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07

皮皮的发音

May 27, 2007 Leave a comment
 
最近发现同事把皮皮发音为“匹皮”。
 
虽然听了头皮有一点发痒,但是这好像是比较可爱的叫法。
 
 
沉默不代表接受  Silence does not amount to acceptance
 
如果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從法律的觀點來說,這只是一廂情願的假想。任何的交易都需要雙方主動的聲明同意才有效用。
 
案例一:

皮皮是個標準電視迷。最近他的付費衛星電視公司A設立了一個新頻道,播放風靡美國的一套電視劇HEROES,皮皮偶爾看看,也覺得很有趣,可是皮皮並不想真的就訂購這個新頻道。結果三個月后,賬單來了,皮皮赫然發現有一項額外收費。皮皮致電公司A查詢,守候20分鐘后,終于有個冷冰冰的接線員告訴他,電視上早已聲明,如果三月一日前不寫信聲明要中斷新頻道的服務,公司A將會自動跟顧客訂購這個新頻道。請問公司A有權力這么做嗎?

判決:

公司A無權自動跟顧客訂購新頻道。

案例二:

皮皮的手機收到一則短訊,告訴他吉隆坡聯邦大道的交通情況。短訊的末端註明:每週短訊收費50仙,如果不想再繼續接受此類短訊,請寫上NO THANKS, 並把短訊送到88992,皮皮根本不把它當一回事。月末,電話賬單上竟然出現了許多額外收費,全都是交通情況的短訊造成的。其實,皮皮的沉默,並不代表他同意要接受此類的短訊服務,這種收費是不合法的。

判決:

皮皮沒有答應訂購服務,因此收費無效。

案例三:

大黑告訴皮皮:“我這匹馬非常好, 跟我買下吧!非常便宜,我只要你500令吉。我讓你考慮一個星期,下個星期一,如果你沒有跟我說不要,我就當你買下這匹馬了。”皮皮以為大黑開玩笑,並沒有在意。星期二早上,細雨紛飛,大黑拖著他的寶馬來到皮皮家,並要皮皮付款。皮皮驚呆了,其實,皮皮根本不想買馬,大黑的一廂情願,是沒有法律效用的。

判決:

皮皮沒有答應買馬,大黑不能強迫皮皮付款。

人們往往以為沉默的背后,會意味著某種決定,但是一個人心裡怎么想,除非真的說出口,否則永遠是個謎。保持沉默是每個人的權力,任何人為賦予的含義都是枉然的。常常說沉默是金,因為沉默也是一種立場,一個選項,應該受到應有的尊重,不得作任何歪曲.

Categories: Pipi Square

打招呼

May 27, 2007 7 comments

 

每天早上,驾车驶入办公楼时,总有一个保安人员站在不远处,等着与驾车人士打招呼。长年累月下来,早上的打招呼环节就慢慢变成一种习惯,假如有一天不小心错过了,心里总会有一点不安,好像做错了什么。

马来西亚的人不会抗拒打招呼,但是比较少和陌生人谈天。当年有一段短暂的时间在澳洲生活,发现澳洲人不但喜欢打招呼,而且还擅于简短的破冰谈话。

傍晚在屋子附近的公园散步,遇到刚放工的人们驾着车子回来,他们会在车内向我招招手,虽然大家完全不认识。

在电梯内与洋人安娣共处,她会问:“这样冷的天气没冷坏你吧?”

“噢,还好。昨天比较冷”

“再过一会吧,冬天就过去了。”

“是呀。”

在购物广场中央的展览大厅,与洋人阿伯一起看着展览的豪华车子。阿伯说:“这种欧洲车子不好,离合器与刹车 踏板太近了。”

“先生有驾过欧洲车吗?”

“嘿,当年我有一架黑豹(Jaguar)…”

在广场外抽烟,中年洋人要求借个火。

“你包扎烟草的速度好快哦。”

“包了好几年,习惯就好。最重要的是包的时候要将烟纸的两端拉紧。”

“原来是这样。”

寥寥数句,时间控制得刚刚好。友善之余,不显得唐突,也没有为谈话的对象造成干扰。有时候说多了,牵涉到私隐就不好,他们就笑笑地说:“很高兴和你谈话”,然后就走开。

假如大家心情好,又有闲情的话,谈多几句,又多了一个雾水朋友。

Categories: Free Style

1992年某一天的夕阳

May 20, 2007 6 comments

如果要我说一个最叫我印象深刻的风景,那我一定会选择发生在1992年某一天的一个夕阳。

那天的傍晚7时左右,我刚冲好凉,手里拎着肥皂盒和毛巾衣物,经长长的宿舍走廊走回寝室。当年我住在中学的宿舍已有一段时间,养成了自己一套的生活起习,总喜欢在7时晚修前,最后的十几分钟才去冲凉。因此,那次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在那个时段经过宿舍走廊了。 

但是那天的情景有一点不一样。当我走到走廊的中段,一群为数大约五六名年龄不一的寄宿生,静静地望向同一个方向。这在青春期的少男们身上,是非常少见的,尤其是在晚修前的时段,大家都应该忙着收拾晚修需要做的功课。宿舍走廊外向中央主干山脉,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云顶高原。他们望去的方向就正是主干山脉,群山伏峦之中的夕阳。

夕阳的残辉,经过山峦的切割,不规则地从山与山之间的余缝中透散出来。所有的颜色都好像搞乱了一般,散布在山峦上的一片天空。而在同一个时间,四周开始灰暗起来,那种暗度,慢慢地延伸至夕阳残辉之处。 

在我之后,好象还有几个人加入我们的“赏夕阳团”。就在夕阳完全消失在山后的几秒钟前,不知是哪一个笨蛋,开始倒数起来。一时之间,倒数声便在团员间传出。大家呼出,“五,四,三,二,一”。然后夕阳就消失了。

说穿了,那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夕阳,属于那种随便一天我们都可能看得到的那种。但是由于它发生时的周边因素,和观看者的心情,使我印象特别深刻。

一个风景之美,美于观看者的欣赏角度。平时顽皮的寄宿生,在当天感受大自然的美,而和谐地与那片夕阳融合在一起。这种强烈的对比,使到那个1992年某一天的夕阳得以登上我的记忆中的殿堂。 

Categories: Free Style

皮皮是什么颜色的?

May 16, 2007 1 comment
 
地点:中国报副刊编辑部
人物:主任(40多岁)
       美术总监(好象也是40多岁)
       我(31岁)
讨论主题:皮皮的颜色
 
我:   皮皮应该是红色加一点粉红色加一点黄色的。
主任:但是熊仔都是巧克力色的哦。
我:   皮皮的性格有一点暴躁,所以应该是红色的。
总监:这个红可以吗?
我   :哦,很好,感觉不错。
总监:之前上色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皮皮是暴躁的性格。
总监:这个公仔黄色可以吗?(指着小蛋)
我   :它是一个鸡蛋,黄色或浅蓝色都没问题。
主任:它的头上有个ribbon,应该是个女的吧?
我   :哦,是的。她的性格比较冷漠,比较喜欢讽刺别人。
主任和总监:哦…
主任:忘了介绍,这是卢律师。
总监:哦,你好,这是我的名片。
我   :原来是美术总监,难怪这样会用CS2。
 
会议后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突然想起,好象从来都没有试过与几个中年男人,进行过这样CUTE的对话。
 
Categories: Pipi Square

星际奇遇

May 13, 2007 2 comments

The image “https://i2.wp.com/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en/a/a7/TNG_crew.jpg” cannot be displayed, because it contains errors.

 

星际奇遇:下一世代(Star TrekThe Next Generation)是我最喜欢的电视连续剧。

星际奇遇第一代启播于1966年。在制作初期,基于当时的电视文化和市场要求,太空船上的女航员,一律穿着短得不能再短的迷你裙。大部份的男航员们行为轻佻,经常在执行任务时与女航员眉来眼去。故事内容平平无奇,活像一套摄于太空船上的长篇肥皂剧。后来拍摄时间久了,故事内容的素质逐渐提升,人文元素也逐渐加强,这部戏最终得以进入经典殿堂,成为影响深远的一套连续剧。 

就如电视剧的宣传口号一样,“探索没有人去过的地方 “,故事的中心主要是围绕在探索新的外星文明。制作人从每一次与外星文明的接触,带出一些现代文明冲突症结。有些外星文明唯利是图,有些注重个人价值的荣辱,有的好战嗜血,有的喜欢咬文嚼字执着于法律条文。故事的主角们每一次面对不同的外星文明,都要绞尽脑汁想出应对的对策,解决文明冲突。有时候故事的发展可以反映一些当代的时事课题,看后往往教人深思不已。

曾有一个故事讲述主角们与一个新发现的外星文明相遇,但是完全没有办法与对方沟通,因为对方的语言系统完全是“比喻式”的。所谓的比喻式语言系统,有点像是中国的成语或谚语。比如“塞翁失马”这个成语,即使我们懂得塞翁失马四个字的意思,但是假如我们不知道塞翁失马的典故的话,也没有办法了解其中的含义。 

当时外星人不断重复地说着一个谚语,“小明与小光,在小岛上”,企图向主角们传达一个讯息。但是由于人类不清楚小明与小光的故事,而完全没有办法了解该讯息。外星人为了让主角们了解故事的含义,绑架了人类的船长到一个充满妖兽的星球,重演小明和小光的故事。最后外星人船长为了保护人类船长免受妖兽的攻击而壮烈牺牲。原来小明和小光当年困在小岛上,遇到了凶兽,两人合力击倒凶兽。该谚语是指双方同心合力,结为兄弟之邦的意思。为了让人类了解谚语的含义,他们不惜牺牲了船长的性命。

各种文明的形成,有着自己的历史背景和集体记忆。两个文明的交流,实在是不简单,欠缺一点耐性都不可以的。 

现在的国际纷争,除了是为了争取经济资源,大部份是因为文化冲突。各种不同文明背景的国家首领,都争相发表自己的立场,而忽略了真正地代入对方的立场,了解一下对方的心理。

有时不禁这样想,假如每个人都喜欢看“星际奇遇”的话,那么国际纷争就会减少了。

Categories: Free Style

遇贼记

May 7, 2007 Leave a comment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现在的社会,什么样的坏人都有。 

那天与老黑及猴子,刚做完运动,想要先去做个脚底按摩,然后一起吃个晚餐。三人共车,上路不久后,突然有个摩多骑士与我们等速平行,不断打手势叫我们停在路边。我们搅下车窗,问他到底怎么一回事。骑士表示刚才他跟在我们车后,看到我们的车底下冒出阵阵浓烟,看起来车子好像有什么严重的问题。

我们听后,心马上就虚了。事因没多久前,我们为车子加了“奇怪”的油。当时油站里,辛烷值(RONResearch Octane Number) 97的汽油卖完了,我们就用了辛烷值92的汽油。刚开始加油不久后,其中一名友人发现,加油器上竟写着“有铅汽油”。在一轮短暂的辩论后,我们决定不要冒险,马上终止加油。由于人心惶惶,我们一听到骑士说车子有问题,就不疑有他,马上停车,打开车盖查看。

那印籍骑士表示自己是在修车厂工作,毛遂自荐帮我们“修好”车子。只见他伸手进入引擎电线丛,好象很熟练地乱搞一通,然后叫我们重新开车。老黑马上尝试重新开车,却发现没有办法启动引擎。骑士见状后,马上建议我们将车子送入他的修车店。后来又提议帮我们买汽油。

都市人的多疑习惯使然,我们对于他的献议兴趣不大。加上他那过份热情的助人之心,也让我们更加怀疑他的动机。骑士察觉到无利可图后,就打算离开,临走前还厚着脸皮向我们拿“喝茶钱”。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们更加深信这家伙有问题,决定一毛不拔,坚持到底。

骑士离开后我们,老黑徒步到临近的油站买油,顺便看看附近有没有修车厂可以帮助我们。剩下我与猴子留守车旁,闲来无事,就研究车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怎知仔细一看,发现车子引擎附近的一个通电接头被人扯开了。我们将接头连接后,引擎就马上能被启动了。至此我们方知被人耍了。看来那可恶的摩多骑士,在打开车盖后的一霎那,将通电接头扯开,将车子“弄坏”,想骗我们的钱。

事后检讨,以后要是再发生类似的事,绝对不会打开车盖让陌生人染指车子的引擎。

更重要的是,绝对不能在了解车子的实际情况前,随便停车。

没有被小贼骗钱,可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老黑那笔“喝茶钱”,虽然逃过小贼的魔掌,但也没能省下。只不过,请喝茶的对象换成猴子与我。

Categories: Free Style

“马来西亚人的广东话”

May 3, 2007 2 comments
 
响应“麻坡人的华语”,特撰以下"马来西亚人的广东话":-
 
香港记者:阿伯对这里的生活有何意见?
马来西亚小贩:我响昵度摆萝蒂档好唔西囊,昵度嘅妈打苏玛好班赖吃瑞,哈里哈里家家叫叫。
香港记者:?????(只听懂几个字)
Categories: Entertain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