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7

圣诞大餐

December 17, 2007 Leave a comment

 

 

“那天无意间问上司是否基督徒,结果被他捉起传教了老半天。”朋友说。

 

“你干嘛跑去问人家的宗教?”我问。

 

“我只是想知道他有没有庆祝圣诞节而已。”

 

“那又关你何事?”我再问。

 

“那就可以问他拿礼物啊。好运的话,可能还有圣诞大餐吃。”

 

“那你的上司今年圣诞可会给你礼物,请你吃圣诞大餐?”我问。

 

“我也有这样问他,但是结果他又给我来了一轮传教。”

 

圣诞节送礼物的传统关乎基督教的根本,一些较为偏激的基督徒自然会捉紧题目乘机将福音传播出去。

 

地球上第一份圣诞礼物是来自东方的三名圣人,送礼对象就是2000多年前刚出世的耶稣基督。他们送礼以示本身对于救世主的诞生所感到的喜悦,同时也是为新生婴儿表示祝福。以后圣诞节送礼就成了信徒们互相祝贺耶稣降临的象征。这种贴心浪漫的行动,引起广大群众相互模仿,终于演变成一种全球性的文化传统。

 

至于圣诞大餐,个人认为在诸多已经被商业化的节庆餐会之中,圣诞大餐是比较值得花钱的。就以情人节大餐做个比较,两者的背后意义的深浅程度立刻就分出大距离的高下了。

 

情人节的各种象征仪式,因为其历史意义不够深长,所以隐约透出铜臭味和矫装作态的气息。圣诞大餐则清新喜悦得多了,主题明确,意义深远,节庆音乐好听,装饰好看,食物好吃。圣诞节的时间背景处于年尾更是一绝,不管是教徒以否,到了年尾都自然地轻松起来,完全可以把圣诞大餐当成收工大餐来吃。

 

“你的上司应该是中途出家的基督徒,传教方式会比较激烈。假如对于这样的说教你觉得不舒适的话,以后问问题的时候小心一点吧。”我说。

 

“为何中途出家的基督徒比较偏激?”

 

“这道理就好像改装车一样吧?”我说。

 

Categories: Free Style

吝啬论

December 9, 2007 2 comments

 

世上骂人的话千万种,惟被骂吝啬者最冤枉。

 

吝啬的人普遍上被认为对于本身的财富有着一种不可理喻的情意结,所以人格上有变态的地方,而变态就是有错。吝啬也被认为是不好的性格,因为它包含着小气,不通人情,自私等人性的黑暗面。 但是这些所谓小气,不通人情和自私的行为动机,往往是因节俭而生。

 

那么节俭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那些喜欢骂人吝啬的人就会说,过份节俭在不当之处,就是错!说的理直气壮,只是没有考虑到骂人的人未必不是节俭过当之人。

 

再说这节俭的当或不当,根本是没有办法说得清的。节俭的程度,往往与一个人的精明程度有关。精明者思想细腻,会往周密处计算,节省的法子自然就多,用费管制就更加谨慎。在你看来一个人节俭得不可理喻,但可能在他看来,是最有理不过的事。所以当有人骂别人吝啬时,很有可能是一个粗心汉骂别人过于精明。

 

节俭原本是美德,怎么过度节俭或节俭不当时,就变成罪不可赦的一种变态行为呢?一个可以表达这种巨大缪差的例子是过份有礼。有礼也是一种美德,可是一个人过份有礼时,不见有人脸上堆满不屑和鄙视的表情说一个人“太客气”。这其中的差异,涉及的是骂人者的自身利益和自我感受。一个人对你过份有礼时,受益和受到奉承的是你自己;但一个人对你过于节俭而进入吝啬的边界时,你受到的好处和恭维比较下就减少了。也就是这个原因,吝啬成为一个不堪的骂词的后面,其实是藏有人性丑恶的一面。

 

另一廂边看看被骂吝啬之人。这种所谓的吝啬鬼,在心理上肯定有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达的自我优越感。他们会认为他们看见普通人所看不见的,计算到普通人所计算不到的。

 

在被人骂吝啬时,他们心里可能想着:你骂我吝啬等于承认我比你聪明!

Categories: Free Style

The Royal Website

December 8, 2007 2 comments
 
 
I was doing my little research on Kedah monarchy when I was linked to this website through google search:
 
The website seem to be the official website for our monarchy system and naturally it should link me to the Kedah royal family history. So, I found the link to "Kedah" at right side bar and click lo. Then this stupid website appeared:-
 
Royal Webite copy
 
Interesting huh?
 
 
Categories: News and politics

学运50年

December 3, 2007 Leave a comment

 

 

出席了一个名为“学运50年纪念”的晚宴。晚宴现场一眼望去全是白发苍苍的阿公阿嬷,景象颇为壮观。

 

发生在50年代的华裔中学生学运事件,在我国历史上,不论是官方或华社的记录里,都是属于比较鲜为人提的过去。

 

这个事件的时代舞台是在195611月份开始酝酿的,并在我国独立前几个月,风潮席卷整个半岛的华文中学,数以万计的学生示威罢课几乎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学运的起因是英殖民地政府突然颁布了几个莫名其妙的中学教育政策:第一,所有华文中学必须改制,未来的检定考试强制性以英文作答;第二,所有的超龄生必须逐离校园。第一个措施站在洋人的角度来思考,虽然非常蛮横但至少还算是有迹可循。一个国家的教育,自然是越少检定标准越好。身为执政者,很自然就会想将国内的教学媒介语改成执政者的母语。第二个措施就完全不可理喻了。40年代我国在日本蝗军的统治下,无数学生被迫失学,因此在50年代学生超龄是非常普遍的事情。突然间要将那么多超龄学生逐出校园,学生们不生气才怪。

 

以现代人的眼光看来,这群当年处于大时代的年轻人的所作所为简直是匪夷所思。他们绝大部分都是十多岁的大小孩(平均年龄应该介于16岁,最大岁数的应该也是22岁左右,因为日军占领马来亚3年零8个月),居然组织了那么庞大的全国性示威队伍,造成那么深远的影响。这种年少的大手笔是现在中学生(甚至是大学生)所望尘莫及的。

 

学运的结果是政府暂缓中学改制一事,超龄学生得以继续读书,多名学生被开除或开始逃亡。以上是直接的影响,这场学潮的间接影响是无法估计的。学潮激起的热血和正义心,在许多前学运的份子身上留下了终身的效果,并反映在他们日后的表现上,很多都成了捍卫华教的中坚分子。这份热血和正义之心还延续到他们的下一代,继续默默地支持华教的发展。

 

晚宴现场展示了许多当时的剪报。其中一篇是有关槟城圣玛丽亚女中的示威,那场事件中,当时的警察总长面部受创。想象一下,一个教会学校,还是女校呢,示威场面居然剧烈到如斯地步。只可惜当晚请不到圣玛丽亚女中的前辈来现场说明表演一下。

 

晚宴到了尾端,老同学们逐一上台献唱当年的激励歌曲。期间有一名阿伯听后兴奋得跑到主家席附近手舞足蹈起来。阿伯舞动得豪情万丈,举手投足间看得出阿伯可能是职业乱童。其他的阿伯唱起激励歌来,激情不减当年。

 

这个晚宴,让我知道何谓“50年不变”:前学运份子的热血情怀50年不变;当政者看到有群众示威就不管青红皂白遣送镇暴队和发射催泪弹,也是50年不变。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