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06

浅谈冷笑话

July 25, 2006 7 comments

 

 本人最大的理想是长年保持年轻心态,不与潮流时尚脱节。因此常常都会自动自发地更新对新潮流的认识。PDA渐趋普遍,马上买一个来用用;侧田周杰伦卫诗推出专辑,我也会在电台有播他们的歌的时候,特别留神歌词旋律;偶尔还会翻阅日本杂志,看看日本妹有什么扮可爱的新动作。

 

冷笑话是近年崛起的一种潮流,本人企图跟进,但是最终实在拿它没辄。

 

最近的一些电视综艺节目或电台节目,在开始进入节目的核心内容前,会来一个“冷笑话环节”。来宾必须讲一个“冷笑话”来暖暖场面。

 

值得注意的是,主持人竟然会特意注明他们要的是“冷笑话”,而非好笑的笑话。这些来宾说完“冷笑话”后,主持人竟然也给得出那种“冷”的反应,实在不可思议!反而在这厢边,我常常听了冷笑话后,给的反应与主持人的反应不同。我多数只给得出两种反应。第一种是想揍讲笑话的人,第二种反应是觉得非常好笑。

 

有一次,听到一个这样的笑话:有一只猫,追不到老鼠,为什么?参与听笑话的人假意努力猜出正确的答案后,出题者给了答案:因为老鼠骑着摩哆车。

 

这种就是听了就想揍人的笑话,非但不冷,而且听了以后火都起来了。还好这个笑话还有下半部,而且结局也蛮好笑的,讲笑话的人才得以幸免重伤。

 

在我的年代,人人都想说出哄堂大笑的笑话,而冷笑话是笑话的失败作。

 

好笑话难求,不同年龄阶层对于“好笑”的定义差距越来越远。冷笑话越讲越多,逐渐形成一种新的文化潮流,自成一格。摆脱失败作的宿命,渐而喧宾夺主,取代正统笑话,成为主流。乍听之下,好象出生贫寒的大亨之奋斗史。

 

有时想一想,冷笑话未尝不是一种说话的艺术。有时在各种客观情况的设定下,有些话你不能说,但又想说,可以试一试讲一个冷笑话。

 

最近冷笑话好象还有走上国际大舞台的趋势。连贵为总理也开始在说冷笑话了。

 

法国总理最近一个国际文告说:法国“谴责”黎巴嫩绑架以国“两名”士兵及用火箭炮攻炸以国法卢市;同时也“关注”以色列侵占黎巴嫩国土,造成“上千”平民丧命,逾“三十万”(当时数据,至截稿日期已上升至五十万人口)人口流离失所。

 

谴责的轻重度,竟与恶行的严重度成反比,一听就知道是冷笑话啦。

 

Post Script: The subject matter of this article was inspired by Yee Ling and Ngiam Shiau Huey (sic). Three of us were on a road trip to Port Dickson on 23-7-2006, wherein we examined how well we adapt to these cold jokes…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Free Style

念力移物

July 25, 2006 Leave a comment

 

 

 念力移物指的是人类以自己的念力,使到物体可以随着意愿移动。

 

我们这一代,深受电影如“星际大战”和“ET”所影响,童年过程中多多少少都会向往拥有这种超能力。

 

可是念力移物一直是特异功能者的专利。在报纸或杂志上凡出现念力移物的报道,通常指的是特异功能人士。一直到2006713日,这一切将会有所改变。

 

20067 13日,是人类科技发展史值得记录的一天。

 

这一天,美国一间科技公司发布了惊人的发明,人类可以依靠念力来移动物体了。

 

这间科技公司早期专注研究复制人类神经纤维。只要可以制造出传导神经讯息的导体,人类就可以将这些神经讯息传导至其他人造的系统上。

 

之后他们着手研究识别人脑神经讯息的晶体。这个晶体将有关神经讯息处理后,传达到一个电脑接收器上,并通过电脑进行各种指令。

 

目前为止,该科技公司已经成功辨别出上下左右的神经讯息。因此只要将人造纤维接上头脑,行动不便者就可以马上使用想象力,命令滑鼠指标移动,并执行命令。所以现在只要在电脑上录制各种程式,如开电视,开门,打电话等,行动不便者就可以用滑鼠来执行指令。

 

当然这种通过电脑来执行程式的方法,距离电影里面“念力移物”的超能力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至少我们知道念力移物已经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打个比方,这种装置以后缩小让人人方便携带,再配合上磁力反应器,人脑想将大的物件浮在半空中,可能也只是举手之劳。

 

现在科学家可以辨别的神经讯息只限制于上下左右。但假以时日,我们可以辨别更复杂的讯息,比如动词(浮起,关上,打开等)、形容词(大、小、形状等)、方向、时间等。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象“星际大战”的绝地武士一样,以念力移物,大玩超能力。

 

Post Script: My father, who is a Qi Gong instructor, was deeply intrigued by this article and keep asking me for the sources and basis of my article.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世杯过后

July 25, 2006 Leave a comment

 

 Another WCup- related article…

 

七月十日,白二先生百般不愿意地拖着疲累的身子,驾车前往工作。

 

路上的车子比往常稀少,吉隆坡市的交通状况就好象假日时期一般。

 

这种情形并不意外。前一晚,单单是吉隆坡及八打灵一带,就有大大小小好几个看球盛会,吸引了至少七八万群众参与,看球看到通宵达旦。

 

笼统一算,武吉免登就有两万人了,几家华文及英文报章的看球集会各有一万至两万人参与,加上几家购物中心也吸引了几万人。更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呆在家里看球。

 

世界足球总会的代表大概一算,整世杯赛会竟然有10亿人口的观众!这种算法是将重复看球的观众计算在内。姑且不论数据的算法,但是十亿绝对是非常可观的数目。

 

世界人口六十多亿,陷于饥荒或战争、没有电视机、对足球厌恶的人排除在外,竟然还有那么多的足球观众。难怪每个国家都争取世杯主办权。

 

到了办公室,白二先生和同事们都好象有了默契一般,绝口不提昨晚的赛事,每个人心中有数。即使是偶尔谈到世杯,也只是轻轻带过。

 

每个人都清楚知道对方都有熬夜看球,就是不好揭穿。

 

况且,过去一个月来,足球谈得太多了,也是时候恢复正常集中在工作上。

 

会计部的小姐接下来,可能必须加紧收帐,因为许多商家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手头会比较紧,给钱方面,可拖就拖。

 

主要原因并非这些商家赌球输钱,而是其他的顾客可能赌球输钱。只要在供应链上其中一个顾客或购物者,因赌球拖帐,牵连的人可就多了。A商家不还钱是因为B顾客的C顾客输钱,造成B收不到钱而无法还A,而A也连带受影响。

 

不管影响多么深远,世杯究竟是过了。每个人心里若有所失,体内有一部分灵魂已经随着牵挂的那支国家球队而去。

 

也许政府应该呼吁,世杯已过,各位亲爱的国民请立刻恢复马来西亚国民的身份,不好再当自己是意大利、巴西、英国或阿根廷的国民。灵魂归位,恢复生活作息。

 

(2nd week of July)

Categories: Free Style

世杯奇谈

July 25, 2006 Leave a comment

 

The whole June was like a dream. I was too overwhelmed by the soccer events, to the extent that the fooball elements were incorporated into my column’s articles.

 

世界杯的季节是赌球、狂欢、熬夜的季节。

 

整整一个月的赛会期间,许多人都有一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平时不怎么看球的人都会突然间变成专业评球家或全职赌徒。

 

足球基本上是一种很沉闷的运动,22个人的比赛,电视荧幕有时只见人头耸动,而不见所以然。足球比赛发生振奋人心的片段,在时间比例上也大大输给其他球类,闷和的比赛比比皆是。

 

许多人是因为有赌球才看得如此兴奋的。本人即是其中一个。常在饭后与同事来小赌一下。

 

其实两个人私低下赌一场球赛,并非犯法之事。

 

我国的法律禁止的是卜基收注、聚赌及向卜基下注。所谓的卜基意即向多名赌徒收注或谈判赌注的人。也就是说假如您的同事,在一场球赛与超过一名同事赌博,总共收下多个赌注,那么他可能符合卜基的定义。

 

赌球有输有赢,输的人不甘愿,强说裁判吃钱或有黑幕操纵赛果。一人一语,传出各种妙想天开的说法。

 

一种说法是16强的遴选方式是已经内定的,各大洲或大国各享有一个预定的席位。亚洲、非洲、大洋洲及苏联解体后所分裂的其中一个国家,都已预定了16强的席位。这种选法是为了确保足球这种运动可以普遍上受到全球各地人民的爱戴。

 

结果非洲的加纳、苏联解体后的乌克兰及澳洲纷纷入选,几乎应验了这么大胆的假设。可惜的是,亚洲的韩国今年没有晋级入16强,这种说法不攻自破。这些人又纷纷改口,说上一届亚洲国家已经很威了,这次应该让给澳洲,反正澳洲迟早会被篇入亚洲区。

 

另一种说法是,上了16强以后,之前强势的队伍或报章大力吹捧的队伍通常会输盘。那是作假球的必然小动作。

 

这种说法迄今似乎可以成立,所有传统强队、夺标热门纷纷落马。世界足球排在前几名的国家,到了8强所剩无几。

 

这种说法倒是与阴阳交替互济,不谋而合。强盛的队伍不可能强盛到尾,弱队也并非全无生机。

 

君不见连比利的预测,终于也准确了吗?

 

(7月第一个星期五刊登)

 

 

Categories: Free Style

Back in business…

July 25, 2006 Leave a comment
🙂
Categories: Announcement

小人难做

July 25, 2006 2 comments

 

 

 

根据白二先生的说法,金小姐是公司里最多人讨厌的对象。

 

金小姐乃一中年女性,在职场打滚数十载,深知排挤同事之道。她的学历高样貌及身材普通。年近40但云英未嫁。说英语的时候口音带有重得不可挽救的华语腔调但凭就一身好手段,在职场上平步青云。

 

金小姐有自己一套价值观和生存方式,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金小姐在公司里的处世之道,总概而言,就是“有功就领,见低就踩”和“瞒上不瞒下”。

 

在她手下办事,不论做得多好,功劳往往都全归于她。那天白二先生漏夜赶好的一份报告,送到她的手里,竟成了她的报告。她也厚颜无耻地告诉上司是她漏夜赶出来的报告,接受了上司最高的赞赏。

 

对于下属,金小姐实施的是“白色恐怖“政策。任何下属的过失,不论多么轻微,她都会传召训话,并记录在案。这些小小的过失记录,在以后将成为她的谈判筹码。

 

最近白二先生的一名同事,因公然与她作对,惨遭金小姐番旧帐。当这一系列的旧帐全部列出来,可也非常壮观,足以构成书面警告。后来该同事因承受不住压力而自动辞职。

 

对于这种种恶行,金小姐从不在下属面前隐瞒。还常常一幅“我就是酱的啦”的模样。属下们即使是恨得咬牙切齿,也无可奈何。因为金小姐深得上司们的厚爱。

 

面对上司的时候,她会变得异常柔顺娇媚,语调也会比平时调高几个音次。在每一句话的结尾总会加上一些抚媚的语助词,令听者骨头酥软。必要时她甚至愿意牺牲色相,让顾客或上司占一些便宜。

 

因为职业上的需要,她的脸上时常会挂着职业式的笑容。久而久之,一条条皱纹,无可挽留地永久性披挂在脸上。使得那职业性笑容看起来更加职业性。

 

这种人因为经常奉承上司,因此也十分渴望下属奉承她,以达到平衡。

 

不知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她可否偶然会觉得有点寂寞有点冷呢?

 

Categories: Free Style