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8

跨年之作

December 24, 2008 Leave a comment

 

11日,俗称“破日”。

 

从迷信的角度来看,破日是运势转换的一天,会出现气场乱窜的现象,难以预测凶吉,所以最好不要出门。但是在这个什么事情都可以庆祝一番的年头,人们怎么会错过迎接新年的机会,在“破日”这一天,涌上街头庆祝的人群反而会比平时更多。

 

所以这些年来,因为害怕人潮和塞车的关系,跨年一刻总是躲在家里面独自沉思或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人类有做一些边缘性活动的癖好。停车在红灯之前时,会故意把车子趋前一点;网上看到俊男美女,明明本身有了伴侣,还是会联系一下,有的时候甚至还会来些无伤大雅的打情骂俏;过海关或国境时,心理会莫名地兴奋一下。这么喜欢边缘性活动的人类,到了跨年一刻,怎么可以不借题发挥?

 

到人群中一起见证新年的到来,一起倒数然后欢呼,算是比较正常的。创意十足的日本人,喜欢在那一刻做一些标新立异的事情。比如说有人会在旧年结束的那一秒跳起来,以标榜自己在两年转换一刻时,是人在空中的。也有的跟爱侣来个跨年之吻。有的索性就关在房里做个跨年之爱,象征自己是长征的将军。

 

即使是最爱避世的宅男宅女,到了跨年一刻,还是会自然放下手上的工作,眼巴巴地看着那一刻的到来,然后继续做会应该做的事情。

 

一般来说,我比较趋于在跨年一刻做一些静态的东西。大多是许愿沉思或睡觉一类的,比较特别的一年是跟屋友玩占领地球的纸板棋。虽然没有表现出新年来临的激动,但是在跨年一刻,心理的变化还是有的。至少在情在理上怎样都应该回顾一下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检讨一下。

 

重点是:一年又过去了,你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Advertisements

兄弟之邦

December 19, 2008 2 comments

 

我是少数认为新加坡是美食之邦的马来西亚人。

 

每次到新加坡,我都会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在早上的时段去政府租屋食肆中心觅食。觅食活动最好有当地的同道中人引路。一番明察暗访长途跋涉之下,有幸尝试过麦西维尔市集的海南鸡饭、TIONG BHARU的烧腊和水粿、TANJUNG PAGAR的炒果条和椰浆饭等、KATONG的迦厘叻沙等。

 

品尝美食的代价,不过是相等于吉隆坡的食物价钱加上长时间的步行。走在新加坡的街道上,我们看到的年轻男性,很少是肥胖的。除了因为强制性全民服役的因素,就是因为大部份人在日常生活中习惯搭地铁,并且长时间地步行。运动量因此比较大,吃多一点也没有关系。

 

出名的食肆摊子前很可能会有人龙排队购买食物的现象。运气好的话,以人龙的长度来判断食肆的知名度是可以接受的方法。当然偶尔也会被人龙误导,排了老半天买了食物,会发现食物实在不怎么样,有的甚至有点难吃。也许大部份人都是以怕输的心态来排这队的,虽然完全不知道排长龙为的是什么,但是看到那么多人愿意牺牲时间,所以也不知不觉地跟着排起队来。

 

众多早餐的小食之中,最令我倾倒的是一种叫“水粿”的食物。马来西亚也可以找到水粿,只不过不如新加坡来得普及。也因为普及的关系,新加坡摊子的水粿不断大量重复生产,会比较新鲜。

 

水粿是以米浆经过蒸热后凝固成的碗状食物。浇上大量的油和炒过的菜脯碎,新鲜入口,复杂的口感和家乡的滋味,实在令人感动。

 

在新加坡的政府组屋食肆中心,品尝到的水粿,却令人有思乡的感觉。那是因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原本就是兄弟之邦。小时候在南部渡过童年,吃过水粿的味道一直难以在吉隆坡找回。

 

这童年的味道,在新加坡却轻易地找回来了。

 

编排明年

December 12, 2008 Leave a comment

 

新的一年快来临了。

 

过去通常到了这个时候,收到的日历、日程簿或日记不少,可以仔细挑选,剩下的送人。可能是经济不经的关系,今年至今只收到几份日历,日程簿倒是还没收到。其实比较期待早点收到日程簿,可以开始编排明年的行程。

 

一年份的生活或工作日程的编排是有趣的。我比较喜欢将所有假期和玩乐的日子先圈出来。

 

首先下手的是已经预定机票的旅程,现今的航空公司喜欢以超廉价的机票吸引消费者提早编排旅程,所以在半年至一年前知道旅程的日期是可能的。然后是公共假期,看看明年的假期有多少个是在周一或周五,可以安排多几个短程旅行。

 

接下来要编排的是非公共假期的佳节,那些没有放假但却很重要的日子。第一个要记下的是家人和爱人的生日,然后是爱人的纪念日。纪念日这种东西比较难搞,大部份的男生都不大能够感受到牢记纪念日的必要性,所以不记下来是不行的。

 

清明、端午、中秋和冬至,四大非假期的华人大日子,那个星期的周末必须保留下来跟家人聚聚。

 

一旦把旅行和休息的日期定下,剩下的自然就是工作日了。也因为已经知道玩乐和休息的时间,那么工作才会有一个底线,不会给人漫无止境和永日无休的感觉。即使是跑马拉松,选手也必须预先知道全程的长度,和分发饮料毛巾的分站吧?

 

假如还有剩余的精力和精神力,不妨额外定下明年自我进步的内容。如果可以跟朋友或伴侣一起学习的话,那就更好。

 

我想学习的事物名单太长了:手语、各大文明的神话、希腊诸神的名字和故事、犯罪心理学、宏观经济学、记下所有非洲国家名和首都等。

 

每次想到自己所知的不足之处,一股动力倏然而生。明年更必须要把握时间了。

讲缘份

December 5, 2008 Leave a comment

 

 

跟友人谈起别人的是非。

 

“橙小姐的孩子多大了?”我问。

 

“大概10岁了,手掌几乎跟我的一样大啦。非常懂事的小孩。”友人说。

 

“那么她应该可以开始考虑寻找第二春了。离婚至今已经好多年了,孩子既然开始懂事,那么顾虑应该就少了。”

 

“带着孩子很困难吧?时间都给了孩子。这里毕竟不是外国,单亲妈妈在寻找对象方面还是面对一定的困难的。”她说。

 

“社会观念开始改变,找到来就刚刚好了。重点是必须要留意一下。”我说。

 

“要就要咩?要讲缘份的。”她说。

 

缘份这种抽象的东西,哪里有得讲的?

 

感情的东西,说得白一点,就是合得来、谈得来和做得来,三件事情而已。

 

合得来,就是双方互相吸引。连这个条件都没有,就什么都甭谈了。谈得来也是很重要。吸引力和浪漫原素这些东西并不是全天候都在起作用的,所以在浪漫原素缺席的情况下,两人相处不能话不投机。俩人做得来,关乎物种的延续和人类的原始娱乐,假如做不来,生活就会很沉闷了。

 

 “缘份”二字所指,就是所有除了以上三件事情以外,超出人类可以控制范围的因素。 所以我觉得讲缘份是不实际的。

 

就好象普通老百姓在考虑着要买什么股票一样。缺乏了最新的内幕消息,单单是靠街坊传闻和有限的研究资源,不管怎么周详的考虑,还是不全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