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07

电影派

July 30, 2007 6 comments

 

以前看了“哈里波特”第一集后,决定成为这一系列电影的死忠影迷。到了第二集上画时想要追看时,却因为与“魔戒”第二集同时上映,身边的伴侣选择看魔戒而错过了在戏院观赏哈里波特。

 

从此就将看戏之人分成“哈里派”和“魔戒派”。

 

前者比较有幽默感,童心未泯,有能力从微小的事物中发掘有趣的元素。后者性格上趋于成熟,崇尚主流文化,乃为典型的市场追随者。

 

从全球电影的市场分配看来,其实还有第三派,那就是“海盗派”。真正喜欢“加勒比海盗”的人,对于怪鸡元素的接收程度较深广,潜意识想要周游列国,玩遍四海。

 

也可以将超级英雄电影的爱好者分类。

 

为首的肯定是“蜘蛛侠派”和“蝙蝠侠派”。个人每次观看“蜘蛛侠”系列电影的时候,心里总会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滑稽感。觉得不论是剧情还是主角们都非常造作,好像所有的细节都经过市场调查和精心设计来迎合所有人的口味。结果搞到电影假到连一点点戏味都荡然无存。“蝙蝠侠”就比较适合我的口味,每部电影的奸角们都那么精彩,单是看奸角就值回票价了。

 

另外一个以电影来分派系的课题是时间旅行。

 

“回到未来”系列电影,采用的理论是时间单线,意即时间的进行是单一轨迹的,回到过去所做的事情可以改变自己的现在和未来。“时光机器”(Time Machine)虽然也是时间单一轨迹论,但是强调宿命论。一个人的遭遇是既定的,即使是回到过去也不能够改变什么。

 

科幻片泰斗“星际奇遇”则不管那么多,主张时间的进行是多线式的。每当一个生物作出一个决定,都可能创造出一个新的宇宙。因此即使是回到过去,改变了一些事情的发生,也只不过是创造了多一个宇宙而已。

 

还有我们也可以分成会欣赏和不会欣赏蔡明亮电影的人。前者有着无比的耐心和博爱精神,后者则耐心不足,趋于偏爱通俗文化。

 

还有其他的“绿色巨人派”、“神奇女侠派”、“变形金刚派”、“侏罗派”等,恕小弟在这里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叙述。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Free Style

浅谈七大奇观

July 23, 2007 Leave a comment

 

新出炉的七大奇观,有四个长久以来与人类社会共存,其他有三个是与人类文明发展脱节的。

 

所谓的脱节,简单来说就是迷失之城,指的是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这些古迹完全缺席于人类的生活和社会活动范围,甚至消失于人类的记忆之中。也因为这样,它们的重新出现,对人类文明来说是一种惊叹。

 

这惊叹里面,又肯定含有一种猎奇的心态。那么多年不见,它的来历背景和种种典故确是耐人寻味。在寻索各种历史悬疑,自然就可以引出更广大深远的趣味性。

 

这三个与文明发展脱节的古迹是,约旦的佩特拉古城、墨西哥的奇琴伊查库库尔坎金字塔和秘鲁的印加马丘遗址。

 

其中佩特拉古城在1812年由瑞士探险家发现。虽然古城与文明的发展脱节,但是在死海古卷和罗马帝国的历史里,尤有大略提到这个古城的点滴。即使是这样,专家仍无法鉴定里面所讲的石头城,100巴仙就是现在的佩特拉古城。

 

但是这就是考古有趣的地方,大家忙着在古文之中寻找任何可以牵连的蛛丝马迹,将那些勉强可以用的部分,联系到古迹上面,试试看可否说服大家接受自己的理论。毕竟时日已久,任何证据都已经不可靠了。其实考古界里等待的就是一个善用有限证据的推理家,将迷失的图片勉强地嵌在一起。

 

另外四个没有与人类脱节的奇观,有两个是功能性建筑物(万里长城和圆形竞技场),另外两个是为了荣耀神或死者而建造的。

 

长城的睄站,千年来抵制了多少敌人的军事行动。圆形竞技场,千年来满足了多少人的观赏欲望,和成就了多少个竞技者的勇名。巴西的耶稣肖像,安慰了多少信徒的景仰之心。

 

泰姬陵呢,就比较没有大爱精神。是国王要将他对他的女人之爱,转换成一个传世的象征。可是就是因为这种浪漫主义,反映在泰姬陵的建筑精神上,所以变成世界上最美的建筑物之一。

 

这些建筑物在“生前”都一直履行自己的任务,到了现代还帮自己的国家赚了不少钱。 

Categories: Free Style

Another Youtube

July 18, 2007 Leave a comment
 
天才又一新作:-
 
 
创作背景故事:
 
 
Categories: Announcement

Youtube of the Week

July 16, 2007 Leave a comment
Categories: Announcement

送书

July 15, 2007 17 comments

 

记忆所及的青春时代,我就开始习惯送书作为礼物。 

开始的时候,我在选择书的品味上很有问题。当年女朋友生日的时候,我送了一本“费曼先生,别闹了!”。理由是那本书够厚,文字浅白,内容诙谐,资讯丰富,充满各种科学趣味。至少当时我认为,这类书非常适合女朋友这种没有太多机会阅读华文的人。

那本书送出去以后没多久,我与她就分手了。 

还有一年的圣诞节,朋友们开了一个小派对,玩交换礼物游戏。我带了一本“中小型企业实用电话名册”作为我的礼物。结果抽中电话簿的女生一脸不爽地嘀咕,“怎么抽到酱奇怪的东西啊?”。

后来送书的经验逐渐成熟,事情才渐入佳境。 

有人深受病痛的困扰,我就送关于抗癌勇士的书。朋友的学业事业有所阻滞,就送有关春秋五霸的帝王故事。有人出国深造,需要独自生活在陌生的国家,我就送了村上春树的“1973年的弹珠玩具”。对于性格可爱的小女孩,就送“爱丽丝梦游记”。

送书是固然是一种学问,送书的序文也是应该考究的,因为那可以使到送书这个行为变得更加高尚。只需寥寥数句,一本书的人性价值即以几何倍数增长,变得更加有纪念价值。送者序文还有一个用处,至少涂鸦一番以后,接受礼物的人不可以将书本转送,或拿去二手书商那边卖。 

撰写送者序文,强调的是趣味性,要引起阅读欲和珍惜书本的心。我曾经想要勉励事业失意的人,提序“我阅人无数,惟君者,天生异象,必非池中物”。讲一点让人爽的话,激励一下士气。送一些文学性小说的时候,可以就地取材,抄录书内一些名言作序,简单得来不失优雅。

把买书的单据留下,到了呈报所得税的时候,还可以扣税。一家便宜,两家着。

Categories: Free Style

痛苦的根源

July 8, 2007 7 comments

 

“那天与朋友吃螃蟹,结果食物中毒,病了三天。领悟了一些人生道理”白二说。 

“以后吃螃蟹要小心吗?”我问。

“不是。生病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所有的事情看起来都变得不重要了。之前所有的不满足感和满足感都没有分别了。一心只想健康起来。我的结论是,佛祖说的没错,人生者,不外是生老病死。没有大病过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说什么人生。”白二说。 

“你可以去做哲学家了。”我说。

综合18世纪的欧洲哲学家们的理论,人类痛苦的根源分成三种:无知、物质的贫乏和为政者的迫害。 

过后欧洲哲学就是依据这个原则发展下去的,最终产生了尼采、马克思和傅柯等伟大的哲学家。但是个人觉得,怎么欧洲的哲学发展那么粗糙?人类的痛苦的复杂程度,怎么可能用一句话一以概之?

无知的人连事情的残酷本质都看不清楚,怎么会痛苦?反而是那种看着无知的智者,才会觉得痛苦。 

物质的贫乏是一个程度上的问题,物质贫乏者但又快乐的,大有人在。

为政者的迫害更加讲不过去,尤其是在当代的文明社会里,只有非常少数的人才有幸受到迫害。 

人类的痛苦,因人而异。每个人的痛苦,又因为人生阶段的不同而出现差异,确实不容易理出一个完整的“痛苦的根源”。但是至少可以肯定的是,痛苦的根源绝对不是以上那三个。上述的痛苦最多只能算是“政治性痛苦的根源”。

其实痛苦的根源这个课题,早在远古以前就被佛祖和耶稣发现了,并给予解答。人心的欲求不满和先天性的生理和性格缺陷,才是各种痛苦的根源。 

在有限的资源和时间的情况下,一般普通人是没有办法超越自己的能力根治这些痛苦的根源。

所以人类才会寄望予各种在人类世界里无法证实的极乐世界。

Categories: Free Style

官威

July 2, 2007 Leave a comment

 

我国的高官和政治人物一向给人权威至上的感觉,尤其在发表政治言论的时候,更是威武十足、气势迫人。

那天到新加坡出席一个关于柔南经济特区的研讨会,有幸亲身体验这种官威的气焰。当时是研讨会的发问时间,有人(应该是新加坡人)向主讲人发问:

“有鉴于新山的治安问题,请问有关当局有考虑到那将可能会令到外国投资者止步吗?”

现在新山的治安问题是区域性的关心事项,所以这个问题可以算是问得不温不火,在情在理。但是座上的马来西亚高官,一听到这样的问题,立刻就被刺痛了神经,马上就不爽了。

“哪一个国家没有治安问题呢?就拿新加坡本身来说吧,难道这里就没有罪犯吗?那天我的车镜就在新加坡的境内被人打破了。问题的中心在于媒体怎样不负责任地渲染一个普通的课题。我个人认为,治安状况并不足以左右柔南经济特区的实行。”

另一个特区的负责人变本加厉,一心拼到底:“我们认为有一点是必须澄清的,那就是柔南经济特区是我们必定会施行的大计划。我们要吸引的对象,是全世界的投资商,而并非只是新加坡人。即使没有新加坡人的参与,我们的计划一样会走的。”

原则上来说,柔南经济特区假如没有外国投资商的参与,就失去意义了。假如没有新加坡人的参与,也一样失去其地理位置的策略意义。因此,逻辑上来说,身为政府的代表怎么可以意气用事呢?况且人家问的,是一个合理实在的问题啊。

姑且不论这些高官说的是不是真相,这样的发言在情理和礼貌上,就大有问题了。你们来到别人的国家,向外国人推广自己的产品,怎么可能在产品说明会上说:“其实你们不买我的产品也不用紧的,反正也不是一定要卖给你。”

后来想想,其实做政治人物跟做一个伟大的演员或做黑帮老大是一样。你不论说什么或做什么,都一定要带有聂人的气势,那么才容易找到追随者。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