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07

五十国庆

August 27, 2007 2 comments

 

 

今年为我国50周年国庆。根据孔子的说法,马来西亚现在正处于“五十知天命”的人生阶段。所谓知天命者,指的是拥有足够的智慧和经验来了解世间事物的本质。

 

从现阶段看来,我国或多或少确是拥有“知天命”的人生特征。近年来,政府将全国各地划分区域,找出区域性的经济特点,并拟定各区域的重点经济发展。这种做法有点像是中国近代的经济发展政策。由于针对各区域的经济强项下手,因此可以有效地利用资源和控制物流,宣传方面也因为发展方向明确而令外来投资者更加有信心。

 

柔南经济特区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第一批的屋业发展获得不错的反应。其中一个高档的住宅发展计划,在没有很多宣传的情形下,被中东、韩国和新加坡的购买者抢购一空。没多久后,政府乘胜追击,推展北方经济走廊计划,这次着重的是农业和生物科技。旅游年推展至今,看来也有不错的成效。首都市中心星光大道一带到了晚上,几乎一半的步行者是外国游客。

 

这些看起来很好的政策,都显示出政府在这方面的成熟,在拟定计划之时,已掌握契机和正确的资讯。

 

但是知天命是一回事,一个人在洞悉天命后,是否可以拥有足够成熟和强韧的心智,执行自己的天命则是另外一回事。

 

国庆的当儿,我国还有太多久久不能解决的问题。首相在上一个大选承诺说会捕捉几条大鱼来让人民爽一下,现在下一届大选都快来了,连影都没能见到。治安问题悬而未决,警方高层有兴趣的是搞大规模的检举行动让媒体拍照,行动过后治安依然不好。

 

许多政策过于轻易颁布下来,执行者完全不觉得应该对民众给予任何承诺。当执行者看不出承诺的重量,自然就无法贯彻政策里面的精神。

 

最近的国歌事件看来,我国的人民和政府还是有很多东西是听不进去的。煽动法令一次又一次地被引用,国安部经常忙着应对各种敏感的话题,而需要草拟各式各样的新闻稿。

 

再过多十年,马来西亚就六十岁了。六十岁者,进入耳顺的人生阶段。希望到时候我们什么样的批评和言论都听得下去,胸襟广大得可以包容任何东西。

  

Categories: Free Style

3 September 2007, WHERE WILL YOU BE?

August 26, 2007 Leave a comment
 
明志开始做嘢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人与机器

August 21, 2007 5 comments

 

有些人明明是人,但是却像机器。

 

这些像是机器的人,有的是职务性质所然,必须极度系统化。将作业机械化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减少失误。就像喷射机驾驶员和潜水艇操作员,每一个步骤必须机械性地根据操作指南进行,每一个按钮和启动都必须说出来,通过麦克风与总部联系并记录起来。

 

另外一些像机器的人,故意利用机器的特性来隔阻人性的应用,以便可以占对方的便宜。这种情形最常发生在关系恶劣的生意伙伴和人事经理的身上。

 

关系恶劣的生意伙伴一直不满对方,苦于无处泄愤,只好伺机发难。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要求对方一百巴仙履行合约的责任。如果有一份合约在手就更好办事,拿着合约一条一条细细研究,总有办法找到令对方头痛的条款。

 

没有合约的话,就依据过往的交易形式与现在的交易做个比较,一发现有出入,马上钉着不放,要求对方给个交代。

 

公司管理阶层或人事经理万不可得罪,因为一旦与他们交恶,启动了他们的厌恶感,你就有得烦了。

 

“过路费怎么用“touch n’ go”?想骗公司钱吗?应该排队用现款的,那样才有收据。”

 

“泊车费也是一样,一定要给现款的。“touch n’ go”固然方便可以省时间,但是却可能让人家有机会骗公司的钱,希望你能了解。”

 

“三个月前你说你到某某处办事,但是根据公司的记录,并没有这回事。请你用书面解释。”

 

现在一些国际科技公司如诺基亚和丰田,讲究“人性科技”。

 

连机器尚且有人性,而这些像机器的人,执行任务起来比机器还要硬性,比机器还要冷漠。 

Categories: Free Style

改国歌者

August 13, 2007 2 comments
 
英国国歌的歌名叫“上帝拯救女王”(God save the queen)。每逢英国国王为男性时,国歌的歌名就要被改回“上帝拯救大王”。
 
编曲方面,此国歌在历史上被各国音乐人私下改编不下140次。其中贝多芬改的最有才气,用了7种钢琴C大调的演奏法弹奏过英国国歌。音乐大师巴克,也曾用了同一个曲子作为他的第六键盘协奏曲的结尾。
 
英国国歌的歌词也是被改过无数次,多得连国人也糊涂了。到了现代,不同区域的国人所唱的版本各有不同,有人唱某个歌节多一次。虽然国家已经立法定下歌词,但是由于悠远的历史因素,不是所有国人都能够适应。
 
除了歌名、编曲和篡改歌词的问题之外,英国国歌还面对版权盗用的问题。
 
许多欧洲国家,如列支敦颠、德国、荷兰和俄罗斯在早期的时候贪方便,直接用了英国国歌的曲作为自己国家的国歌,直到现代大部份的国家才纷纷有了自己的国歌。其中列支敦颠到了现代还是沿用英国国歌。所以在欧盟会议的时候,同一首国歌被演奏两次,弄得大家很迷惘。
 
“吉他之神”吉米亨得利斯(Jimi Hendrix)在1970年的一个公开演奏会,即兴演奏了胡闹版的“上帝拯救女王”。在演奏前,他还悄声地问队友,“那首歌怎么唱了?”。虽然说是悄声地问,但是所有在场的观众还是透过麦克风听到了,都笑到滚地。
 
美国国歌“星辉条纹”的遭遇也没有好得多少。
 
首先,吉他之神也曾经即兴演奏了“星辉条纹”。他用了爆炸性的吉他变音器,疯狂忘我地演绎,使到堂皇的国歌面目全非。这个事件令当时的卫道人士群起攻击他,说他不爱国。面对舆论指责的吉米只是轻描淡写地回应,“那是我对国歌的演绎方式而已啊,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美国袭击伊拉克后,美国国内掀起反战,美国国歌不能被幸免地成了反战份子的创作对象,歌词被篡改了无数次,把它变成宣扬和平之歌。
 
就连歌名“星辉条纹”,也被抄袭,改成一些国家的国庆口号或国旗宣言。
 
以上的事件,改国歌者都没有受到对付,因为爱国的表现手法非常个人,不可能将之规范。
 
Categories: Free Style

蟋蟀

August 5, 2007 8 comments

 

 

说起来也真的难以相信,居然有蟋蟀会躲藏在我的车子里。

 

原本身为一只野生昆虫,对于隐藏自己不被人类发现应该是有一手的。偏偏蟋蟀有晚间啼叫的本能,因此当它忍不住啼叫起来的时候,马上就被我发现了。

 

虽然说从某个角度来观察这件事情,会发现里面其实含有一定诗意的元素,因为晚间驾驶伴随着蟋蟀声其实是蛮浪漫的。但是毕竟车子里面有虫子怎么说都是一件不光彩的事。再加上它的声量也实在是太大了,使我不得不停下车子来认真面对这个问题。

 

但是,就如前文所说的一样,野生昆虫对于隐藏自己确是有一手的。不论我用尽什么办法,就是找不到它。于是蟋蟀就这样陪伴了我几天。

 

蟋蟀每晚大概在晚上九时左右就开始间歇性地叫,每次维持20分钟左右,然后在 1小时后就会静下来。夜间孤独行驶,本来就容易陷入遐想的状态。现在还有蟋蟀声伴行,制造出身在田园的假象,于是就更加无可救药地胡思乱想了。

 

想到蟋蟀兄现在的情况,其实非常不妙。以拟人化的手法来说,就好象一名回教徒,不小心进入一个外星巨人的车子里出不得去。回教徒自己也不想被巨人发现,但是一到祈祷时间就忍不住大声地吟诵起来。这么说来,蟋蟀置之度外叫起来的情操,竟然有一种殉教式的悲剧味道。

 

又想到现在蟋蟀的性命其实岌岌可危。假如生物的生命无贵贱之分,这桩小事可能会演变成小镇的大新闻,新闻的标题是“蟋蟀先生被困车中,消防局束手无策”。

 

又假如我正真认真起来,将车子的沙发尽数拆开,或许就能找到它了。到时候就可以挽救了一条小生命。但是即使是这样做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可以确定蟋蟀可以恢复它的正常生活,毕竟它经历了一场生死关头,回转过来,怎么说心理创伤总会留下后遗症的。

 

反过来说,只要我什么都不做的话,继续若无其事地享受几晚的蟋蟀叫声,过后蟋蟀累死后,一切就自然会回复平静。比较残酷地说,那其实也是一只闯入人类车子里的蟋蟀应有的命运结果。

 

到了截稿为止,蟋蟀还在车子里面,慢慢地等待命运的安排……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