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6

秋名山

November 28, 2006 6 comments

 

秋名山是“头文字D”漫画的作者以榛名山为原型,虚构出来的一座山。榛名山的山路全长不过是3公里,但是共有30个左右险恶的转弯,几乎每100米就有一个急转弯,其中几个还是180度的“发夹转弯”。所以对飚车一族来说,绝对是练习漂移技术的好地方。 

头文字D”里的男主角由于工作的需要,时常经过这条山路载送豆腐。在长久的训练之下,练得一手好技术。即使在险恶的山路急速行驶,他可以单手掌盘,同时还倚窗托腮沉思,看起来象是完全投入“人路合一”的状态。 

这种人路合一的状态,也经常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的那一段路是在加星山一带,是我每次与朋友聚集饮茶之后,回家的必经之路。这一条路全长应该不超过4公里,一路上都没有交通灯。 

在凌晨时分,车辆稀少,在快速行驶的情况下,会有一点点的冒险感觉。这种感觉,是车子被发明后带给人类最大的感官革命。通过驾驶,人类速度感超越肉体的极限,得以从非人类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急速行驶时会自然产生危机感,驾驶者在这个时候所可以依靠的,除了是自己的车子之外,就只剩下本身的意志力了。意志力强者,控制车子的信心就更大,所以可以将车子的性能推到极限。 

当车轮辗入这段路的那一刻起,我的精神马上进入另一个境界。整个路程不再需要刹车,一个高档芽,从头带到尾。每一个转弯,车子都会以近乎完美的弧度,轻轻划过转弯的内侧。然后在转弯的角的顶点,踩油飞驰而过。 

也有试过与好勇恶斗的改装车在这段路上相逢。在直路上也许会稍微落后,但是一到转弯处,等着改装车的刹车灯一亮,我就会乘着那一瞬间超越它,然后绝尘而去。那种满足感,嘿嘿,并非局外人所可以体会。 

所以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两座山,一座是断背山,另一座是秋名山。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Nostalgic Stuff

猫之战记

November 20, 2006 4 comments

 

向来对猫并没有什么值得记载下来的情感。但是自从屋子来了一只无论如何用什么方法都赶不走的猫后,在每天观察之后,开始觉得猫这种动物也是非常有趣的。

那只野猫,相信年纪还很轻。刚开始时,它只是偶尔会出现在屋角处,静静观望周遭的事情,完全没有对我们的生活带来任何影响。猫这种动物,如果将它拟人化,最凸显的人格就是高傲和疏离感。人猫相处在当时是处于一种完美的平衡点,双方几乎都不会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但是这种平衡状态,在屋友一次手痒,跑去替它搔痒之后,就完全被破坏了。猫儿被屋友搔痒后,最大的人格改变(请允许我再一次将此猫人格化),就是是它的“淫根”被屋友搔活了。

它被搔痒后的第一个夜晚,彻夜不眠地在屋外嗷叫,好象是在思念我的屋友一般。到了夜半3点钟,仍不愿意停止。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爬下床与它对峙。

一打开后门,猫儿就好奇地望向我,看定以后,就友好地向我叫了几声。就这么一个面照,我就发现它被屋友激活的,并不是什么淫根,而是跨越物种的友情。这只未经世事的野猫,在被人类搔痒一番后,开始将人类当成朋友了。一个无意的搔痒动作,已经将让它明白,不同类种的动物也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但是当时是半夜3点种,我完全没有那个美国心情去思考那么深邃美丽的课题。于是我盛了满满一杯水,假装好意递给它。身为一只年轻的猫,毕竟入世未深,当然也是猫儿好奇心重的本性使然,它果然不疑有他,伸颈看看我的杯。就在这时,我立刻狠狠地将整杯水洒向它,淋它一个措手不及,夹尾而逃。第一轮战事,人类获胜。回去睡觉。

但是3分钟后,它又回到原地,继续它的嗷叫。我再一次起床与它对峙。第二次的面照,它居然不计前嫌,还是对我友好地叫。我不理它的友好表现,再用水淋它。这个过程,整晚重复了三次,最后我被逼放弃。

跨越物种的友情,毕竟不是几杯水就可以扑息的。

那晚的事件后,我也有几次遇到它。猫儿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高傲了,因为它已经单纯地当我们是它的朋友,放下它的防卫姿态了。猫儿开始会向我们低声喵喵叫,假如它心情好的话,甚至还会用身体摩挲我们的脚。对它仍心有芥蒂的我,还是会反射性的走开。这种情形维持了一段时间。

可是就在上个星期,我在拿衣服到洗衣机的时候,再一次看到它眯着眼睛,懒懒地躺在柜子上,终于忍不住走向前,替它搔痒。

最后一轮战事,猫获胜。

Categories: Free Style

特斯拉

November 14, 2006 7 comments

 

最近看了一部很有趣的电影“死亡魔法”(The Prestige)。戏里的两个魔术师为了一种匪义所思的魔术-移影法(The Transported Man),而争得焦头烂额,到最后谁也没有好的下场。 

移影法在戏中指的是魔术师以常人不可能办到的速度,从一个地方瞬间移动到另一个地方。同一种魔术,两个魔术师抢着表演,因此出现了几个版本,“新移影法”、“正宗移影法”到后来的“真正移影法”。好象怡保鸡丝河粉或肉骨茶,在前面加个“正宗”或“传统”什么的,食物好象会变得比较好吃。

后来在戏里终于出现了一名科学家,发明了类似瞬间移动的机器,间接地终结了两名魔术师的恶性竞争。那名科学家是真实人物,他的名字叫尼古拉特斯拉 Nikola Tesla)。此人的名字当年有出现在我中学时代的教科书上,也是他发明了可恶的“左手定律”和“右手定律”,害得我那一年在物理考试时比手划脚,找出运动或电流的方向。 

说起特斯拉这个人,假如说他是影响人类日常生活最深远的人,可是一点都不为过之。他奠定了人类社会的交流电系统,现在所有插电式的家庭电器,全都与他的发明有关。其他与他有关的发明包括无线电、遥控器、扩音器等。

特斯拉早年曾与发明之王爱迪生打工十多年。爱迪生长年深信直流电乃为电流系统的未来,因此一直都不太喜欢主张改用交流电的特斯拉。 

爱迪生曾经请求特斯拉将直流电系统一些很严重的弊病一一纠正,特斯拉向老板要求美金五万元(相等于现在的一百万美金)作为酬劳,爱迪生当时一口答应。后来工作完成了,特斯拉向爱迪生要钱,谁知爱迪生笑嘻嘻地说:“老兄,看来您真的是不太明白美国人的幽默噢!”后来爱迪生更进一步拒绝加薪,导致特斯拉与他正式决裂。

两人的后半生几乎不曾中断过激烈的竞争,就如“死亡魔法”里的两个男主角一样,双方都曾因为他们之间的恶性竞争,而差一点破产。后来两人曾有机会一起联名获得1915年的诺贝尔奖,但双方因拒绝与对方共享荣誉,而双双一起失去获奖的机会。 

特斯拉一生中总是缺乏运气。明明他比马可尼早发明无线电,但是马可尼却被全球承认为无线电之父。明明交流电才是电流系统的未来,但是他在有生之年却因为这个理论而与雇主闹翻。明明应该是很有钱的人,却在晚年时穷苦落魄。

Categories: Free Style

短讯服务

November 7, 2006 3 comments


打从1992年第一则手机短讯发出以来,短讯服务已发展成为人类社会一大有用的发明。 

记得在90年代中,国家经济起飞,工作人士开始人手一机。但是那个时候,手机短讯未形成气候,习惯发手机短讯的用户,实在没有几个。

手机短讯在当时,只是限制于联络不到当事人,或不想与对方讲话,没有得选择的情况之下才使用。即使到了现在,许多仍未与手机天人合一的阿伯阿婶们,还是没有发送短讯的习惯,也完全不觉得发送短讯有何妙用。 

到了今时今日,手机短讯的妙用可以说是无穷无尽。多少人因为短讯这个东西,或搞得身败名裂,或飞黄腾达。

滥用短讯的例子,多不胜数,有时一个不小心就会惹祸上身。在比利时,就有一名菲律宾人,因为发送了一个无聊的短讯而被警方逮捕。 

那则无聊的短讯大意上是说:“哈罗,我现在无处可逃,希望接下来几天可以借用您的公寓让我投宿……你亲爱的奥沙马上”

除了用短讯来散播一些妖言惑众的消息之外,最常见的,就是用短讯来作弊。在欧洲及一些东南亚国家,政府开始关注考生们用手机短讯来作弊的课题。利用短讯作弊的干案手法很简单,学生们在进入考场前,先设定短讯的集体收信人,进入考场后,只要将选择题的答案(ABC),无声无息地发出就可以了。曾经试过在一个考场,同时有20名以上的学生通过短讯换料。

也有人因为手机短讯发达的。现在常见的一些选美或歌唱比赛,让大众通过手机短讯投票来决定那一个选手可以进入决赛圈。这种投票方式是由“美国偶像”(American’s
Idol
)首开先河,现在发展成这种类型节目的必然投票方式。 

这是我不能苟同的。 

投票遴选之所以公平,是因为“一人一票”的原则。手机投票没有这方面的管理机制,所以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公信力的。再加上越多人投票,主办当局就可以赚越多,因此整个投票活动的原点动机和操作模式,是不可能与“一人一票”的原则共存的。

其实这类选美或歌唱比赛,求的是观众的参与感,增加热闹成份,大家开心就好。至于公信力这种东西力,无需太过执着,因为很久以前我们就习惯听到关于比赛内定成绩的种种传闻,所以已经不会大惊小怪了。

只是,我很感兴趣的是,不知道是否有一天,我们会否选出一个貌似许纯美的美后,或象William Hung之流的歌王呢?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