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08

李远哲

January 28, 2008 Leave a comment


诺贝尔奖得主李远哲最近放话说谢长廷的办事能力强过马英九,在台湾政坛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虽然说他这样公然支持民进党,无疑是为民进党低迷的士气注入一股强心剂,但这次的发言比起8年前他在总统选举之前发表的那一段讲词,实在是差的太远了。2000年,他在选举前夕发表了一番“台湾沉沦论”,表示假如继续让国民党执政的话,台湾将陷入万劫不复的田地,好像只有陈水扁领导的民进党才是台湾人唯一的选择。
 

他那一番话等于是将他知识份子的光环,全数押在陈水扁的身上,赌上他所有的荣辱。结果是怎样?赌输了,8年来陈水扁的执政,好象是对台湾民主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对于押错了宝,李远哲有何应对?200611月,他辞了中央研究院院长一职后,叫陈水扁考虑留去问题,语重心长地说民主政治的精髓是“政党轮替”。
 

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似乎维护了知识份子的光环。但是只要进一步了解他那一番话的时代背景,就会发现那其实是没有什么值得了不起的。20069月,成千上万的台湾人民开始走向街头参与倒扁行动。到了同年的11月份,台北一带的居民几乎全都参与了集会,连小孩子也知道总统贪污事件已经严重危害到国家的根本。李远哲在这个时候发表了连小孩子都会说的言论,时机方面可以说是迟到不可理喻了。
 

如今他在距离选举两个月前又表明立场支持同一个政党,转眼间就将他的“政党轮替论”放在一边。国民党听了以后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那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此人前两届的选举也是民进党派系的。言下之意,李远哲如今已沦为一介党民,无需多费唇舌理会他。昔日的光辉,荡然无存。
 

根据爱德华萨德的说法,知识份子是现有局面的扰乱者。假如这个说法可以成立的话,那么大体上就可以说的明白为何参政后的知识份子总是令人失望这一个现象了。既然知识份子身在当权者之中,何来扰乱政局的便利?
 

权力令人腐败,更高的权力令人更加腐败。从个人利益的角度来看政治的话,政治其实就是让人获得权力的一种游戏。一个身在政治游戏里头的知识份子,每天只能老是混在一群腐败的人群之中,陪他们玩着累积权力和打击对手的游戏。这样子下去,哪里还能够秉持原有的参政理念?
 

这一届的大选,各个政营也有打知识份子牌的意思,且看他们的表现如何吧。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Free Style

追女仔

January 21, 2008 Leave a comment

 

追一个女孩要追多久后,都还追不到就应该放弃?

 

每个人的答案大概都不一样。这一段时间,以表白后开始算起,一直到放弃追求或接受追求为止。一般脸皮不太厚的人都不可能维持太久。因为这一段时间追求者的爱慕是单向式的,各种热情的付出到最后未必会有回报。付出到一定的程度都还没有回报,就要见好就收,以免血本无归。所以相信大部份的人的答案应该不会超过3个月。

 

比较狡猾的,就会说那要看那个女孩值得我追多久。

 

其实这个问题跟儒家的传统礼制,“三年之丧”有一点雷同之处。为何父母去世,根据儒家的传统要守孝三年,而非两年或四年?勉强一点的说法是,父母抱你三年,你就应该怀念他们三年。有另一说法是,制定三年以便礼制规划人们的治丧之痛。有的人悲痛得太夸张,哀悼父母的去世久久不能抽离痛苦;有的人麻木不仁,不觉丧母丧父何痛之有。所以古人才要统一规划守丧的期限,不管你多伤心还是多不伤心,一律守孝三年!

 

可惜的是古人没有顺便规定“追女不得,多久当止?”这一条。

 

追女仔一事,除了后天的努力之外,比较重要的其实各种先天的因素。

 

爱情应该是两情相悦的,爱情应该是非常个人的,爱情应该是一套每个女人各自不同的计算方程式(通常是跟物质有关的),再加上少许的玄幻变数和缘份。假如那个女的对你有兴趣,她绝对不会太过为难你让你追她太久。假如一个女的,要你追她追到面青唇白两袖清风,才开始接受你,那么那份接受背后一定藏有一定成份的同情或贪婪。

 

所以不管怎样看,爱情都不应该用追求者的付出来衡量,因为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么所有的美女都是苦力们的囊中之物了。

 

只要了解这一点,天下的男人都应该为追女孩的努力加一个期限。

 

一来男人可以避免损失惨重血本无归,二来女孩们可以免受那些阴魂不散的追求者们之缠身之苦。

 

 

Categories: Free Style

医药报告

January 19, 2008 1 comment

 

 

最近身边的朋友不约而同地都在谈各自的医药报告。

 

“听说老林被验出有糖尿病,血糖高达16点啊。”

 

“竟然那么高,听说他每天都要吃至少一条香蕉,难怪会中糖尿。”

 

“我只是有胆固醇过高而已。”

 

“我们这群人很难找到没有胆固醇问题的人啦。”

 

过去30几年里,朋友间也有几次同时集体地担忧失去青春年华。但是没有一次比这次更加真切地感受那种失去青春之痛。

 

17岁时,在与一些朋友在校园诀别的时候,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青春小鸟一去不回头“的滋味。但是很肯定的是,那一次肯定是吃诈糊,因为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疯狂青春少年期。

 

几年后知获中学时代的校花,居然跟校外的男子开始谈恋爱。朋友们不禁又为大家同时失去中学时代的共同欲望主体,而感叹物是人非的惨况。醉酒一夜,痛呼失去青春之后,结果还是马造跑舞造跳。

 

再过几年,大家纷纷踏出社会,有的成为了专业人士。开始时也是以为从此事业女友为先,青春轻狂不再。但结果也是三不二日大伙就跑出来快乐一下,继续体现青春的本色。甚至到后来有的人成家了,这种情况也没有多大的改变,大家都还依然没有觉得青春已逝,仍然会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物而产生激情。

 

可是医药报告一出来,事情就不同了。报告上展现的全是不可辩驳的数据,一条一条仔细地阐述你身体中年化的迹象。看完报告之后,唯一的结论是,你已不再年轻,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

 

其实假如为了使人们更加听医生的话,小心注意饮食,医生们不妨可以在医药报告的尾端加上一段文字:

 

“谨此宣判阁下的青春已经消逝。无需任何生活上管制的年代已经过去。您现在步入一个全新的人生阶段,不论是心灵、生理或饮食上,一切都需要受到严厉地管制。否则后果自负。”

 

 

Categories: Free Style

政客性丑闻

January 19, 2008 Leave a comment

 

 

政客性丑闻是最富有新闻价值的材料之一。在众多的丑闻之中,以性丑闻最为世人所爱;而在众多性丑闻之中,最叫人喜爱的,就是政客的性丑闻。

 

一名政客不管他的政绩如何标青,一旦他涉及性丑闻的时候,民众的第一反应通常是马上对这丑闻无由来地兴奋起来,同时会对丑闻的发展保持高度的关注。这种心理应该跟人类喜欢看高空坠物的本能有关。人类在观看落叶从高处徐徐掉落时,往往会不知不觉地陶醉其中,因为高空坠物这种现象本身就有一定的艺术美。

 

这个时候,政客过往的政绩马上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政客对丑闻的回应以及涉及丑闻伴侣的身份。

 

先说说政客对丑闻的回应。以现代的摄影科技,一旦性爱事件被人录下,要矢口否认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少数的政客会勇敢地认罪,独个儿承担后果。但更多的政客抱着的态度是,即使不能矢口不认,但你叫自己承认他就是性丑闻的主角,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个时候,最佳的策略就是用拖字诀,以时间争取变数,同时也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丑闻的杀伤力。克林顿当年应对拉链门丑闻的策略就是对阿富汗发动战争,打完仗后,一切就风平浪静了。

 

至于丑闻伴侣的身份,对于丑闻的伤害程度有着决定性的影响。首先,这个伴侣可能是娼妓。假如是娼妓的话,那么对于政客的家人之伤害会比较小,因为政客太太在知道自己的先生肉体出轨之余,至少表面看来政客并无心灵出轨的迹象。但是相对之下,娼妓对于政客的名声和威望的伤害却是无可弥补的,政客面对的不只是丢官而已,而是彻彻底底的人格和声望破产。

 

反过来说,性丑闻的伴侣可能是政客的红颜知己。那么一来,广大群众还稍微可以接受政客的出轨,因为至少感情那一部份是真诚的。但是,这红颜知己的存在对于政客家人的伤害就是致命的了。手背掌心两面都是肉,是娼妓还是红颜知己,是要伤害谁重一点,全在一念之差。

 

所有男人都有一种情圣心理,不管是十七岁还是七十岁,性活跃是男人个人魅力和活力的证明。这种情形在有权有财有势的男人身上更是容易看得出。

 

问题在于,有头脑的政治家,要做的不是一两个女人的情圣,他们要做的是全国人民的情圣。

 

Categories: Free Style

游泳池的味道

January 1, 2008 1 comment

 

 

在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有一年的年终假期,哥哥几乎每一天都带我到市政局游泳池。也就是那一年的假期,我学会了游泳,自此与游泳池结下不解之缘。

 

我家公寓的泳池是旧式公寓独有的长方形泳池。在那个年代,所有公寓的泳池一律都是长方形的,方便认真的泳客正正经经地游泳,不像现在的公寓,泳池的形状千奇百怪,难以让人们游个痛快。

 

自从搬入公寓多月,我只到公寓的泳池游泳两次,但我花在观看泳池的时间可是不少的。公寓的池畔咖啡厅只在周末时才营业。我个人非常喜欢这样的安排,只在周末才营业的池畔咖啡厅,显得特别矜贵。我在尽可能的情况下,都会花一点时间在池畔喝点咖啡还是什么的。除了看人和享受阳光之外,最主要的还是在泳池味道的笼罩下,喝一杯咖啡和看一份报纸。

 

人们喜欢到泳池消闲,因为它带给人们的感官冲击是多层次的。

 

阳光下的泳儿们身穿少量布料在水中游泳嬉水,感觉上每个人都卸下平时的心理装备,都一起轻松起来。嬉水时激起的水珠在空中经过阳光的折射,闪闪发亮,与人们的笑脸相映成趣,那是视觉的享受。人们的欢笑声和水浪声,是听觉上的享受。泳池有特别的味道,因此就连嗅觉上也有别具一格的冲击。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泳池的气味,我管叫这种味道为“大量水份的味道”。有人说那种味道其实是从泳池水里蒸散出来的氯气,但同样的气味在瀑布前也可以嗅到,因此说那是大量水份的味道总错不了。

 

难以实在地解释喜欢这种大量水份味道的理由。这味道与童年的快乐记忆紧紧地嵌合在一起,已经分不出我是因为喜欢那味道所以才喜欢泳池,还是因为那一年的假期和在泳池边欢乐的时光而无可救药地爱上这味道。基于同样的理由,在我年少的时候以至到现在,我还偶尔会因为这个味道而特别留意某些女生。

 

有一种女生专用的美白防晒露,搽在皮肤上久了就会产生这种味道,有时嗅到往往令我精神一振。在此建议女生可以考虑用一用这种防晒露,比起其他昂贵的香水,不但功用更多而且味道更清爽。

 

 

Categories: Free Style

领导风范

January 1, 2008 Leave a comment

 

 

“我实在没有办法和我的上司相处下去了。“朋友说。

 

“怎么说?”

 

“上司是一个什么事情都揽上身的人,从来都不把一些重要的事务下放给下属。使到我们这些做下属的,每个都变成他的秘书或书记,尽是做一些无关痛痒的琐碎事情。最近他便本加利,常常叫我们几个帮他做苦工。”

 

“看来他确是用人不当,居然叫硕士生做苦工。”

 

“他在之前是从下层做起的。现在虽然已经贵为公司的顶级领导,但心理上还当自己是低层员工,摆脱不了逢迎奉承老板的习性。因此他有时候会为了讨好老板而牺牲属下。”

 

“这叫做难改奴才个性。”

 

“更严重的是,此人身为领导但情绪化严重得像小孩子一样,常常动辄就发脾气或耍个性。有时工作受到挫折,他可以一整天发闷气,完全不跟人说话。”

 

“那倒是奇闻。”

 

作为领导,不信任员工,不肯下放权力,向下属委以重任,这其中表现出来的,就是领导本身具有多疑的特性,对别人没有信心。对别人信心不足的另一面,其实就是对运作系统、团队甚至是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

 

一个领导过于喜怒形于色,就难以建立有效率的团队和系统。普通员工打一份工,为的就是以劳力和知识换取薪金,没有人愿意在付出劳力和知识的同时,被另一个人类施以精神上的屈辱。为了避免导致领导生气,或为了使到领导高兴,员工们很自然就会不理会其他的价值观,纯粹为迎合领导而办事,这样一来,效率自然就低了。

 

这种特征的领导人在中华历史上不难看到,比如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检就是是这样的人。朱由检的皇位得来不易。继位初期,奸臣魏忠贤权倾天下,皇位岌岌可危,几乎连性命都不保。过后他历经险恶的政治斗争和坎坷的成长过程,虽然成功铲除魏忠贤,但同时也使他成为一个非常神经质的皇帝,疑心过重而且刚愎自用,脾气也非常不好

 

这样的领导,虽然勤奋努力天资也不错,但最终复兴皇朝不果,走向灭亡。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