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08

看鬼戏

March 30, 2008 3 comments

 

 那天一问之下才发现,父母亲最后一次到戏院看的电影是1988年的“中国最后一个太监”。当下二话不说,带他们到戏院去看看。

 

“《江山美人》听说很好看的,当年我也是没机会到戏院去看。”妈妈看着《江山美人》的电影海报说。

 

“这个版本的《江山美人》跟你那个年代的《江山美人》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不要说你,连我都还没看呢。”

 

老人家们有兴趣的江山美人是半夜场,大家于是决定随便看一套时间合适的鬼戏就算了。

 

放映前我告诉爸爸妈妈说:“你们要有心理准备,现在的鬼戏拍摄手法跟以前的非常不一样,视觉效果加上音效,真的是很恐怖的。”

 

爸爸笑笑说:“我们老人家是不怕鬼的。”

 

电影开始后,观众们有好几次被吓得惊叫连连,父母亲却反而在笑。尤其是观众们的惊叫声越大时,他们就越觉得好笑。问他们笑什么,父母说那些观众很好笑,这样都好怕的。

 

散场后,妈妈很有型地说:“这世上哪有鬼的?就算有,没做坏事就不用怕鬼。”

 

爸爸更绝,说:“妈妈她哪里可能会怕鬼,她比鬼还凶呢!”

 

厉害。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Free Style

出神入化

March 24, 2008 1 comment

随着医学科技的进步,医生可以将病人的死期延迟至一段很长的时间。 

有病人的肾脏衰竭?别担心,医院有机器可以取代肾脏。只不过要将人体全部血液抽出人体,利用机器循环,将血液过滤干净。

因为肾脏衰竭导致心脏病爆发,使到病人的心脏不再有足够血压?没有关系,医院也有机器可以取代心脏,过程跟肾脏的机器一样。可能有很多后遗症,但是重要的是可以吊住病人的性命,不是吗? 

心脏机器的血压毕竟不是完美的,导致病人的手指脚趾坏死,怎么办?不用害怕,手指坏死后会变干变黑,干到一定的程度时,会自然脱落。脚部就比较麻烦,我们必须将脚部切除。

心脏机器用久了以后,加上病人本来就有的其他病痛,导致病人的内脏出血。别担心,我们可以剖开病人的肚子,将内部出血的地方钉合或缝合,很快就会没事的。 

事到如今,不需要拥有医药文凭也知道病人是康复无望的了。但是医生总之就是有办法让病人不会在一时三刻死去。

专业的真谛就是这样。不管这样做是不是实际,不管是否太残忍,总之一名专业的医生就有义务告诉你,他可以延迟死期。 

那么你反问他,延迟死期以后有可能康复起来吗?他就会这样答,康复机会不高,但人们不应该放弃,有着亲人们的支持(指的是金钱上的支持)和关爱,可以激发病人的求生意志,天知道会不会有医学的奇迹?

病人在床榻上听到医生这一番话,假如还有讲话的力气,可能会说:我留下的财产,是要帮助生还的伴侣和孩子们,而非用来押注,作医学奇迹的赌博。

Categories: Free Style

民主

March 17, 2008 Leave a comment

姓名:查尔斯。泰莱

爱吃的食物:人肉


由于大选的关系,我国人民不论年龄和社会阶层,一律都成为时事评论员,“民主”和“人民力量”二词不时有闻。

一直以为,民主制度是双面刃。看希特勒和查尔斯泰莱就知道了。 

希特勒虽然不是民选总统,但他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代魔头,其实不少是得助于民主制度。1932年,希特勒以第二高票的总统候选人姿势,一年后成为总统的辅政大臣。后来国内动荡不安的局势,使他理所当然地向国会提呈设立一系列的紧急政策,这项建议获得国会三分二议员的支持,使他权倾一时。后来总统在任期内去世,他登上代总统一职,正式成为独裁者。某个程度上来说,他的上位不尽然是得利于民主制度的操作,反而有点像命运的安排。

查尔斯泰莱这名喜欢吃人肉的利比亚前总统,倒是真正的民选总统。此人在竞选总统之前,是叛军领袖,以残忍的屠杀暴行举国闻名。照理来说,像这样的人应该不可能在正常的大选里获胜。但是根据当年的国际大选监督团的说法,当年的选举绝对正规,舞弊和假票的可能性很低,因此是选举成绩是可靠的。 

他的胜出原来是有背后的理由。据说人民帮他想的竞选口号是,“他杀了我的爸,他杀了我的妈,但我还是要投他!”。原来人民选他,完全是因为害怕他落选后的疯狂杀戮。你让他当上总统偶尔吃一下人肉,总好过让他进行大规模的屠杀。

选民们这样的思想模式,我们能够怪他们吗?当然不能。比较起即时将面对的大屠杀,暴君的施政显然是大家较为可以接受的。每一张票的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一旦放进投票箱之后,那故事的合理度就盖棺定论了,就什么都别提了。 

民主制度毕竟只是一种人类想出来的制度而已,不可能担保人民永远活在童话世界。制度的不足之处,连法律都无法弥补,因为选举的结果是控制了立法的机构。

唯一可以互补的方法,就是提高所有人的民主意识。所谓的民主意识就是,第一,少数服从多数;第二,多数群体有道德义务保护少数群体;第三,不同意见的群体须互相尊重,尽力消弭之间的矛盾。这种意识,不管自己的政见如何,不管自己有多么不满,都应该不离不弃地贯彻。 

有了民主意识,整个民主制度才有存在的理由。

Categories: Free Style

惊天24小时

March 10, 2008 Leave a comment

38日,早上9时,距离投票前一个小时,我与家人在无意的谈话中展开了一场小辩论。辩论主题围绕在应该把选票投给哪一个政党,家里四个人各有高见,每个人都有机会发表一番,进行最后一轮的拉票行动。大家嘻嘻哈哈讲了一轮,要投给谁各自心里有数。 

早上10时,大家浩浩荡荡往投票站出发。投票站现场安详平静,排队的时候大家有说有笑。期间有人不识趣地问我们要投给那一边,结果被人报以嘘声。

1015分,弟弟接获选票时惊觉票上印有号码和洞孔,于是在忐忑不安的情况下投了他生平第一张神圣一票。 

投票过后我们在车上举行了一个论坛,主题是选委会是否在技术上可能记录每个选民的选择。结论是,不管投票记录可否追询,一律不管三七廿一投给自己的属意候选人。过后一家人意犹未尽,决定巡逻其他的投票中心。路上遇到许多安哥安娣,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妈妈都会要求停下来八卦一下。

11时至下午5时,父母难忍等候之苦,在下午茶时间外出寻找多人聚集的茶餐厅拿料。母亲比平时更早下厨煮晚餐,以便大家可以在7时左右一面等成绩,一面吃饭。 

6时至9时,我们同时扭开电视和收音机听候大选成绩。期间全马各地的朋友开始陆续传入短讯,宣称北部数州已经变天,某某政党高层落选。同时,大家发现电视和电台新闻永远总是慢半拍,疑是有关当局故意延后播报反对党胜选的新闻。

930分,一家人终于心痒难忍,决定亲临县议会会所听票。路上经过某候选人行动室看到人头汹涌,大家好奇心作祟马上加入人群。经过一番明察暗访,终于确定全国正在发生政治大地震。 

经验老道的父母亲当机立断决定不去县议会了,转向超级市场抢购食粮。一番抢购确定家里有足够的粮食应付一个月的需求后,搞到我们差一点不够钱给收银员。离开超市,大家哪儿都不去,直奔回家里看电视。

10时至12时,大家继续守候大选成绩,依然很少播报传闻变天数州的新闻。等着等着竟睡着在沙发中。再醒时已经难敌睡意,只好回房睡觉。 

大选后的清晨是星期天,陪伴父母到菜市场去。期间父亲遇到一班老友,大家就聚在一起谈论大选成绩。

谈论到一半的时候,一名年老的巫裔哈芝,踏着雨后的柏油路徐徐走向我们的方向。他看到我们拿着报纸谈论大选后,向我投来一个神秘的微笑,然后不带走一片云彩般地离开了。

Categories: Free Style

分手台词

March 2, 2008 Leave a comment

 

 男女相处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就如合约关系一样,在大部份的情况下,男女关系很少是平等的。占上风的一方在处理双边关系上,会表现得比较蛮横任性。每次关系出现裂缝,较为弱势的一方必须作出让步和调整,以便确保关系可以维持下去。

 

但是,强势一方的任意妄为是不可能持久下去的,因为客观因素不断地在改变,外来竞争者也会不断涌现。假如他/她没有自知之明的话,一意孤行地实践蛮横的行为模式,对于二人关系表现得粗心大意,那么意外迟早是会发生的。

 

弱势一方的殷勤,也并非是取之不尽的。奴性再重的人,也会有灯尽油枯的时候。时间一到,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导火事件,之前早就准备好的分手台词就可以立刻派上用场了。

 

这一类的分手,并不容易说得清楚。说是因为导火事件嘛,又太过琐碎;说是对方蛮横嘛,以前一直以来都相处无事啊。所以我们才会从市面上的通俗言情连续剧中,看到诸如“因了解而分手”或“还是做回朋友比较舒服”之类的无聊分手台词。

 

众多文学著作之中,个人认为“大亨小传”(The Great Gatsby)著有文学史上最高尚的分手台词。以下是那段台词的节录。

 

“你记得我们曾有过一段关于驾车的对话吗?”女的说。

 

“哦,是吗?不太记得了。”男的说。

 

“你说过一名差劲的驾驶者,只有在不遇到另一个差劲的驾驶者时才能够安全。那么现在,我是遇到另一个差劲的驾驶者了,不是吗?我毕竟还是做了一个大意的选择。我以为你是个诚实直率的人。我以为那是你秘密的自尊。”

 

“我已经30岁了。假如我年轻5年的话,可能我还可以欺骗自己,并以此为荣。”他说。

 

男主角说得好,既然耐性已经被消磨耗尽,再欺骗自己也实在太没有意思了。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