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2008

冷笑话问题

June 20, 2008 Leave a comment

 

 

最近接触了不少以问题来表达的冷笑话。

 

比较容易与我国文化切合的是台湾综艺娱乐界那边传来的笑话,绝大部份与同音意异字有关。就比如说这个:

 

“吴宗宪打篮球的话,应该派谁去防守他?”

 

答案是“慈母”,因为古诗中有一句“慈母守宗宪”。

 

又或者这个:

 

“纸和布,各怕什么?”

 

答案居然是:“布”怕“一万”,“纸”怕“万一”。

 

这种程度的笑话,恐怕已经超过冷笑话的范畴,但是在流行文化大趋势的条件下,此类词汇的偏差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冷笑话原本是指听了令人觉得很冷的笑话失败作。但是人的天性使然,毕竟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听到好笑的笑话,所以后来渐渐演变成那种让人一开始听了不觉得怎么好笑,过后慢慢地会发现其实很好笑的笑话。

 

到了现在,冷笑话包括所有答案令人出乎意料的脑筋急转弯式的问题,好不好笑已经不是主要的因素,但是当然还是好笑的为佳。

 

最后分享一个同音意异字的经典冷笑话问题:

 

“哪一名明星常常在找笔?”

 

答案 是米高积逊,因为他常唱:“笔咧?!笔咧?!”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Free Style

失恋

June 16, 2008 2 comments

 

 

要了解失恋之痛,必须从人类的行为模式和记忆能力下手。

 

人的行为模式经过长时间的重复,会因为重复的进行而开始适应。当适应程度加深的时候,自然就会对某个行为开始觉得舒适,进而开始依赖和期待。“小王子”里面的狐狸,就是用这种方法来解决寂寞之苦。

 

同样的道理,失恋之始迎头痛击的就是这种突然逆转的生活习惯。以前有个人可以让你轻声呼唤各种古怪可爱的昵称,现在突然间没有了。有时嘴痒想要叫叫这类的昵称,一时间没有对象,只好对着空气讲。以前晚餐有个伴,一面吃饭一面谈天。现在一个人,什么都没趣,连晚饭钱都省回。

 

逆转的生活习惯需要时间来调整。比较快的解决方法就是用其他的仪式来替代失去的生活习惯。“重庆森林”的金城武就买了一大堆的黄梨罐头来吃,一天吃一罐,直到那一批的罐头的有效使用日期。有的人马上外出狂欢,以行为带来心情的欢愉,快乐一天是一天。

 

改变生活习惯不过是能够暂时性地压抑坏心情,并不能够根治失恋之痛。

 

失恋之痛,痛于它将过去一些很重要、快乐、甜蜜、感人的过去,慢慢转换成一组毫无意义的记忆。

 

这种失去意义的痛苦,才是不断令人感到悲伤的源头。尤其每每想起这段失去意义的记忆,对照现在两人乱糟糟的关系,更加令人觉得伤感。

 

这一种痛就像是断肢之痛,是没有解决方法的。

 

Categories: Free Style

假党员

June 10, 2008 1 comment

 

 

“国之将乱,必有妖孽”。

 

这句话在最近的政坛演义之中,令人有很强的体会。

 

有鉴于巫统及马华的党选将至,最近有特别多幽灵外出活动。“幽灵党员“这4个字在报章出现率,高得惊人。一到党选,这群幽灵兵团起着改变国运党运的重任,分分钟可以决定整个国家的领导人。

 

假党员在这里指的是所有非自愿入党的老百姓,这些老百姓对于他们扮演着决定国运的角色懵然不知。他们的身份周年复始地被领袖利用,变成帮助无良政治家上位的狗腿。在一些政客的眼中,“幽灵党员”和“假党员”是有技术上的分别的,但在这里方便起见,一概以同义用。

 

“假党员”是国内大部份政党的敏感课题。敏感的原因在于他们对假党员又爱又很。爱的原因是每个假党员都有背后的操控者帮他们缴付党捐。假设一年的党捐是10元,那么100万名假党员一年就可以供给政党多达一千万元的额外收入。要是这一大帮的幽灵军团无端消失,政党的损失可是不小的。所以就好像吸毒问题一样,虽说是不好的东西,但说要戒也是很痛苦的。假党员的问题虽然严重,但是党领袖还是难以割爱一个那么赚钱的问题。

 

2000年台湾国民党输掉总统后,第一项重大革新就是要求重新注册党员,从而一劳永逸地解决掉所有的假党员。结果国民党党员人数立刻不见掉一半,从200万人瘦身至100万人。这100万流失掉的党员就是假党员。可能这群人在开始的时候是自愿入党,但是到了后来无意更新党籍,而让政治野心家利用,成为幽灵大军的一分子。

 

瘦身成功后,国民党组织变得轻便起来。无良的政治家再也难以号令百万幽灵军团,协助他活得重权。留下的党员全是真心为党为民的中坚分子,政党图强变得比较容易实行。

 

这样的中坚分子,生为党员,死为党魂。对照之下,我们这边的党员,很多还活着的时候,已经是党魂了。

 

Categories: Free Style

SPA

June 2, 2008 Leave a comment

 

 

Spa”这个词迄今在中文仍未有完美的翻译。因为一个“Spa”字,包涵了好几个层次的意义,实在是不容易翻译。

 

第一个层次乃为形式上的。不论哪一种Spa,第一个步骤就是解除衣物,将身子浸泡在水中。解除衣物方面可能要求上和程度上有所不同,有的国家的spa会要求顾客脱个清光,才能浸浴;有的只需束起裤脚,把脚浸入水中。

 

脱多是脱,脱少一点也是脱。盔甲一旦卸下,人一浸入澡泉中,精神状态就进入Spa的第二个层次。Spa在精神上是休闲的,轻松的,享受的,甚至是享乐的。闭上眼睛,浸泡在温水之中,肉体和精神上的疲劳就在温水内尽数化去。

 

第三个层次是疗养作用。女性的spa一般上比较多这方面的花样。什么牛奶浴、鲜花浴、蜜糖浴 、巧克力浴,多么荒谬怪诞的都有,据说一律都具有疗养功效。此类偏方治疗方法,传统上都是心理作用多过医疗作用。

 

城中最近兴起一种新的spa,名为“鱼spa”。

 

Spa以爱吃人类死皮的小鱼为卖点,据说能够医治有关脚的皮肤病。医疗方法是让小鱼吮吸啃食人类脚上的死皮,从而除去一些皮肤病的病菌。看着小鱼们争相啃食死皮,那个景象就如南美洲食人鱼群起攻击落水猎物一样,喜欢刺激新奇玩意的朋友倒是可以考虑试一下。

 

Spa这个词在男性世界里,可就没有那么单纯。在一般的场合说起Spa,很容易会被人误会是色情场所。这是无可厚非的,因为确实很多男性spa是跟娼妓有关的。妓院一般上以廉宜的价格供顾客浸浴和享用美食,吸引到男性顾客到来后,期望他们能够投资一点在妓女的身上。

 

念由心生,成佛成魔,乃看顾客本身。只要可以把持得住,不妨偶尔泡泡温泉。只是要注意的是,芬兰浴不可泡得太多,因为高温是会影响到精子的活跃度的。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