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2007

夏洛克的幽默

June 25, 2007 Leave a comment

 

 最近与友人们的一席谈话,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当时的话题主要是缠绕在每个人恐惧的事物。

“我非常怕鸡,因为小时候被公鸡啄过。”左安说。

 “我不能忍受大便。”彩恩说。

 “我最怕的事情是看到中指和无名指分开。”白二说。

 众人都觉得很奇怪,大家纷纷马上张开中指和无名指让白二看看。果然白二看得全身起鸡皮瘩,连忙喊停。

 这件事情让我联想到莎士比亚名著“威尼斯的商人”里面的奸角夏洛克。

 当时夏洛克被法官问及为何他为人那么残忍,一定要割下安东尼胸前的一磅肉。夏洛克答道:“我只能說我歡喜這樣,這是不是一個回答?有的人不愛看張開嘴的豬,有的人瞧見一頭貓就要 發脾气,還有人听見人家吹風笛的聲音,就忍不住要小便;因為一個人的感情完全受著喜惡的支配,誰也做不了自己的主。”

 夏洛克接着说:“現在我就這樣回答您:為什么有人受不住 一頭張開嘴的豬,有人受不住一頭有益無害的貓,還有人受不住咿咿唔唔的風笛的聲音,這些都是毫無充分的理由的,只是因為天生的癖性,使他們一受到刺激,就 會情不自禁地現出丑相來;所以我不能舉什么理由,也不愿舉什么理由。”

 当年我阅读到这一页,就笑出来了。

 但是这句对白出现在当时的社会背景,显得非常无聊。“威尼斯的商人”标榜的是一部喜剧,因此完全可以理解有一个这样无厘头的丑角兼奸角说出这一番话。但是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一句对白,整个意义层面已经不同了。个人主义逐渐成为现代的哲学的大方向,以上那一番说辞显得再有道理不过了。所以一直到现在,整部著作最令我有印象的就是夏洛克那副认真的嘴脸。

 从法律的角度看来,这份割取一磅肉的合约是合法的。一来,双方自愿签订合约,二来,合约上对于各项权利和义务,都非常清楚。虽然割肉一磅听起来确是荒诞,但是当时的法律并没有管制类似的条件,因此理应判夏洛克赢的。

 但是最后夏洛克没有好下场,因为法博士采用了谬辩法(quibble要求他割下肉的同时,不能让安东尼流下一滴血,那一磅肉也必须分毫不差,否则要夏洛克好看。

 这种谬辩法在文学上,是魔鬼们在定下契约时常用的方法。当然在法学上是不成立的。

Categories: Free Style

An Interesting Website…

June 19, 2007 Leave a comment
 
Website of the year:
 
 
hee hee
 
Categories: Announcement

戒烟

June 18, 2007 6 comments

 

最近突然有戒烟的打算。

打从中学毕业开始抽烟迄今,已经整整十多年了。过后生活圈子里的朋友们,一个一个加入吸烟一族,吸烟逐渐成为重要的一环,戒烟这件事情也变得一天比一天更难。虽然说随着年岁的增长,个人的人格塑造已渐渐定型,慢慢地对于各种热情式自我进步的改变提不起劲。但是过去一个月来深受咳嗽之苦,最后还是觉得有必要尝试戒烟。

香烟里含有令人上瘾的化学物质这个事实,已经是街知巷闻的常识了。因此一个想要戒烟的人,所面对的不止是个人意志力的挑战,也同时是关系到医物治疗的方法。只要一扯上医药治疗,无论个人单独怎样默默地努力,成功与否最终还是要看体内对于缺乏香烟的生理反应。

因此我针对戒烟的医学数据,做了小小的研究。

研究结果是令人沮丧的:服用戒烟糖和尼古丁替代物的企图戒烟者之中,只有7巴仙的人最终成功戒烟;经过专人辅导和治疗的戒烟者之中,只有20巴仙左右的人成功。

数据看来,即使是使用药物和专人协助,也不能担保可以戒烟成功,那么我不如试一下自己来戒烟,至少可以避免浪费金钱。

我决定采取以下措施:

a)      一旦想要抽烟,必须想办法延迟至少5分钟;

b)      一个人单独的情况下,每吸一支烟就必须做掌上压30下。

一直以来,每次看到有人戒烟成功,心里总会嘀咕:怎么这个人本性那么冷酷,竟可以对自己做那么残忍的事?假如一个人连对自己都做得出那么残忍的事,那么对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说了。

现在终于轮到我了。

Categories: Free Style

独立广场

June 11, 2007 3 comments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在很多个早晨都需要到独立广场一带办公。一般上会将车子停在独立广场低下的停车场。

611日那天,就如往常一样,我驾车到了独立广场。与平时不一样的是,那天路上一片狼藉,全是泥浆和垃圾。接着就从收音机听到,前一晚吉隆坡发生了6年来最严重的水灾,那也是最近一个星期以来第二次水灾。 

独立广场的地下停车场被封闭了,附近的路都被市政局的大型功用车占据。我只好把车停在路边,然后踏着泥浆,小心翼翼地绕着草场,向工业法庭走去。那天的独立广场就像平时一样,有几辆旅行巴士停在广场旁边,让旅客下车拍照留恋。

虽说独立广场的风景并不如平时一样明媚,但是这种发生在大都市中的泥浆灾难,不是在任何一个国家的首都都可以看到的,因此旅客们的兴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每个都好奇地拿起相机往泥浆和水坑猛按快门。 

其中一个最引人入胜的新景点,就是通往独立广场低下停车场的楼梯口。从楼梯口处望过去,只见整个停车场已完全被水淹没,水位与停车场的天花板同高。看后心里感触良久,这些年来已经记不清楚上下走过那个楼梯多少次了,现在看到它成为外国观光客的焦点,心里不禁感到欣慰,只恨没有带照相机,不能与众人同乐。

到了工业法庭,主簿官站在烂泥中,向多名律师宣告工业法庭将会修业四天或更长的时间,原因是法庭内受潮水侵入,现在一团糟。虽然不满,但也做不到什么。从好的一方面来想,这里一带在近日内应该会黄尘滚滚,原因是泥浆干了以后会变成非常纤细的泥粉,车子走过就轻易地掀起万重沙。至少这几天不需要到独立广场附近,免了吃泥之苦。 

屈指一数,自从精明隧道“建骏”以来,也算不清到底发生了大大小小多少场水灾。从环境证供看来,水灾的发生与隧道的启用,是在同个时间发生的。报章上还在质疑精明隧道的排水功能。其实现在我们应该怀疑的是,撇开隧道的排水功能不谈,到底是不是精明隧道的启用直接导致水灾接踵而来?到底精明隧道是不是罪魁祸首?

再过两个多月就是国庆日了。50年的国庆大典应该会在独立广场举行吧,假如这场水灾在国庆前夕发生,那也不失其中值得玩味的黑色幽默。只希望国庆大典不要成国庆大辱才好。

Categories: Free Style

Deja Vu

June 3, 2007 8 comments

 

                  

友人蓝先生大病一场之后,发现自己有了看透一切事物本质的能力。

与家人到戏院看戏,发现电影故事的发展,分毫不差地在自己预测之中。与朋友聊天,发现他们讲的东西好象以前都听过。在大学上硕士班时,发现老师讲的课好象只是随便敷衍了事。在公司上班时,发现其实不需要过于认真面对公司的制度,反正只要遵守上司的指示,即可安安稳稳渡过余生。

“最近身边所有的事情,都好象重重的既视现象(deja vu)。所有的事情好象早已既定,没有人可以逃过命运的安排。”他说。 

“很多人在大病过后,都会在一夜之间拥有了超能力。据说是头壳内因为巨大的气压变化,而使到脑部一些控制超能力的区域突然活跃起来。”我说。

“连你这一番话都好象是在我的预测之内。”他无奈地说。 

“我真幸运,居然有一个拥有超能力的朋友。”

“希望如此吧。”他说。

 

假如蓝先生搞错了的话,他应该不是有了超能力,而是刚开始面临中年危机。

少部份的男人隶属于两个类别。一种适合组织家庭,可以安安份份地做个住家男人;另一种是趋于迎接各种可能性,经常处于变化的状态。其他大部份的男人则流离于两极之间。如何平衡两个极端,则是每个中年男人都要面对的重大挑战。 

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一些对生活有巨大深远影响的事件,姑且称之为断层事件。完成学业,投身社会工作,就是一个断层的事件。结婚也是一个,生子又是另一个。每次的断层,我们会发现自己人生所拥有的可能性会大量缩减。

当这些可能性缩减到一个地步的时候,你已经可以看到未来几十年后的人生路径,因为还存在的变数已经不多了。这个时候,身边所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不断重复的既视现象,所有事物的发生,只不过是你熟悉的生活系统之必然产物。 

如此沉重悲哀的真相,是需要时间去接受的。这段过渡时期,就是俗称的“中年心理危机”。

希望蓝先生是真的有了超能力吧。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