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7

看电影

September 30, 2007 Leave a comment

 

 

白二先生与女朋友两人都喜欢看电影。那天一起到戏院观赏了一部爱情片,回来就出事了。

 

“跟女朋友去看爱情片原来是有一定的风险。”他说。

 

“这话怎么说?”

 

“电影拍得太过甜蜜,女友过于投入剧情,结果拿我开刀。”他忿忿不平地说。

 

“是不是男主角很英俊,她不自觉地拿你来比较?”

 

“这还不算,她拿来比较的还有深情的眼神和各种温柔的举动。比如轻抚女伴的头发和手臂。一味就是批评我已经不爱她了。”他说。

 

“上一辈人的智慧果然是有两下撇子的。老人家常说刚刚拍拖的要看戏就应该看恐怖片,老夫老妻外出看戏时就当看怪兽片。”

 

                                                          

 

感情刚开始的伴侣可以看的片种较多,爱情片则多多益善。因为爱情片可以象催化剂一样,加速感情的酝酿。看着银幕上的金童玉女甜蜜地谈情说爱,两人不禁向往这种两情相悦的境界。看人家这样做,不如我们也学他们一样吧。学着学着,就共浴爱河了。

 

除了看爱情片也应该看恐怖片。拍拖时看恐怖片,双方惧怕非常,自然而然依偎在一起。很多男女第一次牵手,就是在看了恐怖片以后。

 

至于适合老夫老妻的无风险片种,就少了一点。首先看爱情片就十分危险了。就像白二先生的遭遇,可谓惨不忍睹。

 

为何人家梁朝伟那么老了,身材还是那么好,眼神还是那么的深情?你有多久没有象戏中男主角那样来摸我了?你有多久没有对我那般激情了?

 

这些话都不需要说出来,银幕上在做戏,观赏者在席间心战。看完戏过后,想着想着,火就上来了。

 

那么老夫老妻应该看什么戏呢?最好看怪兽片。看了以后会发现其实身边的人比较之下也是蛮可爱的,细看之下,可能还有点帅呢。

Categories: Free Style

Anti- MLM Week?

September 28, 2007 Leave a comment
Categories: Announcement

小品慈溪

September 24, 2007 2 comments

 

 

这一次商游中国浙江一带,重点放在一个叫慈溪的地方。

 

慈溪的来头可不小,它是当代大文豪余秋雨的故乡。我在很久就以前就从余秋雨的“乡关何处”里,远远瞻望慈溪余姚的一片杨梅红海。慈溪一带是陶冶青瓷的发源地,早在7000年前就有人类聚居。慈溪出产的青瓷在当时闻名国际,优良的品质使到各国的贸易商趋之若骛,因此外国人索性以青瓷(China)将中国命名。

 

在慈溪接待我们的是慈溪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在未考察当地的工厂之前,我们先来一个慈溪市说明会。

 

“慈溪市人口大约2百万人,其中一半是外来人士。本地大大小小的商家和工厂,共有5万个单位。”何局长说。

 

这是个非常惊人的数据。100万本地居民除去老人、小孩和学生,大约还剩50万左右的青年和中年人。也就是说,每10人即有1人为老板。再考虑合伙人的关系,大约每35人就有1人是老板。如此精旺的创业力,实是海内外少见。

 

友好拜访几间工厂后,整个慈溪市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为生意贸易而生的。我们看到政府当局有效和精明的规划;另一边是当地人坚定的创业意志和广大的环球视野。官民两方配合无间,小小的一个工业新区创造了全球奇迹。当地的制造的产品出口至全球各地,其中一些家用电器的产量更是占了全球生产量的四成。

 

考察当地的工厂后,我们对“中小型企业”的诠释有了不同的看法。原来年销售8亿左右,员工逾千的工厂,仍算是中小型企业。

 

晚间餐宴时,对外贸易局官员们的表现更令我们钦佩。一向以来,这样的晚宴是有固定的国际印象,那就是大家不停相互敬酒不醉无归。但慈溪对外贸易局的官员们并无特别积极敬酒的倾向,有的甚至还滴酒不沾。

 

我好奇地冒昧询问这样的现象,何局长说:“近几年来我们已经摒弃了牛饮的饮酒文化。这是因为到了许多的国家与不同的商人接触后必然的发展趋势。我们的市镇既然要与国际接轨,文化习惯上自然也必须作出适当的调整。我敬你一杯,你喝不了那么多,小酌一口也可以。反正最重要是大家感到舒适开心就好了嘛。”

 

这种作风,就像官场商场上的一溪清流。 

Categories: Free Style

杯弓蛇影

September 14, 2007 2 comments

 

最近的一个亲身经验使我不禁反思一个深邃的民族问题。

 

话说那天我参与两个礼拜一次的电台访谈节目。这个清晨电台节目主要是让我点评一些时事课题。就如往常一样,我通常会从法律精神的角度来剖析和探讨当下的社会或时事新闻。当天我选择了关于一个巫统高层律师刚受委为联邦法院法官的事情。

 

电话接通后,说了客套话就开始点评了。时事点评没多久,在我开始谈论巫统的高层后,我突然发现电话另一端变得死寂一片。 我用了0.1秒的时间确定手机还在通话中后,就硬着头皮继续对着寂静的另一端发表言论。

 

一般上在电话访谈的过程中,主持人会对反射性地对于我的言论给予反应。这种反射性的回应其实不过是“唔”、“啊”或“哦”而已,纯粹是礼貌上的回应。但是这电话另一端的回应,可以让电话受访者感到一定的安全感,而使我们有勇气继续地说下去。毕竟不是所有人可以若无其事地对着电话留言机说话。

 

接下来短短的十分钟是我这些年来感觉上第二长的十分钟(最长的是婚姻宣誓官宣读结婚台词的那次)。点评完毕后,我因为尴尬和难过而流了满身汗。

 

放下电话冷静下来后,第一个想到的是,可能我已经闯祸了。

 

                                            

 

也许我的评论中有一些部分超越了当权者所可以容忍的界限,而使到我的电话访谈被有关当局现场封杀。这样子假设后,我就更加紧张了。我当时马上将手机关上,因为听说警察可以通过手机的讯息以全球定位系统找到我的大概位置。这样子做了以后,我开始盘算最坏的结果,可能要开始逃亡了。

 

接下来的整个早晨,我就在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下渡过。一直到后来通过电话向主持人询问详情,确定一切只不过是技术问题后,才开始好过一点。

 

针对这个事件进行一番反思后,我的结论只有一个:我太神经过敏了。

 

这种神经过敏的现象,在我成长的周遭并不陌生。

 

中学时代,同学们远远看到校长走来,即使是没做错什么,也会不自主地紧张起来;1987年,秋吉路发生癫汉持抢事件,有些大人会不让自己的小孩上学,说是513事件重演;更久以前,偶尔会听到收藏毛语录的父辈朋友被“暗牌”(秘密警察)拉去问话;茅草行动,大量华社领导被抓掉,大家说话更加小心;最近的黄明志国歌事件等。

 

这种民族的集体性记忆,深深烙印在我们的基因里面,一有风吹草动,恐惧的因子自动发条,没由来的自己吓自己一番。 

 

P/S:

将会到中国浙江一代走走,所以早一点上载下个星期的文章。
这次游访的重点放在一个叫慈溪的地方,据说是中国最早研发陶瓷业的地方,7000年前就有人在那边聚居了。
慈溪的青瓷制造业可以追究到东汉年代。因为青瓷的优良的品质,使到海外贸易者趋之若骛。据说青瓷的外语叫法(不知那一国语)为“China”,因此现代中国的英文名是因此地的青瓷而来的。
慈溪的上林湖一带,也是大文豪余秋雨的故乡。而余秋雨,是我少数景仰的散文家。
所以这趟可以到那边玩,我很高兴。 
Categories: Free Style

大马之光

September 9, 2007 2 comments

 

200794日,是马来西亚律师界感到光荣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有三名律师被委任成为法官。

 

三名律师当中,有一名被委任成为我国联邦法庭的法官,另外两名被斐济上诉庭委为法官。

 

先谈谈被委为联邦法庭法官的那一位律师。

 

此君德高望重、资历匪浅,在巫统党内非常吃得开,曾经担任党的纪律委员会副主席。要知道,任何政党都好,只有最忠诚和最有资历的党员,才能担当这个职位。所以此君毫无疑问绝对是巫统内的忠诚元老。

 

此君虽然在政党内一帆风顺,事业也颇有成就,但是他一路走来也并非是完全没有阻力的。就在两年前,他很不幸地涉及一宗离婚丑闻,搞得满城风雨。话说当时他与爱人相爱到非结婚不可的地步,于是相约到泰国注册结婚。

 

为何要到外国注册?无非是不想让大老婆知道这件事情。结婚后,两人还一起将结婚证书烧掉,免得日后东窗事发,有证据让大老婆拿到。原本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即可安抚爱人的心,又没有任何证据,但是算漏的是人心毕竟是肉做的,岂有不变之理?后来他被二老婆勒索高达一千万马币,被迫辞掉所有党职。

 

这件丑闻在当时广为人知,对所有涉案人来说都是非常的尴尬的事。但塞翁失马,焉知祸福。作为一名法官,必须拥有中立的背景和无私的精神,此君即为政党的高层领袖,原本不可担任法官一职。但是现在既然他已辞去所有的党职,所以自然就可以无愧地接受委任成为法官。

 

这样子看来,旁人很可能会觉得律师界已闹人材荒了。司法界硬着头皮不管旁人闲话,举贤不避政治背景,破格请了这位浓厚政治背景的人当法官。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另外两名律师,被外国人相中,委为上诉庭法官的律师。这两人是行内公认的法界精英,在国际法律界威名远播,确是担任法官的第一人选,也难怪会被外国人看中。

 

顺便谈一下斐济的国情。斐济的司法界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他们总爱聘请英联邦众国内的顶尖精英,担任国内的高级法官。在这两名律师被相中之前,担任上诉庭法官的是纽西兰知名的前法官。总之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才有机会接受委任。这也证明,我国律师界不但有法官人材,而且有的还是世界顶尖的人材。

 

同一天有三名同行被国家赏识,其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总会有象我一样的好事之徒,会提出一个这样的问题:为何我国最好的人材总先被外国人请去?

  

Categories: Free Style

乡僻高人

September 4, 2007 6 comments

 

 

久居国外的大哥回乡数周,带了大嫂和新生宝宝回来,我们全都很高兴。

 

大哥长年以来深受偏头痛的困扰。母亲一向略愔古方医疗的门路,推荐了一个住在乡僻林间的大叔为他推拿治疗。

 

大叔的家属于那种典型的乡村木屋。屋子占地非常广大,周围养了为数不少的猫猫狗狗。

 

治疗的地方就在大厅电视机前面,方便大叔在帮人推拿时,可以一面看电视。推拿的过程非常透明化,因为大叔一家大小就这样与一面接受治疗的客人在客厅看电视。客户服务方面也是好得没话可说,大叔为了顾客的方便,还会指示顾客背对着他,那么大家都能够看到电视了。

 

首先大叔叫我大哥坐下,确定他看到电视以后,开始施行背部和颈部推拿。

 

“你的颈部问题很多。太多硬块了。”

“哦,可能是因为长时间面对电脑工作吧。”

“这些硬块会阻碍血液的流通,让uncle帮你推掉吧。”

 

只见大叔手起手落,尽往大哥颈项处落手,我大哥马上七情上面,痛得手舞足蹈。大哥到此方知,大叔让客人看电视是有目的的。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因大叔重手推拿而造成的痛苦,只有依赖看电视来分散一点。

 

折腾一番后,轮到手部推拿了。

 

“你的手部有一条血管封闭了,造成血路不通。你的头痛也是因为这样而医不好。”大叔说。说着马上就挤压大哥手臂的血管来个现场示范。

“你看,我将这条血管的血液挤到手腕处,那些血液都积成血球,证明这条血管已经阻塞了。”一看果然,大哥的手部血管有异常人。

“手部血管的阻塞,我可以将它挤破,挤出一条血路。假如同样的问题发生在颈部,就不可以这样做了。”

“师傅以前练过功夫吧?”

“咦,你怎么知道?”

“刚才师傅捉我的颈项的手法和认筋络穴道之准,肯定是练过功夫罗。”

 

大哥年轻时在军校渡过,体能操练乃家常便饭,加上曾经参加过拳击比赛,身体上必然留下不少操练过度的痕迹。大叔的推拿对他显然非常受用,加上两人皆是练武之人,一中一西,却也渐渐就好谈起来了。

 

接近两个钟头的推拿,才算是大功告成。据大哥的说法,大叔的推拿几乎是手到病除。

 

小城故事多,每次回乡总有惊喜的。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