以来不带给人民和当权者任何麻烦,所以就慢慢地与日本融合在一起,不能再分隔了。这处世的态度,就是最高境界的老二哲学。

 

世界各地的皇室其实都应该向他们学习一下。

 

小心骗子

February 27, 2009 Leave a comment

 

 

 

我每个星期出席服务一次的法律咨询援助中心,最近收到大量有关非法投资计划的的投诉。

 

“你们有办法帮我逼这些骗子交还投资金给我们吗?”投诉者问。

 

“你们可以尝试提出诉讼,但是假如对方真的是骗子的话,很可能公司本身已经没剩下多少钱了。我们在这里不想给您太大的期望,在这里跟你实话实说,你的投资金九成是追不回来了。”

 

每次说到这里,我的内心总会觉得难过。国家的法律保障漏洞百出,执法单位爱理不理,身为义务律师可以协助的地方真的有限。

 

非法投资公司的行骗手法如出一辄:以直销手法直接向老百姓献议投资计划,宣称只需投资三万元于某种高科技产品,每个月即可获得数千元的回酬。投资金付出以后,大家开始发现事与愿违,投资回酬并不如预算。最后发现原来所谓的投资项目根本从来没有进行过。这些骗子甚至为财力不足的老百姓申请信用卡,用新的信用卡款额预先缴清投资金。东窗事发之际,老百姓不但拿不到投资回酬,还要面对信用卡银行的法律诉讼。

 

这些骗子轻易地向银行申请到信用卡付款服务,再与银行合作让他们成为银行的代理,协助受害人申请信用卡以让他们有能力缴足投资金。单单是允许这些骗子使用信用卡系统,就已经是银行的疏忽了,银行居然还委任这些人为它的信用卡申请代理商。说得直接一点,银行在这类的欺骗案之中,根本就是罪犯的同谋。

 

社会一直呼吁大众要了解法律、小心骗子。但是与其期望老百姓小心,倒不如立法要求银行做足本身的功课,不要为了利益随便批准这类骗子使用信用卡系统。

 

在工业革命爆发后的初始年代,引导所有商业活动的基本法则是自由市场定律。只要是合约双方同意下来的条款,政府一般都不会干涉。过度自由的市场导致奸商大量涌现,受骗的老百姓却求助无门,原因很简单,政府说那是交易双方同意的合约条款,政府无权干涉。这种市场现象就是所谓的“让买者自己留神”(Caveat Emptor)。

 

那是大约300年前的前景,但是在我国看来,却像是发生在当下之际。

 

你跳,我跳?

February 27, 2009 Leave a comment

霹雳州变天过后,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曾意气风发地说:“他们开始了游戏,我们只是配合而已。

 

这句话再一次判了马来西亚民主的死刑。同时也鉴证了一个事实,马来西亚的民主制度在本质上只是一个数字游戏而已。什么互相制衡、人民当家、平等、自由等美丽又浪漫的概念,不过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宣传口号。真正可以获得终极权力的,还是政治手段和大量的资源。

 

在跳槽变天这一课题上,民联与国阵两者都参与了同样的游戏,双方都是处于同样低等的政治道德水平。若要从人民的角度以及反感的程度,勉强说出两者的分别,其实还是可以的。

 

第一个最大的分别就是国阵(巫统)可以付出比较高的跳槽费。变天发展至今,国阵民联双方都已经多次指责对方企图利诱己方跳槽,通过手机短讯传达的跳槽金额献议多次上报。传闻国阵有能力开出较大的价码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这里指的跳槽费也包括了政治前途的保证。国阵可以付得起较高的跳槽费是没有人可以质疑的。单单是这一点,就已经让人觉得反胃。

 

第二个分别在于人心所向。308过后进行的几个补选,国阵一直都处于不利的地位。以现在的霹雳州的民众情绪来看,假如跳槽议员的议席进行补选的话,相信民联阵线可以以更加辉煌的成绩胜出。当然国阵也看出这一点,所以才需要在下一个州议会会议之前让新的州务大臣紧急宣誓上任。急躁不安的上任方式,剥削了人民表达民意的权力,就这一点上也挑起了人民的情绪神经。

 

霹雳州变天游戏至今可以说是第一回合结束了,我们来作一个游戏后的评估。在变天游戏之中,对于参与游戏的阵线来说,除了资源之外最伤害的就是政治道德空间。资源在获得政权后可以获得补给,反而是政治道德空间就比较麻烦一点。但是在这一点来说,国阵的道德空间比起民联较为广一点。早在1994年,国阵(巫统)在安华的领导下以跳槽变天的方式夺下沙巴州的政权,已经开创一个糟糕的前例,如今故计重施,国阵要跟人民交待起来并不困难,反正在2008年大选时,人民早就已经知道国阵是这副德行。

 

反观民联阵线,走的是比较注重民权的偏左路线。以付出跳槽费的方式夺权,基本上等于完全摧毁民联阵线所信仰的一切政治理念。若这次变天游戏是由民联胜出,尝到甜头的民联难保不会在变天鼻祖安华的领导之下开始腐烂变质。这次民联的失败,获得的是更多的同情,可以说是失败者的安慰奖。

 

我的结论是纳吉错了。虽然说大家都是玩同一个游戏,接受同一个规则,但是不同的胜利者还是会带来不一样的民众反应的。这次的变天游戏,不是“你跳,我跳”那么简单,背后牵扯的民众神经会在游戏结束后等着。

Categories: 南洋商报-南言

中年人打球

February 13, 2009 Leave a comment

 

青少年时期打过篮球,虽然是玩票性质的但也算是本身的一个常规运动。

 

以前的打球活动比较简单,只要有一粒球随时都可以纠集足够的人数出来打球。一旦大家约定打球,就是风雨不改的。就算是下大雨大家也照打不误,即使是穿白色裤子,被雨水参透后走光也在所不惜,大家对打球的决心是很大的。没有带球鞋的话,就索性赤脚上阵,有时也不穿衣服。所以远远看去,很像是一群村童在嬉戏。

 

年纪稍大过后,中年化的体质和生活习性使到我们顾虑的东西越来越多:打完球满身臭汗坐上车内,会把车子的沙发弄脏的;打球时走光被人用手机拍下来怎么办;以巨大比数输给中学生是很丢脸的。诸如此类的顾虑,使到打球的次数逐渐减少。到了最后,可免则免。

 

人一过30岁,就如人生其他的选项一样,在球类运动的选择上就多了很多限制。尤其是那些自己不熟悉的球类运动,想要开始掌握往往都是已经太迟了。

 

高尔夫球是少数适合人在中年时才开始学习的球类活动。这个活动本身就散发这一种不像是运动的的气息。一群安客在环境优美的大自然走走停停,打打看看,大部份的人连走都懒惰,直接坐上小车子。此类的球类活动,维持静态和观光的时间很长,所以除非跟对手有很多话题要讲,不然的话就会形成打闷球的状态。

 

如今经济不景气,其实如果有话要谈的话,倒不如直接在办公室或餐桌上谈。要运动的话,也应该正正经经找一些运动量比较大的活动。

 

如果要玩一些趣味性较高的球类运动,我会建议中年人试一试草地滚球。游戏的规则很诡异,玩者要尝试把手中的球,滚到最接近但又不能碰触到场中的直立的棍子。

 

接近而不可碰触这项规则,跟许多中年人世界里的人际关系守则有许多惊人类似的地方。

 

咸猪手

February 6, 2009 Leave a comment


想谈一下“咸猪手”这个课题。

这篇文章里的“咸猪手”指的并非中华或德国美食,而是可以构成刑事罪的非礼行为。最近香港娱乐圈的“魔术咸猪手”事件闹得圈内沸腾,多名高大威猛的男艺人无辜波及,搞得草木皆兵。

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非礼行为,非礼行为在物种传承的重大使命上,是绝对不可欠缺的。沟通能力不发达的动物在交配季节时,雄性动物会用啼叫声和一些怪异的行为引起雌性动物的性趣。啼叫声和怪异的举动假如成功引起雌性的注意,临门一脚还是要靠雄性动物胆粗粗进一步地进行试探性非礼行为。要是雌性动物被非礼之后反应良好的话,才可以算是功德圆满。

人类在进化史上也经历过一段沟通能力不发达的阶段,说男性的咸猪手行为是延续自原始人的行为惯性,其实一点也不过份。

男女交往的初始,在朋友和情人边界徘徊,要跨出边界成为情侣的那一瞬间是最考功夫的。朋友和情人最明显的分界就是肉体亲密度,越接近肉体亲密的界限,被误认为咸猪手的风险就越高。

男女对于事物的认知有结构性的分别,尤其是对于亲密关系这一课题上。男人对于亲密关系的看法,比较像是原始人,情人等于朋友加亲密肉体关系。女人看到的是比较进化的精神概念,细腻难懂得有时会让男人抓狂。

所以一些咸猪手事件很有可能是沟通上出错,认知上的不同或是难以断根的原始人本能而引起的。

当然人类比起其他动物沟通能力是比较发达。但是所谓发达的沟通能力根本就是一个相对的课题,假如有人说其实人类的沟通能力根本就是非常落后,这种说法也有可以成立的立场。

看看发生在人类世界的纷争和不幸,有多少是因沟通不足而引起的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