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洗脑大会

January 29, 2007 4 comments

 

一段日子非常倒霉,不知怎地吸引了很多直销员对我展开硬性销售攻势。有的直销员的手法比较温和,有的则另人难以接受。 

其中一个让我留下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

这名直销员是我的旧友,不大好意思直接拒绝人家,因此破例让他发言久一点。一开始,他对我说,“想象一下,有一个美丽的早晨,你突然想要喝最纯正的卡普奇诺,于是就马上买了机票去里约热内卢。你想不想过这样的生活?”简直是白痴的问题,姑且不论飞到里约热内卢已是几天后的事情,但是这种想飞就飞的闲情和气魄,有谁不想 

类似如此的问题反复了几个回合后,来到戏肉了,他就问,“你想不想每天不用做工,银行户口的储蓄自动增加?想的话,就跟我出席我们的说明会吧。基于当时算是空闲,加上考虑到大家是朋友的关系,于是答应与会。

虽说是说明会,但是出席的直销成员几乎与外来者一样多。会场上朝气蓬勃,所有的直销员士气高昂,不论台上讲什么,总是使劲地拍掌和欢笑。每一个会员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快乐和积极。 

台上的发言人使用的是与我友人同出一辙的手法,不停向台下反复提问简单的引导性问题。每次发问过后,会员们都会精神奕奕地以吓人的声量回答。一问一答几轮后,那些外来者就很自然地会跟着回答那些简单的问题。

表面看起来象是台上与台下的一种互动,实则是一种类似洗脑的手法,终极目标就是麻木和摧毁掉参与者的思考和判断能力。 

当年苏联秘密警察针对一些受过军事训练的疑犯进行盘问,也是常用这种手法。首先为疑犯注射药物,模糊其集中力,然后在过后的几天里,甚至几个星期,不断地反复提问一些简单的问题。比如“你叫什么名字?”“我身后有几根柱子?”等。到了最后,即使铁打的汉子也会精神崩溃,完全丧失判断和思考能力,于是对于秘密警察的盘问,无所不答。 

过后的说明会进入另一个环节,由资深会员上台分享本身的奋斗过程。我的朋友也有份上台。

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叙述自己悲惨的家庭背景和艰苦的创业过程,然后欣喜的宣布自己现在美好的生活状况。全部自然是归功于公司的完美分红计划。 

但是很遗憾的,他在上面所说的,有80巴仙是谎言。他的家庭背景并没有所说的那般凄苦,他的现况也没有所说的那般富贵。根本就是一派胡言。

自从那次的事件后,以后凡有直销或传销业者接近我,我一定会将这个朋友的电话给他们。

Categories: Free Style

逮捕警示

January 22, 2007 2 comments

 

 有读者来函要求我写一篇关于“米兰达警示”(Miranda’s Warning)的文章。基于太久没有写一些关于法律的文章,心里有一点不好意思,所以马上就动笔写了。

米兰达警示是美国用语,指的是美国警方在正式逮捕嫌犯时,必须向嫌犯简略地讲述他的法律权益。假如警方没有发出有关的警示,嫌犯在逮捕后所有的口供,包括认罪,都不受法庭承认。

 “米兰达”一词,是源自1968年美国的一个案例,由米兰达先生针对亚利桑那州法庭的判决,向最高法院上诉。上诉的原因是因为他在没有被告知他的法律权益下,不清不楚地向警方认罪了。

 最后判决当然是米兰达先生上诉得直,掳带及强奸罪不成立,无罪释放。所以米兰达先生从一个强奸嫌疑犯,一跃成为美国法律之星,从此所有的美国律师都认识他。

 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米兰达先生在重审后,还是被判入狱11年。

美国的逮捕警示的内容,与我国及其他英联邦国家有一点不同。 

美国版的全文如下:您有权保持沉默,但假如您选择说话,所有您所说的可以被用来作为呈堂证供。您有权咨询您的律师并可要求您的律师的陪伴。假如您没钱聘请律师,政府将会供应您一个。

我国采用的是英国版的,可就没有那么客气,而且简短得多:不是势必要您讲,但是您所讲的一切将可能成为呈堂证供(常看港剧的朋友,应该不会感到陌生)。您可以保持沉默,但是那将在审讯中对您不利。

两种警示最明显的分别在于保持沉默的后果。前者不会因为嫌犯保持沉默而产生反效果;英国法律制度则没那么厚道,你不说,我就可以假设你一定是心有鬼。 

其实这样不好,与法律精神背道而驰。法律的假设是,所有人在未证明有罪之前,都是清白的,怎么可以随便假设人家心里有鬼?

保持沉默可以有很多种可能性。 

有的可能是为了保护一些更重要的人或事物,宁可自己被告。

有的过于自我托高,以为保持沉默会没事。 

有些人在被他人严重诬赖或发脾气的情况下,会变得突然间高傲起来,不屑理会其他人的指责,赌气保持沉默。

有女朋友的男人们一定有遇过这种情形。

Categories: Free Style

商業電影

January 17, 2007 7 comments

 

本地許多獨立電影人,奉王家衛和蔡明亮為偶像和學習對象。這樣做沒什么不好,反正兩位大師貴為國際冷門電影節得獎常客。沾得上他們點兒的藝術氣息,得獎的機會自然高一點。

只不過苦了很多支持本地創作的觀眾,在觀賞他們的電影時,要面對長時間的死寂和電影停格的現象。

曾經看過一套“非商業片”,片中有長達八分鐘的死寂是用來拍男女主角吃麵的畫面。兩人默默地吃麵,不發一語,吃完麵后還要看男主角慢慢地洗碗。八分鐘沒過完,很多觀眾已經“頂不順”離場了。

完全可以理解在電影裡採用停格的手法,試圖讓觀眾在沉靜下來的畫面當中,有時間穿插觀眾本身的想像空間。但是這種手法可以成功則必須居有兩個因素︰一、電影本身必須能夠喚起觀眾想像的慾望;二、停格不可太久。很可惜的是沒有多少玩藝術片的朋友可以拿捏得準,搞到觀眾叫苦連天。

其實,一套低成本的非商業獨立電影也可以拍到很好看。幾年前就看過一套由鬼才導演Richard Linklater拍的《錄音》(Tape)。整套戲長達86分鐘,全是三名演員在一個房間裡的對話,一個外景都沒有。三人談話的內容涉及其中一位男主角是否在若干年前強姦過女主角。主角們的對白精闢簡短,但是整套戲拍得戲力萬鈞,氣氛迫人,令觀眾有興趣看完整套戲。

市場上大片太多,觀眾有時看膩了大製作,想要反璞歸真看一些有誠意的小製作。因此,非商業片絕對是有生存的空間。只不過,千萬不要一味為了想要得獎而去拍那種不倫不類的藝術片來虐待觀眾。

Categories: Travel

榴连经

January 8, 2007 4 comments

 

 

那天与一个来自新加坡的顾客闲聊,谈起榴连。 

“有什么吃榴连的地方好建议?”他问。

“说到吃榴连,我最常光顾的一间榴连档就是SS2的大尾榴连档。大尾老板为人诚实,做生意又不计较。心情好的时候,喜欢随便开榴连请顾客吃。最重要的是,他的档口经营十多年,供应网广阔,货源即充足,品质又好。”当下立刻画了路线图给他。 

“一直记得很多年前,吃了一个D2榴连。一打开它,里面就只有两苞果肉。我与太太一人一苞,马上就饱了。还记得它的味道偏苦,正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味道。现在想要找回来,已经找不到了。”

“苦的榴连应该是我们所谓的山榴连,可遇不可求。现在的人,口味较偏于甜味,甜味的榴连也不错。假如你到我介绍的那档口,一定要叫猫山王来吃。猫山王果核幼小,果瓣肥大呈金黄色,味道强烈,苦甜及至,你一定要试试。” 

“今年柔州大水灾,南北交通中断,马来西亚各地的榴连运不去新加坡。即使是南北交通恢复,昔加末那边大家善后水灾,忙得团团转,入口到新加坡的马来西亚榴连也会大大地减少。现在在新加坡可以吃到的,可能是泰国榴连,都不好吃的。”他说。

“泰国国情与新马一带不同,他们较喜欢口味较温和的榴连,再加上他们的榴连大部份出口。所以从来不等榴连落地,直接从树上剪下果实,就拿去卖了。我们这边就喜欢让榴连自然落地,最好再放置一段时间,让它发酵,那么味道才会更加浓烈,果肉才会更加酥软如糕浆。” 

“我小的时候,婆婆有一个榴连芭,种有十几棵榴连树。每次榴连季节,婆婆让顾客前来选树。顾客选好后,那棵树在榴连季节里就算是他的了,所有落下的榴连都是他的。“包树”的价钱大概是一千左右。有时榴连落地后,顾客没有来吃,我们就把它吃了。回想起来,真是开心。”他说。

“一棵数一千左右?那么你的婆婆一年不是有至少一万多的收入?” 

“对啊。她都不用做工了就可过活了。”

“真是羡慕你,每年有免费榴连吃。” 

“但是这个榴连芭后来被政府征用,拿来建筑公路了。”他不胜唏嘘。

Categories: Free Style

预算案

January 3, 2007 2 comments

 

友人大黑先生读会计出身,在银行任高职,专司银行内部财务及预算事项。 

新的一年来临,他平时做预算案做上瘾,也为自己做了一个15年的预算案。

“根据我的预算案,15年后我的现金存款可以高达一百万。” 

“存款竟然有那么多?”

“那还未包括我的房地产的呢。” 

“好厉害,请问你是怎么存的呢?”

“我目前月入六千,每个月自己的消费只用一千,其他的用来缴付银行的贷款和其他必然费用。” 

“那一千元包括汽油费吗?”

“包括。” 

“那有包括给钱父母吗?”

“父母可以算是自给自足。但是我之前有向妈妈借钱,讲过要还的,所以目前每个月还有在还几百元。” 

“那一千元包括与朋友出来喝茶玩乐、外出旅行和其他意外费用吗?”

“包括。所以我每天只能在外吃两餐。假如有外出旅行的话,那么就必须少吃几餐。所以下次你们假如有搞什么旅行的话,请你务必提早几个月告诉我,以便我可以存钱去玩。” 

15年后的一百万应该不是什么大钱。到时候你的孩子长大了,你的一百万转个手,立刻就要用来供小孩读大学了。”

“我会劝他学爸爸一样读本地大学或本地学院,只要有本事,在哪读都是一样的。”

“但是假如他哭着烦你说,他要象朋友一样到英美国家留学呢?”

 “那么我就狠狠地教训他,打他一顿够力的。”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