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09

人民迎春节 乍喜还忧 ; 政党过新年,各出奇谋

January 23, 2009 1 comment

 

 

老百姓在迎接春节前或多或少都需要做一些过年的准备,华基政党也是一样的。

 

马华与中国政党交流

 

先看看马华。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在年关将至之际,以政党领袖的身份率领商团远赴中国寻找商机。这跟早前马华的组织秘书团到台湾向国民党取经的情景相映成趣,人民看到的是马华开始扩大其国际外交空间。

 

但是难免有一些好事之徒会质疑,马华会不会又重蹈不务正业的覆辙,在国阵内地位日趋下滑的当儿,做这外交的事儿?个人看到的是,这外交的举动是政治上一个高明的举动,不管在党务还是造福国家上,都具有开创新气象的意义。尤其是外交的对象是中国,这外交的意义对于华社来说,就更加显著了。

 

商务交流至今,中国政协主席已正面回覆有关马华建议驻马中国银行提供低息贷款给大马中小型企业。代表团也在双边贸易的课题上,达致一定的成果。代表卫生部的廖中莱部长初步上已经同意放宽双边药物贸易的药检程序。

 

当然,这项宣布与三鹿牌奶粉厂前任董事长被判无期徒刑的新闻同时发出,未免让人民有点担心。以老百姓的出发点看来,其实药检管制比自由贸易重要得太多了。但是交流只进行了数天,多数的协商都是以促进双边友谊和谅解作为首要目标的。以短短几天造访的成果看来,这些都可以算是对华社不错的消息了。

 

民联与华堂交恶

 

另一边厢,以民主行动党议员为主的槟州民联州政府在早前断然拒绝槟华堂要求拨款联办春节大团拜一事,在全国掀起舆论浪潮。槟华堂在大选前不看好民联可以取下政权,遂而不成熟地向国政建议他们中意的国阵州务大臣人选。在政治上,上位者对于不支持他的人进行复仇是很常见的。但是考虑到在春节来临前,州政府表态不支持春节大团拜,这对于华社的情感和文化,以致华社的组织,是一项严重的损伤。

 

更糟糕的是,雪州一名民主行动党的议员,居然在政府小组的会议上提倡雪州全面肃赌。这两件事情跟当年雪州州政府在屠妖节前夕拆除印度庙有异曲同工之处。

 

非常幸运的是,在此同时装置双语路牌的官司在这个时候了结,州政府得以继续增设槟州境内的双语路牌。在春节期间可以看到路牌上的中文字,多多少少中和了槟州之前的火药味,增添了多一点的新年气息。

 

总结来说,民主行动党在“天时”的应用技巧上明显地比马华失色得多。春节这一节庆,联系的是所有华族的情感。政党在春节前有关华裔习俗的举动,在不同的时节时可能无关痛痒,但是在春节时发生的话,就会带来的重大的情感冲击。

Categories: 南洋商报-南言

无国籍

January 22, 2009 2 comments

 

沙巴州仙本那市外一带的海域,以潜水天堂闻名于世。最近有机会一游,果然名不虚传。

 

我们的下榻的狮眼(SINGAMATA)渡假村,是筑于海中央几组长形的木屋群。中间围起一片海,里面养了大量的巨型鱼类,包括小鲨鱼、大龙盾、老苏梅、海鳗、石斑等。只要可以克服巨型鱼类恐惧症的话,住客随时喜欢都可以跳下海中与鱼群畅游。

 

到访潜水天堂的人不分国籍,都是热爱海洋的。大家抵达这片海域,绝对会第一时间被那蔚蓝的海洋和这里的热带风情迷住。跟我们同期入住渡假村的,就是一对法国配英国的情侣。大家一起出游,也不见得有什么文化上的出入,因为热爱和欣赏自然景观,原本就无国籍之分的。

 

这个无国籍的概念,也正巧是这一带的一个社会特色和课题。

 

在这片海域的某一些小岛,散居着一群无国籍的人。他们从出世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国籍。既然没有国籍,也就不可能有身份证、入学资格、驾照、结婚证书、护照等鉴定身份的官方证据。这群无国籍人士,要是在岸上被发现的话,会马上被驱逐到海外。

 

从法律和制度上看来,这一群人等于是不存在的。他们后代的命运,也和他们一样。也就是说这群犹如制度内的幽灵,人数是会随着时间慢慢增长的。

 

据说他们的祖父母一辈原本是属于文明社会的一份子,因为某一些原因,到达这片海域后,选择放弃祖国居留下来。

 

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考察他们祖先这样做的原因。但是只要看看那荒岛四周的景色,就会发现搞不好大家有缘聚在这片海域,为的可能就是同一个目的:这里的自然景观和生态。他们的祖先眷恋这片海域的景观,忘了祖国忘了现实社会的局限,冒然决定定居下来。

 

同时也决定了他们后裔的命运,与这片海景共生,至死不得离开。

 

解密的背后

January 9, 2009 1 comment

马来西亚政府自大道合约解密以来,因为各种奇怪的不平等条款而沦为坊间的笑柄。 

各大报章、马华以及民主行动党已经连夜派人前往工程部图书馆间断性地将各大合约的条文逐一抄录并转报,相信不久后合约的全文得以展现在人民眼前。这里无需进一步鞭挞政府在签署合约那一刻时的贪腐和愚昧,这可以等到以后审视合约全文时才全面地做,现在想探讨的是内阁解密文件的这一个动作。 

这一次的解密动作,让我们知道内阁对于官方机密的应用是很草率的。 

根据1972年官方机密文件法令,只要是部长认为有必要的话,任何文件都可以被归类为机密文件,在没有任何授权的情形下公布机密文件的内容是形式罪来的。既然大道合约当初被归类为机密文件,那么除非是事变景迁导致其机密性不再有效,否则的话,该文件应该继续被视为机密。如今只是一个内阁会议,马上就扭转大道合约的机密性,可见当初内阁是胡乱将它归类为光放机密文件的。 

其实现在看来,这些文件根本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不应是官方机密。不管怎样看这些大道合约,它们都是彻底的商业文件。大部份的大道公司,在签署大道合约后就马上拿着合约向大马证卷委员会申请上市。证卷委员会在审视这些所谓的机密文件后,根据合约预算大道公司在未来绝对可以大刮民脂,也马上允许这些大道公司上市。更绝的是,这大道公司大刮民脂的事,民众也是可以预知的,所以都在公开市场上购买大道公司的股票。公开至此,这些合约仍归类为官方机密,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在马来西亚才会发生。 

另外,合约解密的时机和方法也有令人怀疑的地方。 

首先,内阁选择在巫统改选前的两个月才揭露前任政府的疮疤。乍看之下,好像是有心人特别设计来使到前任政府领导人(或与其相关的人)尴尬。整蛊的对象,直指敦马和他的儿子。 

再者,政府限制阅览大道合约的人数和复印合约的作法,令人感觉到未免有一点小家子气兼不干不脆。既然已经解密,何不干脆一点拷贝一份让大家一次过阅览全文?限制阅览使到整个解密的过程大幅度地延长。如果说文件解密后暴露政府的无能,是对政府的一种监督和惩罚的话,那么延长解密可以比较为中国古代酷刑凌迟致死。 

媒体及议员们每天一点的爆料,给予读者有时间慢慢地消化大道合约各种不平等合约,并且长时间地占据报章的篇幅。从而加深人民对前任政府的贪腐无能之印象。 

可能这些有心人士想应用解密的动作,企图对比前任政府的贪腐无能,以便彰显现任政府的透明度,向人民显示现任政府已经开始改变了。以民众对解密的反应来判断,这个企图无疑是失败之作。 

一个政府的透明度和公正度,并非以揭露前任政府的污点作为标准的,而是要看本身的施政和成绩。308大选后成立的内阁,不论是从政绩或成员的素质上,给人的感觉是换汤不换药。更甚的是,它根本就是前任政府的延续版本。皇冠城封路事件、购买直升机的草率处理以及援救股市基金的应用,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所以任何对于前任政府的不满,绝对可以原原本本地转移到现任政府身上。 

 

Categories: 南洋商报-南言

假睫毛

January 9, 2009 1 comment

 

这个圣诞在台北渡过。 

逗留期间发现这个冬季台北的女孩流行化烟熏妆。几乎超过一半的台北女孩都一窝蜂地戴上假睫毛,以及在眼睛四周涂上深色的眼影。 

以个别为单位来逐一欣赏,戴上假睫毛的女孩无疑是生色不少。 

根据资深化妆师的说法,冬季就是要化上这种烟熏妆的。深色的眼影能够给人慵懒的感觉,在形象和意境上可以配合冬季的主题。巨大的假睫毛架在眼帘上,能够放慢眨眼的动作,使到眼睛更加能够掳取别人的注意力。当然最重要的是,它加重了眼帘的质感让人感觉眼睛更加有神。 

台北算是亚太区域美女密度最高的城市。台北妹清秀的脸孔,修长的身形加上娇滴滴的声音,确是具备许多美丽的元素。 

惟在一个城市中涌现大量同一个年龄层的女性,一窝蜂戴上假睫毛,难免会给人一种不大聪明的感觉。  

主观地讲一句,个人认为假睫毛与隆胸是同一个层次的东西。两者同样是以人工的器具,植入人体以达到夸大身体的某一部份的效果。这种人造美的超过我可以接受的程度。 

在温带或寒带气候戴这种玩意还算可以。热带国家的女孩长时间戴着假睫毛,到了下午汗水糊了粉底,露出假睫毛朔料与眼帘的边界,那种景象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接受的。 

希望化烟熏妆的风,不会吹到我国来。 

出轨

January 8, 2009 Leave a comment

 

倪震事件让我们思考了不少。

事情刚爆发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肆意鞭挞倪震的不忠。在一片漫骂的声讨中,只有白韵琴冷冷地说:不过是很小的事情而已,他们过后不是各自回家了吗?

乍听之下好像也对。比较一下其他出轨的案件,这一椿无疑是较为轻微的。一来双方仍然未婚,法律上没有任何束缚; 二来,他们至少没有一起过夜。

问题是,出轨的严重性不是以有没有过夜来决定的。肉体出轨固然严重,但是本质上却不如情感的出轨。有一种有趣的说法,男人偶尔出去玩玩是没有恶意的。感情出轨才是真正的犯法,因为那涉及了真情,甚至长期的谋划和谎言。

还有一种比肉体和感情出轨更加严重的,那就是惯性出轨。惯性出轨之余,还不介意让人发现的,就更加令人难以原谅了。

20年的相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假如倪震和周慧敏早已结婚的话,20年可以发生了很多事情,好命的话,连孩子都可能已经读大学了。但是问题是,这20年来,两人的伴侣关系在法律和人伦的观点上都没有进一步提升,所以才令人好奇。究竟两个人是怎样在20年间,维持一段没有进步的感情关系?

20年来呆在原地做一样的事情,是非常沉闷的。两人相爱到一定的程度,就必须相应地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情。牵手、拥抱、接吻、旅行、交欢、见家长、结婚、买屋子、生孩子以至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当一个阶段受到阻碍,感情的发展就开始扭曲,出轨不过一种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