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8

借口

November 28, 2008 4 comments

 

 

几乎每一届的女友都会苦口婆心地劝我戒烟。

 

也不是没有认真地想过要戒,只不过至今仍不能断根。于是就曾经出现过几种乱七八糟的借口拖延戒烟。

 

比较浪漫的说法是:香烟就像是一部时光机,一旦点燃,时间就会不自觉地消逝。几根烟的时间,在朦胧的烟雾中,就随着思流渡过,一觉醒来已是万重山过,精神体力所以恢复。

 

浪漫的东西大多是骗人的。

 

于是也有出现一种有情有义的借口:香烟是人类最难得的朋友,堪称义盖云天。那是因为不管你抛弃它多少次,在你需要的时候,它依然会回到你的身边。

 

这个借口更扯,我连讲都不敢讲出口。

 

也有用逻辑学来合理化吸烟的理论:香烟唯一好的地方,就是因为它够坏。如果它是有益处的话,那么就不符合它最初受欢迎的理由了。就好象可口可乐,糖份过高,但是假如糖份不够的话,就不好喝了。

 

还有一种是用命理来蒙骗的。蔡澜曾经说过,命属土的人是适合抽烟的,因为火生土,越抽越旺。刚好我也是属土的,自然也应该搭上抽烟列车。

 

年头到医院做身体检查,顺便照照胸腔。结果出来,发现我的肺部清澈见底。这样的结果多多少少应验了命理的说法,果然属土的人是适合吸烟的。

 

当然以上全是借口。戒不到烟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香烟含有能够令人上瘾的化学物质。假如情况允许的话,还是会尽量尝试戒烟的。

 

我的烟鬼朋友知道我有这种想法,说:“女人不会因为你吸烟而不爱你,也不会因为你戒烟而更爱你。要是还是每天罗里罗嗦的,干脆戒掉她吧。“

 

摔跤比赛

November 21, 2008 Leave a comment

 

虽然外表看起来不像,但是我确实是摔跤世界杯马来西亚队的正选代表。

 

国家队选手的遴选标准非常严格,只有在国家摔跤手排名榜里,排名最高的8名选手才可以代表国家。每场比赛国家队须派出7名代表,排名最高的6名为正选,剩下一名由另外两名选手交替出赛。我刚好是马来西亚排名榜位居第6的选手。

 

摔跤比赛的淘汰模式大致上与足球世界杯相似。第一圈为小组赛,最高积分的两支国家队伍即可进入下一圈的淘汰赛。马来西亚队的签运不佳,与世界摔跤超级强国加拿大同组。经过多场的厮杀,马来西亚队成功击败加拿大队,但是由于中间消耗过多精神力,我们晋级失败。

 

这个摔跤世界杯,是在200810月间举办的第一届网际网络面孔之书(facebook)摔跤世界杯。这是我至今唯一一次有幸代表国家出赛的经验,同时也是我最投入线上游戏的一次。

 

80年代起,每个星期播出的世界摔跤联盟(WWF)是我绝对不会错过节目。我当年对80年代摔跤明星的崇拜,如Macho Man, Hulk Hogan, Bull Dog等人,可以媲美现代年轻美眉追崇中性美少男偶像的那种疯狂。步入90年代,狂热逐渐消退,但是对于偶尔听到的世界摔跤新闻,还是会仔细留意。所以基本上这些年来都未曾与摔跤运动脱节,这次可以代表国家出战,也并非完全侥幸。

 

对于摔跤的热爱,应该是在多数男孩的基因里面。暴力、娱乐和戏剧性,三大卖座因素,只要是正常的热血男孩都没有办法拒绝的。

 

以前观看节目时,隐隐约约感觉到比赛散发出造假味道。每次正派摔跤手被揍得七晕八素时,跌跌撞撞一番之后,总是可以起死回生。虽然说有的演戏才华较弱的选手,做起来的戏假到不能再假,但是戏剧性的演变,可以让小孩领会“邪不能胜正”和“只要不放弃就会有希望”两大至理名言。

 

这也算是摔跤比赛拥有教育涵义的一面吧?

马华的名单和未来

November 19, 2008 Leave a comment

 

马华新的领导名单排出来至今已经数个星期,党员和华社的反应依然炽热。新阵容争论性很高,因为排阵并无考虑到各大山头的感受,导致许多山头心理不平衡。就有人开始担心马华会陷入长期党争,甚至有人说那是翁诗杰的阴谋,以党争延续党的性命。

 

个人认为那是目光如豆,过于习惯看到马华权力斗争而突然间无所适从的人,才会有的想法。当然不能否认名单确有巩固领袖地位之嫌,但那并非全部。要为阵容名单完全解密,目光必须超越派系斗争,并以宏观的心态检审名单上的要职。

 

假如我是总会长的话,而我又想要进行党员登记大改革的话,我将会面对的是党内依赖幽灵党员巩固自己实力的山头领袖们强大的反弹,随之而来的将会有大量的纪律课题涌现。所以党总秘书、组织秘书和纪律委员会主席三职,必须符合以下几个条件:

 

第一、这个人必须是一个未到位的圈内人。未到位者,指的是未到达权力金字塔顶端的政治人物。这种人最明显的特征是,即使身处于党中央的位置,但是却还是会带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疏离感。因为尚未有进行权力角力的本钱,所以他不会过度卷入权力漩涡中。这样一来,他才能够在改革党务上没有过份的利益冲突。第二、要有改革的热诚和冲劲。第三、不可以是嘻嘻哈哈,吃喝玩乐之徒。在需要得罪同志的时候,这个改革先锋绝不可跟人嘻哈一番,以通融换交情。第四、需要有一定的全国性组织经验。

 

基于以上4点,名单上出现的元老和马青人选,如王弗明、姚伟豪、颜守丰和黄俊杰,就显得比较能够接受了。

 

 

重组党务过滤幽灵党员之际,党的未来方向必须明确。无可避免地马华又会回到这个课题上:马华在国家政治上的处身定位要怎样调整?

 

马华现在的状况,说的残忍一点,就是大量依赖马来选票和混合选区来苟且延生。马华上一次大选获得的华裔票数,居然不及本身的党员人数。对于一个标榜为华族代表的政党来说,绝对是一个莫大的耻辱。

 

问题是,光荣壮烈牺牲以及忍受耻辱地附在糜烂的国阵肩膀上,还是后者比较可以带来实际好处。现在最怕的是,这个已经腐烂的肩膀,迟早一天会倒下。到时失败和着耻辱地倒下的话,情何以堪?

 

太早脱离腐烂的肩膀嘛,又怕时机未到或下错赌注,平白失去既得利益。

 

那么唯一符合逻辑思考的结论就是,不脱离国阵,但是却以已经脱离国阵的心态来处身做事。

 

这样做表面上坐收两边利益,但是实际上却还是行不通。不管在外面喊骂得多么厉害,一旦进入内阁或国会,另一种看不见的机制却开始运作,到最后还是必须静下来。从废除内安法令一事即可看出。这样一来,突然的静默与之前的喧骂就会形成更加强烈的对比,无能的形象就会更加凸显出来。

 

所以现在最好还是保有政党的活动力,在最糟的情况下,将政党解放成自由电子。以官职换取自由以及本身的民族使命。处于一个这样尴尬的处境,总会长需要的是一个更加有行动力和决断力的领导团队。

 

如此处境,如此名单,接下来大家可以等待表现了。

 

Categories: 南洋商报-南言

非常的组织秘书

November 14, 2008 1 comment
 
 
马华中委会职位名单,散发出一股改革的味道。
 
先从组织秘书一职讲起。
 
假如你是总会长,而你想重新组织党籍的话,你会选一个什么样的组织秘书?
 
我选的话,这个人必须是一个未到位的圈内人。未到位,所以不会过度卷入权力漩涡之中,才能够在重组党籍的工作上,比较少利益冲突。
 
第二、要有改革的热诚和冲劲。
 
第三、不可以是嘻嘻哈哈,吃喝玩乐之徒。在需要得罪同志的时候,这个改革先锋绝不可跟人嘻哈一番,以通融换交情。姚伟豪这个人,外表看起来就有一种宏伟的威严,讲的难听一点,其实就是“懒屎懒样”。看起来确是不像是嘻哈一族。
 
基于以上3点,这样的人只有在马青里面才找得到。
 
为了减少改革的阻力,我是总会长的话,会索性连副组织秘书也在马青堆里面找。
 
重组党籍的同时,连锁的反应自然就是纪律问题。所以这个纪律委员会的头头,也必须是个不到位的圈内人,而且也必须可以秉公办事。803事件,3人元老调查团之中,就只有黄俊杰可以比较公正地办理调查一事。所以这个重任,他来做没问题。
 
从这两点看来,马华瘦身在望。
 
令我觉得有趣的是,姚伟豪首次接受报章访问时,谈话重点是:他是马青仔,所以会放低身份,战战兢兢做好份内事。
 
嗯,我希望那是先礼后兵的客套话。
 
P/S:以上言论乃本人与友人盛如熙(aka 拿督)一席话的总结。
Categories: News and politics

不要唠叨

November 14, 2008 1 comment

 

 

“最近常常跟老婆吵架。”老黑说。

 

“为啥而吵?”

 

“最近搬入新的房子,用了很多钱做装修,钱不大够用。于是我换了车子以便减轻负担。结果老婆觉得我驾小车子是丢了她的脸。”

 

“组织家庭开销太大。原本装修不需要用那么多钱的,但是也是为了面子问题,我们严重超支。加上孩子出世后,生活日渐吃力。”老黑说。

 

“即使是有钱人,还是会有钱不够用的问题的。忍一下吧。”我说。

 

“重点其实不是钱不够用,而是老婆对于生活现状的态度。钱不够用导致她的生活水准下降,生活水准下降导致她心理开始不平衡。”

 

“都是我看走眼。老婆原来是那种非常爱面子的人,爱面子严重的程度已经超出我可以忍受的极限。她在外人面前与平时对孩子的态度完全不同。她注重的只是外人眼中孩子表现得很可爱伶俐,以及她的高雅主妇的形象。事实上,她很迟才回家,回家后也不怎样跟孩子互动,就呆在电视机前追连续剧直到凌晨。”

 

“更加难以忍受的是,她常常唠叨,偶尔还毒骂我。对于任何稍有不顺眼的事情,就开始开炮。上至天文,下至我的衣着,任何课题都可以唠叨一轮。如果不是为了孩子,我早就跟她离婚了。”

 

很多步入中年的男人对生活的态度其实是很随和的。

 

这些平时努力工作,放工后尽心顾家的人会这样认为:有不错的收入,有完整的家庭,周末可以静静的休息,看看电视,陪孩子嬉戏一下,那就过得去了。周末外出购物,随便穿条短裤,套上T-恤就可以出门了。平时遭遇到一些不甚如意的事,也可以轻笑带过,尽数消化。

 

这种男人对于优质享受和品味的发展,几乎完全停顿。那是因为他已耗尽所有的精力和情感于工作和家庭上。

 

女人听着,如果你的男人是这种类型的话,对于偶尔的邋遢和小困境,尽量只眼开只眼闭吧。

 

单身女主管

November 7, 2008 Leave a comment

 

 

B小姐参加公司付费的“自我醒觉课程”,参加以后倍觉气愤。

 

“什么屁自我醒觉?根本就是人身攻击!”她咬牙切齿。

 

“课程主办人要求我的同事和上司们针对我的为人作出评语。结果许多人说我沟通有问题,不够善解人意,私生活枯燥无味,应该把头脑放开。很多注意力根本就是放在我的私生活上!”她说。

 

“都是一些针对高龄单身女主管的评语,加上你是宅女,问题可能会更加严重一点。或许妳开始谈恋爱以后问题会好转吧。”我说。

 

“连你也是这样歧视单身女主管!”她吼。

 

“这是一个社会现象,并不代表我本身的立场。在公司里头,要是美女发脾气的话,男同事们都会争相安慰她。要是高龄单身女主管生气的话,就会被别人说是发老处女脾气。虽然很不幸,但这是高龄单身女主管给人的刻板影响。”我说。

 

“我们这群女主管能力太高,很多男人高攀不起,导致现在还是单身,但这并不是表示我们有什么问题。我们嫁不出去,追根究底,就是因为条件太好。”

 

“高高在上的男人,多数已婚,未婚的通常还是很享受单身。至于地位低于妳们的男人,要吗就是不敢高攀,若是由女的主动追求,人家又会说妳们大平卖。确实左右为难。”我说。

 

“对啊。其实一个人也很好。带一个不好的男人进入自己的生活,反而更麻烦。”

 

“享受一个人的生活固然是你的权利。但是一直过着太舒适的生活,会使妳懒得步入人生下一个阶段。”我说。

 

“如果真的有需要小孩,最多不是去配种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