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08

小学同学会

August 25, 2008 2 comments

 

 

由于科技的发达和人类广泛地使用“面孔之书”(facebook),最近在网上相认的小学同学人数剧增。根据事情的自然发展方向,大家不约而同提出要搞同学会。

 

1995年王家卫拍了一套“堕落天使”,里面讲述饰演杀手的黎明杀人后在巴士上遇到小学同学老海。

 

老海:“我们真是有缘,今天要不是我的平治坏了,也不会在这里遇上你。你怎么样?下个月小学同学聚会一定要来啊!就这么说定了。” 

黎明的旁白:每个人都会有过去,就算你是一个杀手,一样会有小学同学。每回碰上这种人,他们都会问同样的问题:

老海:“你现在干哪行?有空多多联络。给我张名片吧,有好的可以一起做,这有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一出,被问者有两种心理反应。抗拒和迎合。

 

从小学到现在的人生轨迹,难免会有断层的现象。问题在于断层后的自己是否会拒绝面对过去的自己,才是他是否会抗拒小学同学的殷勤之关键所在。

 

如戏里的黎明,长大后竟然成为职业杀手。这样的人如何面对以单纯天真作为关系基础的小学同学?或许以杀手作为例子太过极端,就以小时候戴着厚厚眼睛的内向女作为例子。小学时代这类人最容易被边缘化,也可能被冠上各种难以入耳的花名。这样的人即使将来飞黄腾达,在面对小学同学时,难免还是有短暂的挣扎期。记忆与回避两者之间,回避无疑是比较方便的选择。

 

我比较幸运。小学的记忆与1988年汉城奥运紧紧地嵌合在一起。友谊之上和崇高的人文元素几乎和我的小学经验划上等号。有人召集同学会,自然第一个支持。

 

况且我也想彻底调查一下每位小学同学当年的暗恋对象。整理好后以图表列明,然后上载到网上去。

 

Categories: Free Style

BIT TET

August 18, 2008 Leave a comment

 

游遍南越和北越之后,吃了那么多南北两地的道地美食,我谨此肯定“Bit Tet”为越南第一美食。

 

所谓Bit Tet者,其实就是牛排“Beef Steak”。

 

其实根据现在的英语习惯,牛排一般上都直接称为steak,只有其他少数的肉排才在steak之前加上肉类的名。Bit Tet经过语法和语音上的双重错误,可爱式地将英语本地化,让人朗朗上口。所以自从吃了越南Bit Tet后,团友们常常恋恋不忘地问领队者,何时再带我们去吃Bit Tet

 

在河内我们到访的是街边的牛排档口。凳子是当地村姑或阿嫂洗衣服时坐的那种,矮到不行,坐不惯的人一吃完就必须马上离开,不然就再也站不起来了。还好食物准备的时间还算非常快捷,送上的食物让人眼前一亮,可以暂时忘掉坐姿的痛苦。

 

Bit Tet之所以拥有自己的特色,是因为它摒弃以厚厚的优质牛肉为主的传统,采用较薄牛柳。烹饪的方法也是颠覆传统,不是用烧烤的,而是油煎以后覆上大量的浓郁越南酱汁。配菜方面比传统牛排多出许多,那是因为为了袮补牛排份量不足的短处。有越南式法国面包、薯条和份量中等的蔬菜。

 

覆盖在牛排上的越南酱汁是这道菜的取胜之处。酱汁本身并非是准备好的,而是要经过个别烹煮才捧上餐桌,所以送到顾客面前时还是冒烟的。一时间难以分析这越南酱汁的成份,但很肯定的是酱汁里的蒜头味将牛排、面包和配菜穿引在一块,不管食客以怎样的方式来吃光这客牛排,都可以得到满足感。

 

越南法国面包也是一绝,外脆内软。一手捉着一边往反方向扭转,把面包扭断和着酱汁吃,都已经满足了。在胡志明的牛排店,他们还放了一块煮得像牛油一样柔软的牛肝在牛排上面。用刀子轻轻刮一份牛肝涂在面包上,那种味道过了好多年后,还是令人觉得窝心。往往吃面包和薯条,就过了上半场。到了下半场,要求伙计加多一碗酱汁,吃多几条面包。比赛结束前的补足时间,才把牛排吃掉。

 

这样的吃法,与其说是牛排餐,不如说是享用一客越南牛肉菜。

 

以前每次看到金发碧眼的外国游客在旅游期间还是只是品尝西餐,心里就会为他们觉得可惜,既然到了那么远的异国,何不品尝一下异国风味?吃了Bit Tet 之后,现在不好意思这样来看人家了。

Categories: Free Style

选择

August 14, 2008 Leave a comment

 

(这一期由于我出国进行文化交流,没时间交稿,所以请了封笔多年的谭于琳小姐代笔一周。)

 

“以前我们哪有你们那么多选择?”长者老爱说。

 

这是一个充满机会和可能性的美好年代。才华洋溢的可以同时是律师、爵士歌手和潜水教练;恋爱关系可以是单身、有男朋友、有女朋友、有男女朋友不等。

 

太多可能性了! 有者甘之若,但亦有一群人因而患上了“不能決定症”。患者或害怕选错而宁可不选(Avoidance of Pain),或于芝麻小事上推敲再推敲,又或终日患得患失,惦著没选上的那个可能性。严重者更如耳中垂失衡,头昏脑涨,失去衡量轻重的能力。

 

如果每一个大小决定都是一扇门,那自己到底花了多少时间踌蹰在门缝间?抑或在踏入门槛后仍四处张望?“不能决定症”的症状,你又中了多少?

 

友人蓝小姐一向处事果断。偶而事情不尽完美,亦能笑笑耸一耸肩。

 

“每个决定都应有它的有效期限,就像projectsdeadline一样。期限前保持思维清晰,不要否定心的意愿。决定了,便尊重它。”

 

“我很享受全神贯注去做每一件决定了的事。吃饭时专注于米香,和家人在一起时不会想还未完成的工作。 更不会浪费精神去懊悔。 禅,修的不就是人到心到吗? (Being in the Presence)

 

那要是选错了呢?“我问。

“好好的选又用心的做了。那也没办法啦。蓝小姐笑著又耸了一耸肩。

在这个充满机会和可能性的美好年代,除了懂得制造机会,也要修得消除选择的智慧。

 

Categories: Free Style

大雄与技安

August 14, 2008 Leave a comment

 

 

 大雄与技安的关系,是一种非常诡异的友谊关系。

 

技安的歌声很难听但是却很喜欢唱歌,得空就开个人演唱会,还会逼大雄听完整场。平时仗着自己的力量优势,不时欺负朋友,而且还喜欢佔朋友的便宜。

 

从大雄的角度来审视这段友谊关系,会发现大雄心里对技安的不满是非常明显的。但是由于他软弱的性格使然,他宁愿牺牲自己的尊严和权益,尽力维持着表面的和平。

 

既然大雄对于技安的陵辱逆来顺受,那么技安当然也不需要对大雄客气。对方退一步,自己就进一步。

 

即便是如此差劲的人,大家仍因为某种原因还是与技安做朋友。这个原因很可能主要是历史因素,大家从小在一起玩,慢慢地已经习惯这种不平等的友谊关系。想要改变过来必须经过类似革命性的争斗,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只好继续忍受技安的强霸人格。再加上他们在外人看来仍然属于一党的朋友,所以即使大家如何不满技安,但仍然有需要对外界交代,继续与技安维持这种奇怪的友谊关系。

 

这种关系就好象现在马华和巫统的关系一样。

 

当然大雄与马华还是有分别的。那就是大雄有小叮当的帮助以及读者群的支持和同情,而马华渐渐地形成孤军作战的形势。

 

过去结盟初期的种种因素,过了那么多年之后,已经渐渐失去其实质意义,剩下的只是空乏的陈年历史。巫统在今时今日,已经具备所有败坏毁灭的条件,可以说是开始倒数败倒的时间了。巫裔已经慢慢地与国际社会接轨,即使再怎样煽动种族主义,也再难得到压倒性的支持率了。党内部的组织弊病和贪污的恶习,不可能一下子清除,再垂死鼓吹种族主义,只有另人民更加厌恶巫统。

 

继续与这样一个沉船在同一阵线,自然会被拖拉下去。在人民思维正进行着架构性的转移之际,单凭光辉的历史已经无法说服人民继续相信这种联盟关系。之所以一时间还没有分手,可能是放不下历史包袱和既得利益。

 

历史光辉固然可贵,但是更重要的是在当下为未来做出的努力。

 

既得利益固然很爽,但更重要的是要认清党根,马华的根基不是那4个部长固打,而是强厚的华裔后盾。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