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06

越南所见

October 31, 2006 12 comments

 

 这次到越南南部旅行回来后,久久难以抽离旅游的心情。萦绕心里的,不是异国风景,而是越南人的风情和那郁香的越南咖啡。

友人狗佬久居胡志明市,这次旅游有他带路,并借着他那半咸不淡的越南话,我们得以体会到一般游客难以体会得到的旅游味道。 

在旅游的过程中,与越南男人交流,或与越南女人搭讪,都经由狗佬安排布局,而且通常都无往不利。因此,这次的旅游,与越南人交流(或搭讪)就成了我们旅游的主要目的。

有试过一次,我们到一个陌生城市的餐厅用膳,经过狗佬的沟通,招待我们的女侍到最后同意为我们带路游逛市中心。又有一次,我们在胡志明市市中心迷路,到一间咖啡屋问路。一名女侍战战兢兢用英语向我们解释的同时,整间咖啡屋的女侍围着我们关心地观看,搞得我们觉得怪难为情的。 

越南南部的眉公河三角洲地带,被眉公河的支流分割成无数的地域。以舟代车的次数,多不胜数。在我们乘船经过无数的河村时,许多村民和小孩,都会面带笑容向我们招手以示友好。

越南人给我的感觉是他们凡事都以平常心以对。在市中心的路上驾摩多车,面对的是成千上万辆摩多车,驾驶时时速很少超过40公里,慢慢地驾,总会安全抵达目的地。过马路也是一样,要慢慢来的,以平常心过才会安全。 

在越南的村镇,常会看到路边有许多供人睡觉或喝茶的小店。这些店备有几个吊床,让顾客小睡一个。另外一个有趣的特色就是,店内的椅子,一律会面朝向大路,而不是围着桌子摆设。听说那是因为在越战前后,常有重要的广播在路边的扩音器播出,所以大家即使是喝茶是也要面向大路,小心留意广播。

越南人深受佛教思想的熏陶,大多数人的行事举止都在一定程度上的道德范畴内。因此在越南旅游都还算是安全的。

原则上,我不同意业余的游客随便出版游记误导大众。 

尤其是那些只试过自助旅游到过某国一次,回来后充专家著书批评该国种种不是的人,更加不可原谅。

但是假如只是记录旅游的好心情和所见的好事物,则多多益善,不好的事物最好少提为妙。因为旅游这种活动,注重的就是体验,不能因一个国家的万恶,而舍弃它的一美。这个道理与刑事律师的处世之道是一样的:我为一个罪犯辩护,因为我相信一个好人也会做错事的。 

谨以这个原则写下这篇短短的游记。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Free Style

鬼才

October 18, 2006 2 comments

 

 白二先生年轻时曾参与话剧演出,听说还颇具名声。那天闲聊,白二先生又假假借意提起他的豆蔻少年回忆录。

 “在我全盛时期,许多人排队请我去表演。忙不过来时,我只好婉拒他们。”

 “那很多人要失望了?”有人随口附和。

 “是啊。记得一次,有个女人不死心,不断尝试说服我,还给我戴高帽,说,象我这样的天才,越忙碌越精彩。”

 “你就好啦。”

 “没有啦。我马上就说,不不不,我不是什么天才啊。结果那个女人接着说,你不是天才,你根本就是个鬼才!”白二先生笑眯眯地继续说:“结果,因为鬼才这两个字,我心痒痒,得意洋洋地中了她的圈套,被她成功说服演出了。有人欣赏我,还冠上鬼才的美誉,真的不枉此生。” 

“鬼才”二字,听其名取其意,应该指的是那种拥有媲美天才的才华,却没有天才的正气。鬼声鬼气,给人的感觉总象是阴森恐怖却有与众不同的天赋才能。

 鬼才比较常被用来形容艺能性质的人才。可以称上鬼才的人,行为处事必须经常出人意表,跳脱世俗设限的框框,看似不怎么费力又可以取得让人赞叹的成果。

 被誉为鬼才的,乐坛有黄霑周杰伦,影坛有王晶王家卫蒂姆伯顿 文坛有史蒂芬金,时尚界有 John GallianoFranck Muller ,连网络骇客也有被称鬼才的。尽是一些另类领域的人物。

 古人之中,被誉为鬼才的,也大有人在。宋人钱易曾在《南部新书》中说过:“李白为天才绝,白居易为人才绝,李贺为鬼才绝。”李贺的诗,题材语言瑰奇诡异,整个诗境与构思也非常奇异,开拓了另类的诗风。宋人黄庭坚自幼聪颖异常五岁能背诵五经,七岁写诗。别人称他鬼才,因为传说他因为奇遇而记得自己的前生是个读书人。廿六岁即受到重用,文章与一代文豪苏东坡一时齐名。

 不是每个人都相信前世今生的说法,可是这看来是要被称为鬼才的其中一个条件。鬼才的才华跟鬼很有关系,自己的过人之处,是因为天生而来的,无需太大的努力。听起来颇具神秘色彩,更添鬼才的独特气质。

 不管是天才、鬼才还是蠢材,在白二先生这种年纪,假如还没有因为他的演艺天份而出名的,那么他肯定只是个普通人。

(开斋节要到越南旅行,所以早一点写好下个礼拜的文章)

 

Categories: Free Style

空手道

October 17, 2006 6 comments

 

刚开始有学习空手道的念头,完全是因为想要尝试一下与人搏斗的滋味。

 实际上我的工作性质,在精神的层面上,有很大的程度象个职业搏斗者。诉讼律师与房产买卖律师的分别在于,前者需要不时寻找对方的弱点,狠狠给予致命的一击, 而后者必须将所有的弱点保护妥当,不让任何一方有机可乘。无论如何,在庭上的口舌之争,毕竟胜负有时不能黑白分明、淋漓尽致,所以还需要寄情于肉体搏斗,才算得上是痛快。

 再者,我一向不能苟同那些每个月缴几百元到健身室锻炼的人,然后最后都变得娘娘腔出来的做法。所以,我以30岁高龄去学空手道,就变成一个合逻辑的推论结果。

 教练的花名叫做“丧辉”。打从十多年前,他武功高强、好勇恶斗的威名,就在我们一众学生的脑海里烙下不可磨灭的高手印象。早在中学时代,他就可以在几分钟内,徒手劈开一粒椰子。

 第一天上空手道课程,教练就对我们说:“这里的训练方式是不人道的,武道之路从来就没有听过是人道的。你们来到这里,就是要接受折磨,将你们的身体推向极限。”

 热身运动从脚部做起,一直做到头部。

 然后就是很拿命的舒筋活动,有一点象是做逾加。教练要我们以做一字马为目标,双脚撑开以至弯身的时候,下巴可以触碰到地面。然后大家要一直维持双脚撑开的姿势,直到教练满意为止。维持这种姿势到30秒钟后,下半身开始失去知觉,到最高境界的时候,你会认为你的下半身已经不见了。通常做完松筋活动后,人人会有体重已经减轻一半的错觉。

 舒筋活动后是挥拳和踢脚的训练。由于我是新手,还没有学到任何拳法和腿法,教练要求我原地站弓字步。

 5分钟站下来,已经觉得天旋地转,快要晕倒了。岁月催人老,没有办法勉强,只好做到一旁休息。

 如此折腾自己,换来的是一整个礼拜走路时脚要开成八字,和一种无以仑比的满足感。我以30岁的高龄,重新掌控我自己的身体。

 可能现在学习空手道,到最后还是沦为一个拥有大肚腩的阿伯,但是至少还是一个拥有大肚腩但是武功高强的阿伯。

 

Categories: Free Style

立辉和儒宣的宝宝出生了!

October 12, 2006 7 comments
This is to announce that there’s a new BB in town, congrats to Steve and Ruxuan!!!
 
The new parents are now having headache as to how to name their BB. They have narrowed down the choices of name to the following:-
 
1)  雨若:因为她是在雨夜中落下的小精灵;
2)  涵曦:因为是我们对她含着希望;
3)  嫣然:因为她总是嫣然一笑。
 
(Quoted in verbatim from Ru Xuan’s text msg)
 
My choice is 雨若.
 
What do you think?
 
 
Categories: Announcement

叩应节目

October 9, 2006 Leave a comment

 

 “叩应”是 “call-in”的中文翻译,是近乎神来一笔的中文翻译杰作。

 电台叩应节目指的是广播员与致电参与节目的听众,在没有播出时差 (free airtime) 的情况下,自由地交谈。

 叩应节目始于20世纪40年代,始祖是一名任职于纽约WMCA台的广播员,名叫巴利格莱 (Barry Gray)。起初完全是因为主持节目时感到无聊,而通过麦克风与正在做节目的乐队成员谈天。过后发现广播效果奇佳,而开始被广为模仿。后来还延申至让听众致电上节目。

严格来说,谈论政治课题的叩应节目,算是近期的时尚产物。 

由于完全没有办法预测听众会在电话里说些什么,叩应节目对电台来说,有一定的风险。因此这种节目在半个世纪以前,主要是集中在有奖游戏以及一些无关痛痒的清谈节目。

尤其是在二战后的冷战及铁幕时期,全球各大强国角力的战场主要是政治思想和意识形态方面。让大众在毫无管制的情况下,在广播频道上随便谈论政治课题,是执政者不可能允许的事情。所以在1987年以前,政治课题的叩应节目,即使在美国也不能算是普及化。 

80年代末,冷战告一段落,铁幕政策开始瓦解,再加上1987年美国对电台解除播出时差的限制,政治课题的叩应节目才开始普遍起来。

马来西亚中文电台的政治课题叩应节目在三、四年前,开始蓬勃发展,尤以“哗!Fm”的节目,如“下班红绿灯”,最广为注目。虽然该电台后来因商业因素停播,但是它所带来的冲击,多多少少改变了马来西亚的中文电台气象。 

近年来,续“哗!Fm”停播后,其他的中文电台基本上算是延续了这种言论自由的气氛。这种自由的气氛,对我的父辈来说,简直是难以置信的事。在他们的年代,还有人因为藏有“毛语录”或不小心在公众场合讲错话,而被“暗牌”(秘密警察)捉去问话的。

难能可贵的是,我们的国营中文台“爱Fm”,在这方面俨然有自由先锋的风范。在言论自由尺度和谈话品质上,远远超过其他同类型的节目。再者该节目名曰“开麦无障碍”,也表现出一定程度上的幽默感。只是可惜的是,在6月份该节目似乎碰上一些障碍,导致节目必须面对一些重组。 

由此可见,这种言论自由的气象并不稳定。

仿佛听到“哗!Fm”从墓地里传出一阵阴声: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须努力”

Categories: Free Style

这个十月

October 3, 2006 8 comments

 

 

 白二先生在这个十月有新的搞作。

“这个十月,我反思自己的人生,看看自己这一生还有什么遗憾。最后得到一个结论。”

“什么结论?”有人问。

“我要去学空手道。”

“为什么?”

“我不想这一生人没有留下任何伤痕。I don’t wanna die without scars

“不需要学空手道,你去学烹饪就可以留下更多伤痕了。”一名友人说。

“不是那种伤痕,我要的是可以向人炫耀的那种伤痕。”

 十月是一个撩人的月份,人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奇怪的念头。

 在稍北的地带,在十月份的开头,已是开始进入寒冬。

 这个时候处于安逸状态的人,在进入寒冬季节之前,会赶紧进一步享受人生。十月份秋高气爽,最适合远足和在户外开办烧烤会。日本人在秋尾的时段,会比较趋于进食更多美味的食物。

 这个时候处于危机状态的人,在进入寒冬之前,危机意识会以几何图形的趋势上升,精神也会更加绷紧。俄罗斯在1917年的年头首先发生了“二月革命”,推翻了君主制度。但是该国在进入寒冬前的十月份,延续不断的饥荒导致民间群体的恐慌,再一度引发了发生民间武装起义的十月革命。白二先生毫无疑问的是属于危机意识严重的人。

 马来西亚虽然没有冬天,但是十月份是回教徒的斋戒月,然后接下来是连接不断的喜庆假日和学校假期,人民的精神状态无异于慢慢进入寒冬前夕。

 许多人和企业会在这个月份开始放慢脚步。乘着一年结束前,作一些内部调整。

 我的公司就在这个十月份,着重于内部整顿,人员重新调配分组。一年下来所屯积的琐碎事件,也乘着这个机会去处理分类。

 这个时候的法庭和其他政府部门的事务,也自自然然会慢下来。

 顾客打电话来,催问他们的法律事务的进展。我们就说:“十月份嘛,斋戒月,然后是开斋节、屠妖节、圣诞节、元旦新年。给一点耐心他们罗。”

 

 

 

Categories: Free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